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在“保护国有资产”的幌子下
作者:贺卫方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8 01:03 聽聽访问次数:119
  在物权法的种种争论中,我们看得到群情激昂之下,理性分析的极度匮乏,一些似是而非的看法居然可以大行其道。例如,不少人会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是国有财产,就是属于人民大众的,就是需要用最大的力量加以保护的。反之,只要是私有财产,就是属于那些有产阶层自己的,就不能像对待国有财产那样严格保护。殊不知,过去近百年来的实践表明,所谓国有财产,乃是谁也不知道产权属于谁的财产,乃是权势阶层可以巧取豪夺的财产,而且往往是经营得最糟糕的财产。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私有财产得到严格保护的环境下,正由于每个人都可以放心大胆地致富发财,“有恒产者有恒心”,于是整个社会财富不断增长,就业机会不断增多,所有的人都越来越走向富足。这也是为什么在那些私有财产得到严格保护的社会里,中产阶级的范围不断扩大,国力不断强盛的原因。
  所谓的国有经济,实际上就是一种权力经济,剩余财富的分配完全由权贵们支配,小民百姓哪里能够染指其间?于是,在计划经济时代,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可是,“全民”这个说法大抵上类似于“人民”,表面上看起来是我们大家,但实际上每个人都不是。因此,在公有制加计划经济下,反而有最腐败的权贵阶层。从前东欧的那些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民生凋敝,但是权贵们却在西方的一些银行里存储了数以亿计的私人款项,它们不都是来自本国民众的血汗么?
  权力经济也意味着企业的负责人不过是一些国家官员,他们根本缺乏内在的动力去追逐利润,收益的增长跟他们自己的利益是没有关联的。个别运用智慧或者利用垄断获得良好收益的企业家,往往想方设法把企业收益的一部分据为己有,但是却风险极大,因为这是违反法律的。于是,他们或者因为心理不平衡,私下分肥,走上犯罪道路(例如红塔集团的褚时健),或者挥霍无度,一味地奢侈享受,反正不花白不花,拿到腰包里是犯罪,但是吃喝嫖赌却不受追究。为什么国有企业招待费以及其他非经营性的支出会那么高,原因正在如此。韦伯所谓企业家的清教徒精神,报载加拿大的首富却以最低廉的汉堡包充饥,在国有企业的管理者那里是不可想象的。
  国有企业也是最缺乏长久规划和追求的企业。因为管理者属于官僚,他们受制于任期,只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私人企业家却要为自己的一生乃至子孙后代考虑,因此就必须尽最大努力提高商誉,赢得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要严格监督管理层,审慎地进行企业的各种决策,精细地进行计算,以便使得企业能够长久地辉煌。纵观全世界范围内,那些持续数十年乃至百年以上的老牌著名企业无一例外都是私人企业,当然不是偶然的。
  从雇员这边看,国有和私人企业之间最大的差别乃是人们对于企业的忠诚度的分别。国有企业的雇员面对的是一个抽象的雇主,管理企业的官僚们对企业利益的忠诚度的低下必然会影响到雇员们的心态。经理们损公肥私又挥霍无度,雇员们当然也不会为企业的利益而兢兢业业。而且其间又有赏罚机制的结构性缺陷,所有权人虚无缥缈,如何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和判断每个人的工作成绩和态度?无从判断之下,也只好要么全体“大锅饭”,要么亲信吃拿占。赏罚的不公平愈发加剧普遍的无奈心态和怠工行为。这样的企业要走向发达,实在是天理不容。
  企业的所有权困境之外,更大的问题是,由于土地以及附着于土地的其他财产的公有化,导致这些财产价值的不断降低。土地不是私有,因此人们就不愿意认真经营,建的房子得过且过,谁知道几年后这土地是谁的呢?树林就不断地被砍伐,没有人监管,不砍白不砍。村委会可以轻易把耕地卖给开发商,眼前能够分得一笔款子,管他死后洪水滔天。越来越多的农民失去了土地,补偿给他们的那点钱很快化光,将来一旦有个天灾人祸,他们将向哪里讨生计?
  如此简单的道理,可是那些整天把“人民利益”、“社会主义”“国有资产”挂在嘴边的人们是看不懂么?仔细想想,私有财产得不到严格保护究竟让哪些人最受益,就不难看出,这些貌似为普罗大众代言的人士是在为何人的利益而奔走呼号了。
国有资产,国有资产,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作者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