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订阅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黑暗的背后
作者:Costi 聽聽发布时间:2006-05-08 00:28 聽聽访问次数:56
  -No one is there
  -I prefer to lie in darkest silence alone

  Sopor Aeternus,这个名为永恒沉睡的德国先双人后单人的"团体",在国内的知名度,远远的超过了在德国国内,和唱片业大鳄美国.前几天看到学校论坛上有人发表的一个帖子上说,"有那么五十首非主流,你不能不听",点击进去之后发现,竟也真的有我现在正在听着的Sopor Aeternus.不过那句"以哭腔描绘歌曲"的评价让我比较郁闷.国内对于Sopor Aeternus的评价大都一般,诸如深夜的坟墓,歌者哀伤的低声吟唱,让你不自觉的沉浸其中,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云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突出SA在歌迷中和在国内非主流中的领导地位.
  从92年至今,Varney一个人就代表着整个乐队,不过有着异性僻的他,在经过一系列动作之后,更愿意别人称他为Anna.Varney的音乐,无论从Todeswunsch还是The Inexperienced Spiral Traveller,还是99-2000年度先后发行的Dead Lovers' Sarabande,即使曾经透露过那么一些些的轻快的节奏,但他还是愿意人们从比较痛苦的一面,或者是比较沉重的一面去了解SA的音乐.
  听到的第一首SA的歌,To a Royal Friend,改编自意大利民歌,曾经和同学讨论过贯穿曲子的那个乐器究竟是什么,最后的共识是应该是一把手风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根据从小的记忆,手风琴的音色,的确也比较适合这样的状态,看似欢快,其实脆弱不堪.但过程却是引诱不断.Varney在这张专辑中表现得还算可以,有了上一张十分愤世嫉俗的Todeswunsch(灭世)打底,这张The Inexperienced Spiral Traveller(徘徊的没有经验的旅行者),就是简单的投入了纯粹的中世纪音乐的怀抱,全部听下来,看到的只有柔和,和稍微缓和的控诉.
  到了分Face one和two的Dead Lovers' Sarabande, Varney那种近似悲剧的歌词写作手法,加上让人相当压抑与不习惯的音乐,竟也产生了神奇的作用,很多人都说,听着这样的歌曲.感觉像是在黑暗中爬行,声音蔓延过的地方,抚走了光明,汇聚在远方,完全起着一种指引和向导的作用.在我看来.Varney是知道如何描绘那样的状态的,他是那么孤僻的一个人,孤僻到从来不接受面对面的采访.只有他才知晓光明的所在,即使他一直播送着黑暗,即使他不唱出光亮.
  开头的时候,也想那么通篇的赞美Varney,借有那合适的音乐,去探索和翻开自己内心深处的遍地黑暗,可是在仔细的看完歌词,就那么直接的觉得,那点我心中的苦闷,究竟还算不算苦闷的一种,当Varney近乎绝望的唱出"But there is no hope and no-one is there"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了,就像那么多的千篇一律的评论说的那样,一脚踏入坟墓了.一脚却仍在外面.当然,也少不了痛苦.这样的时刻,自己的那点哀伤,就根本不算什么.
  你是不可能跟一个代表着黑暗的人去比较痛苦的,在孤单一人的时候,在只有存在于他自己心理的The Ensemble of Shadows陪伴身边的时候,这样的孤寂,是谁都装不出来的,所以只有认同,与追随.
  太多的人都想知道,Varney是否就只是唱片公司所包装出来的又一个流水线产品.但实际上,他用一张张的专辑,一张更甚一张的黑暗边缘徘徊的作品,去打消怀疑的各种目光.这样的一个男人,只是纯粹的依照自己的内心,就让人如此着迷. 孤独和害怕死亡,是我们共同的心理状态,正因为如此,SA才让人如获良药.不吝啬的说,Varney,总维护着自己神秘的半宗教性质的黑暗使者.带给我们的满是光明。
编辑: 噪音美学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