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国教运动”的闹剧
作者:刘洪波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8 01:02 聽聽访问次数:118
  3月间看到几则“成人礼”消息。3月5日,报纸上登出照片,人民大学一位学生举行了自己的成人加冠仪式,道具为“汉服”,地点在圆明园。3月25日,又看到消息说30位身着汉服的青年在上海嘉定孔庙举行了成人礼。
  成人礼,是不妨有之的吧,但为何要穿着汉服,我就不理解了。汉服样式交领束带、宽衣大袖,据说“不论是作为日常服装、礼服,抑或作贴身内衣,只要习惯了,丝毫不觉有何不便”。我想,这一定是劳心者的感觉,劳力者自古就一身短打,才好出力干活,“宽衣大袖”可不是他们的传统。
  但近来最令人振奋的“国学进展”,还不是“复兴汉服”,而是国学推广家开始力陈“把儒教重新定为国教”,即恢复儒学的“教义系统”(经学)、“意识形态系统”(王官学)和“社会系统”(礼乐制度)。
  去年某时,我曾经表达过一种担忧:一些人坚决把中国传统文化称之为“国学”,潜藏的意思恐怕是借助“国”这个字来立威立极,让人一想到“国学”就像想到“国旗”、“国歌”、“国法”一样,五体投地。现在看来,国学推广家正是这样想的,既然是“国学”,既然国学又实际上就是“儒教”,那么“国教”就得立起来,全国人民得去学其教义,“国学”就不能再作为“百家言”来看待,国家政治要按儒学来运行,社会要按礼乐制度来组织。不用说,国学推广家(现在应称为国教运动家了)就不能只是去教小孩子读经了,而要“成百代法,为天下师”。天下呢,除了接受“国教”的统治,还要为得到了“国教”的滋养而贡献,上缴“儒教遗产使用税”。
  我看到“国教运动家”说,中国该兴行“现代仁政”,要有权威主义的政府,而政府采民本主义,施行“仁政”,以富民教民为原则来行政,以禅让来交接权力,最终可到达大同之世。看到这样的学说,使人有时光倒流两千年之感,“现代仁政”之现代二字不知落在何处,这不就是把王朝政治加点一个“皇帝轮流做”的理想后合盘端出了吗?
  在中国,权威主义政府,自古即有;民本主义,自孟子即有;富民教民,自孔子即有;只是禅让,不知何时有之;大同,鬼也没有见过。大同之未见,尚可归于“历史仍在进行之中”,而且素王之道不得行。禅让呢?据说是有过的,但恐怕也只是神话。我看到近年山西陶寺遗址考古的结果,这个遗址被认定为唐尧帝都,发掘展示出一副平城墙、废宫殿、杀壮丁、淫妇女、毁宗庙、扰祖陵的暴力灭绝景象。
  国教运动家说禅让已经在当代中国得到了实现,似乎“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就是以禅让为特色的“现代仁政”;又说,“振兴中华”意味着对历史的否定,是历史虚无主义;而“民族复兴”则是对历史的肯定。看到这些新鲜的学说,我不知它到底是领会了当代中国社会的“精神实质”,还是应该算一派胡言乱语。
  当国教运动家还只是做着国学推广家时,他们勾画不知国学的可怕,描绘国学普及的胜景;当国学推广家已成国教运动家时,他们开始描画国家的蓝图,欲图控制人们的思想。图穷匕首现,大致如此。在国学推广阶段,人们说,“确实应该学习一点传统文化”;到了国教运动阶段,又会有多少人会跟随其主张呢?从“国学推广”到“国教运动”,使人看到一场政治闹剧。谢谢进化到了“国教运动家”的国学推广家们。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作者系著名杂文家,长江日报评论员)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