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订阅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经典重构]西门之死
作者:纸箱子 聽聽发布时间:2006-05-08 00:51 聽聽访问次数:71
  关于我的死因向来有两种传言。有些人认定我死于一场酒楼上的谋杀,一名彪悍的杀手把我从楼上抛到地下,随后砍下了我的头颅。那名杀手一度是县城里的名人,颇受拥戴,而我的死亡成为了后来他标榜英雄的事迹。另外一种说法认为并没有死于谋杀,我从混乱的争斗中逃了出来,却在数年以后死于属于我诸多妻子之一的那个女人之手。她从一个狂热的邪教徒那里获得了一种据称能增强性能力的药物,在一次性交中给我服用,我血流不止,最终伴随着她的高潮而死亡。这两种说法相互交织,各自拥有着一大群支持者,以至于我自己也不明白究竟该信服哪一种。双方都拥有能够充分证明自己的证据,支持谋杀一说的人们保存着我被砍下的头颅,头颅被存放在一个祭坛的正中;而相信我死于服用春药的人们则把我的生殖器浸泡在福尔马林的溶液里,那个硕大的器官孤零零地留在那里,被处理得比它活着的任何时候都要硬。
  不过不同的传言总有一些相吻合的地方,尽管未必是实情,却往往被认为是实情。譬如人们都知道我妻妾成群,说我共有六房妻妾,而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也成为了许多人乐于谈论的话题。事实上尽管我的确是六个女人的丈夫,但是她们每一个人都是我的正室妻子,我给她们相等的爱,还有相等的恨。当然,没有一个女人会乐于接受这种现状,其实她们彼此并不知情,甚至这六个女人根本毫不相识。她们居住在县城的不同角落,过着各自不同的生活,拥有各自不同的家庭,而她们的丈夫都是我。至于我如何能够安然地斡旋在这些女人之间,能够并不暴露这些秘密,也许这就是我的执著用心。
  无论干那一行都需要勤奋和耐力,同时娶六个女人也是如此。我往往在上半夜离开月娘的床铺,告诉她我的工作需要夜半起身,然后驱马赶到娇儿的房间,装作下班回家,又在天明时起身,迅速来到玉楼的锦衾中,并告诉她昨夜在友人处喝酒,疲累不止,等等。县城里的人们经常看到我在街道上驱马驰骋,他们把我看作一个充满表现欲的人,而他们又哪里知道身为一个男人的辛苦。
  偶尔也会遭遇挑战,到了元宵节,那些女人们便会央求我陪她们外出看灯火,这让我很为难。我决定让我的朋友们在那一天陪我喝酒,吩咐佣人们陪夫人外出,并照料好她们。女人们往往很失落,但是与其躲在闺房中郁闷,倒不如外出看灯。她们或许会相逢,甚至攀谈起来,没有一丝仇恨。
  我往往会流下泪来。我爱她们,她们也爱我,我无法抛弃她们任何一个人。隔墙闹市灯火通明,我的朋友们不断向我敬酒,我佯装大醉,在席间挥洒我的泪水,最后一个人牵马回家,回到某一个女人的身边。
  我帮女人们料理着不同的事务,帮她们把生活整顿得充满乐趣。虽然对她们而言,我经常不在她们身边,但是我无时无刻都在她们之间某一个人的身边。月娘和瓶儿各自为我生了一个孩子,但是小孩子的生命都很短暂。我的女儿没到二十岁就病故了,我的儿子死于一只野猫的惊吓,孩子的夭折最终让我更爱我的妻子们。
  在嫁我之前,金莲非常痛恨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丑陋而愚蠢,他的性欲强烈但是毫无能力,他是困扰着金莲的恐怖梦魇。我将这个男人痛打了一顿,并让他在装满水银的器皿前忏悔。那个男人从水银里看到了自己的形状,看到了自己无比令人厌恶的外貌。我目光清冷地立在一边,眼看着他的神色从卑微化作绝望,直到猝不及防地喝下那映出他真实状貌的水银。
  那个男人死了,死状惨烈而安宁。我爱金莲,但是我羡慕这个男人。他没有爱情对他的扰乱,当他痛恨他自己的时候,他能够选择迅速死去,但是我仍需要苟延残喘,为了我的女人们。
  无论最终我是死于酒楼上谋杀,还是死于金莲的性高潮,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死了,县城里多了六个寡妇。在出殡那天,她们从县城的六条大道上走来,哭丧的人哭声震天,六支送葬的队伍在县城的中心汇集,我随着燃起的烟火而升天。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