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民间刊物的历史坐标
作者:左岸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8 01:07 聽聽访问次数:153
  曾在上世纪70年代流行一时,在人们心中被定性为“黄书”的手抄本《少女之心》,在2004年1月初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以大字标注“曾经是受到严加查处的小说、大陆极富盛名的手抄本之一”的封面吸引了不少眼球。然而在2月14日,北京各大书店接到有关方面通知,原定次日正式上架的新书《少女之心》因“质量问题”将停止发行和一切销售活动。这本“清洁”过的《少女之心》在最后关头还是被打入另册,继续它的地下历程。
  据不完全统计,1974年~1976年短短三年间,社会上广泛流传的手抄本就达三百多种。手抄本只是民间刊物的一个类型,主要指这时期未经过出版社出版而进入销售渠道,只在民间私下传抄的文学。
  那么,这种民间刊物在文学或者是出版史上,究竟处于何种地位?它所扮演的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它所表达的又是什么样的群体意见?它们为什么大量存在以及它们存在的意义?带着一串问号笔者访谈了武汉大学硕士生导师、出版史研究专家吴永贵副教授。
  吴永贵介绍说,从出版学角度来看,在建国前没有民间刊物的概念。因为那时侯实行的是书报刊出版登记制度,没有资格审查之说。像影响比较大的储安平的《客观》以及后来的《观察》周刊只是相对于官办刊物(如国民党的《中央日报》)来说属于民间刊物。建国后,直到1957年实行的是公私合营制度。那以后实行了书刊号管理制度,如果从这方面讲,所谓的民间刊物就是那些不能公开出版发行,并且是非赢利性质的,在组织或者是团体内部做交流的刊物。
  在文革期间,民间刊物的另外一种形式,即上文所说的“手抄本”颇为流行。吴永贵分析说,那时侯的知识青年下乡后,可阅读的书籍很少,精神食粮得不到充分的供给,所以手抄或者是油印的本子在知青群体中就很有市场,《少女之心》只是其中被定性为“黄色”的代表。《新闻周刊》曾经报道过手抄本的几种类型,比如悬念特别强的反特题材小说,代表作:《一只绣花鞋》、《绿色尸体》、《火葬厂的秘密》;第二,社会题材小说,代表作:《第二次握手》;第三,意识流题材小说,代表作:《波动》;第四,大胆暴露的性爱小说,代表作:《少女之心》。
  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前期,手抄本还很流行。后来对民间刊物的控制主要是通过刊号以及印刷许可证来限制和规范。再版的“文革手抄本”已不可能再现它当年肆意传播的历史激情。它们也许仍在记忆中继续繁荣昌盛;而以“手抄本”为载体的文学,则将因日渐宽松的社会环境和网络等现代载体的兴起而逐渐衰落下去,成为永远的往事。
  一方面是民间刊物羞答答的不能公开示众,另一方面它的存在却又是不能忽视的事实。“存在既是合理”,其实民间刊物扮演的角色是其它传播方式所替代不了的。吴永贵说,民间刊物可以为许多公共知识分子所向往和推行的中间空间、公共领域的建立“发言”。虽然中国存不存在这个公共领域还是一个伪问题,但是目前民间刊物的确在修正“官方刊物”的不足。聽聽聽聽
  另外,民间刊物还是民情民意的意见表达出口。由于我国目前的新闻媒体担负着党政部门的“喉舌”,所以相对处于弱势发言权的民间也得通过一定的渠道找到出口。所以说民间刊物的存在不管是对和谐社会的构建还是走向现代性国家,都是不可取代的,虽然直到现在它还没有“户口”。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