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财政局长为何对公益诉讼有恃无恐
作者:东方愚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8 00:59 聽聽访问次数:85
  湖南常宁的一位村主任蒋石林日前以一名普通纳税人的身份将常宁市财政局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认定该市财政局超出年度财政预算购买两台小车的行为违法,以维护纳税人的合法权益。然而当接受记者采访时,财政局长却发出了“如果每个人都起诉,那岂不是给购车的单位带来很多的麻烦”“农民是纳税人吗”式的疑问(据4月5日《中国青年报》)。
  可能在掌管“财政大权”的财政局长眼中,多买了两辆车,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其字里行间表露出来的对农民的不屑和纳税人权利及人格的淡漠,却令人无法容忍。这是其个人品行与职业道德缺陷导致的吗?不尽然。他深为谙习的是——即使你告了我,也未必有结果,有了结果,也未必能执行,执行了,也未必能对我造成什么大的损失。
  这便是我国行政诉讼与公益诉讼面临的一大缺陷,即行政手段保障民众公益权利的乏力,一方面行政部门多头管理与相互扯皮,导致诉讼效率大打折扣,另一方面,地方保护主义、权力寻租及行政部门互相勾结与袒护等现象的存在,使得公益诉讼效果南辕北辙,到头到构成违法行为的行政部门可能安然无恙,作为原告的公益诉讼人却招来了许多麻烦。
  公益诉讼制度的缺失,是我国民众实质权利不高,与社会福利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在公益诉讼面临诸如勾结、寻租等阴霾时,普通纳税人往往考虑偃旗息鼓、息事宁人。去年有关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38.7%的被访者表示有机会的话愿意进行公益诉讼,这一数字实在令人汗颜。一个到处都是公益诉讼的社会是可怕的,但一个几乎从没有过公益诉讼的社会,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在强势利益群体对公益诉讼有恃无恐面前,社会的裂痕正在加大。记得前一段时间针对中国“富人区、穷人区”的讨论,社会学家孙立平说,“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导致社会裂痕加深,他所指描述的“断裂”,是指以财富多寡这一标尺两端的贫富两阶层。而如今的裂痕,则是因为普通纳税人权利被淡漠与蔑视形成的,其危害远超过“钱袋”的空瘪带来的不爽。
  我国的公益诉讼制度到了不得不构建的时候了。德国、英国等国家的公益诉讼制由来已久,美国也在《反欺诈政府法》等多部法律中体现了公益诉讼制,日本将公益诉讼称为民众诉讼。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都建立了纳税人公诉激励与保障机制,使纳税人不至于因为公诉而倾家荡产或事后受到报复。然而我国在这方面没有完整、完善的法律法规,更缺乏激励与保障的先决条件。
  或许有人担心一旦公益诉讼法在我国施行,将会出现“诉讼爆炸”的情形。这不能不说是杞人忧天。从某种意义上讲,公益诉讼一个和谐社会的良性运行必不可少的养分之一,它加强了民众的权利意识与维权思维,督促了行政部门的责任与信用意识,在一种互通、互融的氛围中,社会裂痕将慢慢缩减,社会制度才能朝着优化与稳固的方向变迁。

(作者系自由经济学人、财经观察员,中国联合商报、凤凰周刊等十多家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