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订阅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狂笑、催泪、愤怒——当代大众美学的三位一体
作者:张斌璐 聽聽发布时间:2006-05-08 00:53 聽聽访问次数:58
  在这个时代里,还有什么比缄默更加难得呢?21世纪以来,一波一波的文化事件所造成的唯一结局,便是大众情感的不断强化。资讯随着电视、网络等媒体所进行无限自我复制之后所造成的广场化,让社会中每一名个体溶化在自身的汪洋大海中。对自我存在的确认需求最终导致了只有发出更强烈的声音才有望摆脱被吞噬的危险。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差异被这种呐喊的欲望所取代,四周充满了嘈杂的情感噪音,并且越来越响。
  同时,对那些资讯的传播者而言,如何来激发起大众的情感高潮,成为了他们的主要工作。传统的精神、文化、各种各样的理念和意识形态被抛在脑后,依靠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宣泄彼此的情感成为了主要的消费和被消费品。2005年超级女生运动所提出的口号"想唱就唱",暗喻着一系列类似的准则,诸如"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说就说"、"想骂就骂",等等。思索和沉默被抛在脑后,共同迷醉在情感的酒池肉林中。
  在这里,狂笑、泪水、愤怒成为了这部情感交响曲的最强主题,构成了当代大众情感的圣三位一体,获得无数信徒的顶礼膜拜。伴随着这种情感需求,文化事件的策划者们纷纷变成了搞笑者、催泪者和怒火煽动者,而相应的微笑、悲哀、忧愁这些东方的传统美学元素已经由于其情感的柔和而被彻底取代。在一片醉客的包围中,谁又能保持冷静呢?

狂笑美学
  2006年初,网民胡戈的短剧《一个馒头的血案》(以下简称《馒头》)通过对电影《无极》的解构惊动了整个华语互联网。随即,《无极》导演陈凯歌的"愤怒"回应把整个事件推向高潮。在整个过程中,《馒头》和《无极》两部影片的具体文化内涵,以及陈凯歌回应事件中的法律内涵,并没有引发人们的关注。大家所津津乐道的仅仅在于:《馒头》很惹人发笑,陈凯歌的严肃同样很惹人发笑。可笑,成为了众人对此的主要看点。我们可以设想,假如《馒头》并不是用如此滑稽的方式来拆解《无极》,则绝不可能引发如此强烈的反响。
  "能搞笑者为英雄"是当代狂笑美学的重要信条。芙蓉姐姐、程菊花等网络名人的走红,李毅在足球运动员里的独树一帜,甚至包括若干年前赵忠祥的电话录音、马家爵杀人案件受到的全国关注,诸如此类,无非在于广大群众在事件中能发觉可笑的因子,而非其他意识形态。一切不符常规的行为均在大众文化里被符号化,化作一场单纯的笑剧。
  狂笑美学是后现代主义文化的典型表征。这种文化美学形态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周星驰电影和网络普及的双重策动,周星驰标志性的狂笑催发了一个狂笑的时代。21世纪中国大陆的"狂笑"和拉伯雷式的文艺复兴文化最大的区别便在于,后者的狂笑隐藏在一种人本主义和反封建的理念之下,通过"狂笑"来建立作为个人现代意识的觉醒,而前者的狂笑则是对一切崇高理念的瓦解,安于狂笑的现状,等到一轮狂笑完毕,稍事休息,便开始等待着下一轮狂笑的开始,往复循环,无休无止。

催泪美学
  人们经常在一档著名的谈话类节目中看到如下的场景:一名相貌温柔的男主持人轻声浅语地向参与节目的嘉宾娓娓叙述着昔日的往事,随着嘉宾在自己往事的追忆中失声痛哭,男主持人也似乎被这一情境所打动,掏出白手绢擦试着自己泛红的双眼。这档节目的收视率颇高,而痛哭是贯穿节目的主要元素。这种催泪美学在电视屏幕中不断重复,从多年前琼瑶剧的泛滥和倪萍著名的泪水直至今日,无数人泪流不止。
  互联网同样是传播催泪美学的主要载体。在各大BBS中,我们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标题,诸如"最感人的N件事"、"催人泪下的N件事"之类,眼泪同样泛滥在数码和屏幕之间。那些故事(或者影像)往往讲述着个人无力的命运和环境的交争、英雄主义的悲剧、或者是传统的爱情悲剧。
电影和文学更加不能逃脱这一命运,张艺谋是催泪美学电影的代言人,而余华最新的小说《兄弟》也偏离了他昔日《许三观卖血记》的风格,将一个家庭和时代的悲剧讲述得涕泪纵横。身处这一文化中的人们被一次又一次地催泪,毫不厌倦于此。
  痛哭原本是自由的隐喻。眼泪被束缚在眼眶中,哭泣是将其释放出来的主要途径。哭泣是被压抑的,正如权力压制着自由。在公共地带,人们的开怀大笑时常发生,没有人会对此感到惊奇,但是很少有人在大街上嚎啕痛哭,而痛哭往往发生在更为私密的场所,那些规训更少的地方。痛哭的行为不但暗喻着对个人自由的索求,同时也暗喻着秩序对个人的压抑。因此,"催泪"成为了国家主义文化的一部分,依靠对痛哭的象征含义的慷慨赠与,来软化个人内在的诉求。催泪美学是国家主义文化的典型标志。

愤怒美学
  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愤青"这一词汇在中国开始盛行,该词最初仅仅在政治领域使用,而到21世纪中期,"愤青"已经遍及各大领域。无论是学术界、娱乐界、体育界还是其他领域,每一个重要事件的出现往往会伴随着一大群"愤青"的怒吼。在当今的大众文化里,愤怒美学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维度。
  超级女声是2005年最重要的全民狂欢运动,随着"超女"成为明星,她们的歌迷也纷纷成为各自的"粉丝团"。然而,不同的粉丝团之间往往会爆发激烈的斗争,譬如在某超女的演唱会上,另一名超女的粉丝团集体退场以示抵制,等等。这种充满怒火的行动其实正可视为整个超女运动的组成部分之一,缺少了这种愤怒即不完整。
  愤怒美学的实践在互联网上更是四处可见。对某些政策的批评、对某些国家的言论、对某些人物的品评、对某些事件的回应,愤怒者们往往以无比极端的话语方式来阐明自我立场,措辞或粗俗、或理性,但是均指向着发言者的愤怒情感。
  事实上,愤怒美学经常出现愤怒实体的缺失。名人芙蓉姐姐在网络上到处展现自己并不优美的身段,遭到大量网民充满"愤怒"的言词相向。然而问题在于,芙蓉姐姐的这一行为并没有同网民的个人利益相冲突,于是这种愤怒并不能指向任何确实的事物。换言之,愤怒本身就构成目的,愤怒美学的核心在于为了愤怒而愤怒。
  愤怒美学是民族主义的象征。在文化支离破碎的日子里,民族主义成为了一种重新整合秩序的欲求。人们依靠愤怒来取得彼此间的认同,依靠愤怒来确立自我在文化中的位置。愤怒美学在当代文化体系中的高涨正是文化衰落时期的典型表征。

  狂笑美学、催泪美学、愤怒美学是当代中国大陆大众文化体系里的三驾马车,三者在文化事件与现象中相互渗透,人们如上瘾般实践着这种情感美学,宛如印度教派里的大神湿婆踩着不规则的舞步,踉跄地舞蹈在其间。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