温暖的力量
作者:朝北 聽聽发布时间:2006-02-07 15:51 聽聽访问次数:3903
  当悲伤的2005从日历牌上消失,当马深义将一根根炸好的油条夹进馍筐,当杨老汉带上棉被弯腰钻进大棚,2006的春天也近了。村外的麦苗更加葱郁,打工者开始返乡,城市不再拥挤,乡村不再冷清。回家,成为游子思乡一年最急切的总结,近乡情怯,故人再逢,相见不易,别时亦是此情难堪。

  鹤山的阿辉没有回家,他宁可把路费攒着寄回家用;京山的佘祥林无家可回,父母离逝,妻子再婚,11年的牢狱之灾使家庭破裂,身子渐弱;无数的矿工也是无法回家,崩塌的煤层将他们压住,使他们窒息而亡,他们将离家更远,没有人再给读书的孩子汇钱,他们再也看不到家人团圆时脸上荡漾的幸福与祥和。无数的人为了回家,买高价票,半夜乘车,甚至为了保存好一年的血汗钱爬上车顶。无数的人回不了家,为了省车费,为了在乡亲面前的尊严,为了无法推脱的工作。当然,仍旧会不少的人不想回家,新生代的民工对家乡感情的淡漠,他们更熟悉城市,他们的家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摇摆而模糊。

  春节,是一年的盘点,算起一年的收入,杨老汉只看自己的吃食,生活好了就是幸福,他不懂GDP,他也不关心。马深义则仍旧忐忑着,担心着自己的三个儿女,“自己照顾总比交给别人要放心”。而广西大化镇的居民,却盼望着买中六合彩一夜致富,即使他们知道希望渺茫。恩施的潭光汉老人,希望将去浙江的孙子能记得土家族的摆手舞、毛古斯这些老把式。随着新年的炮响,一种祈福伴随着心底的期盼,将随着朝阳带到一个新的年份,平安,幸福,健康……这些质朴的祝福将会不断地从心底发出,从耳边再收到。上一年的疾病和痛楚,不快和悲伤,也在年关辞旧迎新。

  枯树逢春,小草发芽,春天,万象更新,一个新的充溢着期待的时光将在某个清晨来临,阳光照进来,气候暖起来,生活也会开始有力,心底的期盼也将更加坚实,更容易让你在某一个充满着阳光的清晨,用手来触摸。
编辑: 聽聽来源:



版权所有 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鄂ICP备050260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