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少不识家卫,老不观岩井
作者:晃二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8 00:44 聽聽访问次数:107
  据说当年王家卫想拍黑帮片,电影拍毕却成全了《旺角卡门》。一位只有一个小弟的大哥,和一个等着大哥回来的女子。后来他又欲拍武侠片,一部《东邪西毒》让无数人看了无数次,还是不得要领。也许是他之前早已经把传奇般的“三分钟”(《阿飞正传》结尾三分钟梁朝伟的出场)摄入胶片,往后无论怎么出牌,大抵都能说得通?
  据说我们这代人是看着王家卫的电影长大的。谁没有过那样一个夜晚,对着闪闪发光的荧幕,忽然感觉自己比梁朝伟还要忧郁、比张曼玉更加伤感?王家卫,先是给了我们晃动不安定的画面,随之而来的便是拿捏得当而又看似漫不经心的音乐,和独白。那些独白,在那样的气氛里听,都像是心里话。可为什么会被一个莫不相关的人说出来?那一定就不是“莫不相关”吧。于是不管他们在哪里,是旺角,是大漠,是上海,是布意若斯艾利斯……他们都在身边,和自己紧密相关。和自己紧密相关的还有那些年少无知的孤独、冷漠、回避、顾影自怜与无可奈何……
  据说后来王家卫给了我们谈论“小资”的资本,只是那时我们还不知道自己都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直到有一天,那些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人们真的长大了,他们才恍悟自己的青春期全都交付给了怎样消极而又无法治愈的感情。

  据说有一位影评人曾经讲,香港电影里可以没有王家卫,但是不能没有关锦鹏。单看前半句,单看“可以”这两个字,我以为这个命题是真的。当年和王家卫情同兄弟的刘镇伟,用技安的笔名编剧导演,两个人对拆台词,一罐凤梨罐头的保质期化为一句“爱你一万年”。刘镇伟让人大胆去爱,王家卫却让人想着何苦要爱。既然是电影,又为什么不来一场欢喜,东成西就呢? 
  据说岩井俊二当年想将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改编搬上大荧幕,可惜当时村上春树在蒙古旅游,版权事宜无法谈妥……这样子才有了后来的《情书》。看过这两部作品的人,只要细心一点都会发现,两个故事里面的人物设置与关系,还真是有一种隐约的映衬。《情书》到去年整整十年,十分钟尚且年华老去,更何况是相隔十年的光景。年少时候看《情书》,只记得那些似是而非的单纯镜头:他站在窗帘边低头看书,她在车棚等他拿回发错的试卷,她在黎明里跑向白雪皑皑的远山一声声的喊“你好吗?我很好”直到两行泪都落下来……终于隔了十年,那时年少春衫薄的我们早已不再,重温《情书》,每一帧画面都是感怀,就像是影片结尾处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那本书,能做的唯有追忆似水年华。
  据说岩井先生的每部电影里面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青春——青春无敌,青春残酷。不管是《烟火》、《梦旅人》还是《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花与爱丽丝》,又或者是另类题材的《燕尾蝶》,你都会在电影里面看到那些少年。只是年华老去以后,等到我们,甚至那些曾经年轻的演员们全都老去以后,再看那些画面里,那些少年们却容颜依旧。只想到,胶片为何如此无情,岩井先生为何如此无情?
  据说时光是单行线,这是成长最残酷的代价。任何东西都是那样的稍纵即逝,回不了头。而岩井先生的电影只不过是路上的一面镜子,经过它的时候,你看到了最美的画面,直到渐行渐远的那一刻,才猛然发觉,那终究只是一面空镜子罢了,就算再怎样流连,看到的也只有一张布满皱纹与沧桑的脸。除此什么也没留下来。是我们真的老了。
  据说。少不识家卫,老不观岩井。怕只怕,全都奋不顾身的躲开了,却依然是徒劳。
编辑: 晃二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