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订阅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杨福东的电影,谁的想象
作者:闲似前身 聽聽发布时间:2006-05-08 00:03 聽聽访问次数:59
 
  他一直在摆弄电脑,从左边到右边,复制,计时,我以为他就是杨福东。终于桌面上多了东西,他开口说话,教室里扬着无数颗头颅,他却像是对着鸳鸯锅底,说着半句就“咝”的一下,当作逗号或者句号,我听着他不停地咝咝,向满屋的人介绍实验电影制作人,录像装置先锋艺术家——杨福东。
  我坐在后排,前面层层叠叠是错落的后脑,然后一个宽厚的声音响起,没有脸庞,我只看到窗外的霓虹,还有高楼上扑闪的光亮。需要一张脸来相逢么?无意穿过空隙去见他长什么模样,所以就看看这城市之光。点击放大一些艺术展的图片后,开始放他的短片。
  《我并非强迫你》镜头的快速剪切,使不同的持续的人物在屏幕上呈现出急骤而又无聊的状态,在急切的啄击声中片子很快结束,两分半钟,短而眩目。
  《城市之光》让我想起存在于虚无:雨伞,假装撑伞的行走;跳舞,假装有女伴的踱步……我以为这个片子展现了一种城市蜗居人的妄想症,幻想自己能够获取荫护,幻想自己能够持枪射击遑论后果。
  幻想最终都死在床上,连同自己。
  《小兵云云的夏天》录像装置作品,三个屏幕,讲述着女生云云的臆断,我只记得一句话,我不是忘记了,只是记不得了。
  《后房,嘿,天亮了》灰色调,四个男人,拿着刀剑,转圈,舞弄,捶背,呵欠,人物的表演在配音面前很有乐感,箫鼓配乐,有日本武士剧的味道。这四个男人与空气砍杀,或者无力地虚张声势地与彼此砍杀,表现出一种隐忍的暴力,这种暴力与《城市之光》中的幻想症相互承继,非常无力。只能在远古的刀剑中获得宣泄。
  四个白痴,虚张声势的白痴。
  《竹林七贤》第一部,便没有什么新意了,依旧是背景与人物的偏离,各自表述,一个个自闭的独白。
  这些片子都与叙事无关(或者说是另外一种宏大而抽象的叙事),背景与人物背离着,没有叙事,也就无所谓关系。人物与四周没有关系,人物之间也没有关系,所以不必对话,即使有关系也只愿与自己发生关系,自言自语。
  还有一个短片,两个脸上总是带着伤的水兵与一个女孩子,划着船在小河上飘荡,或者在游泳池飘荡,或者一个落水,一个抓着铁皮船,后坐的女生说害怕然后起身走了。
  我没有什么怕的,没有叙事让人觉得有一种荒凉的快感。
  然而最终我还是需要故事需要情节的,无论悲喜都让人觉得温暖,因为故事有着关系有着对话有着牵扯,像杨福东这样隐去只剩下豁然的骨架,有一种残忍。
  所以,片子放完就离开了,耳边听见杨福东说着在他看来没有实验电影的概念。
  电梯出口陈列着建筑系的设计模型,看着这些微缩精致的居所,我想说。
  不如让一切永远停留在想象阶段。

  杨福东其人: 1971年生于北京。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附中,199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
 聽聽杨福东被认为是近年来备受国际关注的中国艺术家之一,也被认为是中国录像艺术家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杨福东用自己独创的语言方式拓展了中国电影叙事的可能性,他曾在2001年北京首届独立映像展以一部《后房,嘿,天亮了》获得实验短片大奖,从而引起电影界关注。他对电影的痴迷开始于一些图片摄影和实验性影像。由于毕业于专业美术学院的油画系,杨福东的出身和国内其他独立电影人有所区别。从2000年的作品《城市之光》到 2001年的《后房,嘿,天亮了》,杨福东拍了几部实验性很强的观念短片,《陌生天堂》是其间惟一一部电影长片。2003年完成实验长片《竹林七贤》第一部。

编辑: 晃二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