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城市]开封 铅华落尽,幽幽汴京
作者:尹晓楠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8 00:05 聽聽访问次数:87
  没有哪个城市和一幅画那么紧密的相连,也从来哪个城市的繁华似锦叫人追忆得如此真切,但是,开封例外。纵使没有学过国画,也多听过世界上最长的卷轴画《清明上河图》,铺展开来,纸香墨色在历史中散发着陈香,尽管岁月的风雨已洗去铅华,它却保留着怡然、温润,透明的质地,如宋朝的诗词般玲珑雅致。
  开封,古称汴梁,因城区内水道纵横、湖泊众多,素有“北方水城”之称。  
  印象中的开封,应该是灰色的。但凡历史悠久,应该都有那么点古旧晦涩的味道。但真正去过才知道,这个小小的古都里,蕴含着得确是悠久的文化和独有的风韵。
  这座古城没有现代都市的那种繁华气息,如果北京、西安是“富家公子” 的话,那么开封便是“没落贵族”了。忽然想起曾经学过的诗词,“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有忧伤的味道,风起云涌,潮起潮落,每个帝都经历过兴极一时到城破国亡的轮回。但在千年之后,开封把所有的荒凉都被深深掩埋于厚重的黄土之下,青砖绿瓦后显露出难得的坚强。

御街行

  “皇都今夕知何夕,特地风光盈绮陌。金丝玉管咽春空,烛炬兰灯烧晓色。” 北宋词人柳永曾用这样的笔墨来描写开封的繁华。
  从踏上这块土地开始,便宛如进入了历史的长河,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似乎都掩埋了千年的沧桑,而底下都已经沉淀了太多的故事。
古时开封曾数次被黄河淹没,留下了多处地下古城。据说层层叠叠,地下已掩埋了七层古城。而这里的街名,多数都有历史渊源。譬如棚板街,便是被洪水淹没后,积水积久不退,百姓用石板覆盖路面,故名“棚板街”。

  开封的建筑是别具一格的,最大的特色便是古旧与新兴交掺在一起。路左边是缝隙中冒出杂草的老房子,青砖上凝结了厚重的青苔,有头发花白的老人,驼着直不起的背,静静的给这院子,打扫着偶然飘落下来的灰尘。
  路右边就可能是新式仿古楼宇了,青瓦红墙,雕梁画栋,带这些气势恢宏的味道。仿佛当年古筝声声,霓裳羽衣,颇有不知今昔何年的感慨。
  这样新旧交半的画面,在别的城市里恐怕很难一见。乍一看,似乎是乱之又乱,缺乏规划,但是细细观赏,却是别有韵味。这样的不协调在这里忽然协变得协调起来,也是因为这古老的城墙和这穿越了千年的风。
  御街该是开封建筑的代表。
  站在街口,面对着御街牌坊,朦胧中一股恢弘的古都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人也仿佛已经回到了那繁荣的大宋。御街两侧角楼对称而立,统一整齐,楼阁殿铺鳞次栉比,青瓦红墙,雕梁画栋,或飞檐,或照壁,或奢华,或质朴,复杂中带着富丽堂皇。或许你很难想象把中国银行安插在这带有“皇族气息”的古式建筑中是种什么风味吧?但是开封却把这重风味体现的几乎完美:深红的飞檐之下,金色的中国银行四个大字在阳光下金光闪耀,如同古时迎向阳光的宫廷牌匾。
  踏着青石板,漫步在御街之上,看着店铺里琳琅满目的古玩字画,象是置身于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仿佛随古人徐徐而行……看到“东京烟花”,眼前顿时浮现出当年御街上“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璀璨夜景,文人骚客赋诗作文,歌伶艺伎轻歌曼舞,民间杂耍献艺街头那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夜间热闹场面。 那应该是怎样的夜市灯如昼?
  北樊楼”逼真地再现了号称北宋东京“酒肆之甲”的樊楼模式,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流光溢彩,红烛铜灯,耀眼生辉。
穿越在窄窄的小巷子里,看着那青砖绿,忽然想,当年,美貌如花的李施施是否在某个巷子姗姗走过,衣襟飞扬的才子是否曾在某个店铺前挥毫疾书?然后,古人的痕迹就脑海里清晰起来,那些幽远的事物开始漂浮,近得如同在发生在前一刻触手可及。
  回望长街,遥遥望去的车水马龙,仿佛这里从来就没有衰败过,依然还是那个繁华的京都。然而,如今的开封大多都是在废墟上重建的。我们在惊叹建筑精致的同时,也在努力思考着她背后的深意。曾经,一个孱弱的王朝,以莫大的激情和虔诚构筑一个个标志繁华的建筑,期望江山也能繁华和平。但在强大野蛮的外族面前,却让繁华遮了眼,为了暂时的安宁把自己埋在琴棋书画中。曾经的繁华,已成过眼烟云,当年的血泪,便是只语片言,通通在千年的浮尘之下,消失在遥远的时空当中。千年后,我们能看到的,只有这些重建的房屋,冷峻伫立在道路的两旁,行人匆匆。

汴绣风

  众所周知,开封的小吃全国文明,灌汤包、桶子鸡、黄焖鱼、肉盒每一样都是可以让你馋到掉口水的美味,而因小吃闻名的鼓楼夜市更是众多小吃的云集地,是开封美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但美食却并非是开封文化的全部。
  由于是七朝古都的关系,宫廷文化也在开封得到了传承,汴绣就是当中的典范。汴绣和苏绣、蜀绣、湘绣、粤绣并称为五大名绣。据史料记载,宋代刺绣十分流行,不仅帝王嫔妃达官贵人喜欢在衣物上刺绣,连贫民百姓都可以用它点缀婚丧衣物。这就为汴绣的流行奠定了基础。
  走在御街之上,除了古玩字画,最注目的就要数那精致的汴绣了。装饰一新的店面内,一副副的锦卷之上,山山水水、花鸟虫鱼、飞禽走兽,或恢弘磅礴,或精致小巧,或栩栩如生,令整个屋子生机勃勃、趣意盎然。尤其是展现繁华都市面貌的《清明上河图》,将名画搬上绵缎,以针代笔绣东京。绣线下的的北宋东京,立体地再现清明时节汴河两岸的秀丽风光,充分利用汴绣的优势,将“清明上河图”中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表现的栩栩如生,背景也格外的逼真传神。
  据《东京梦华录》中记载,北宋开封皇宫内设有“文绣院”,绣工数百人,专为帝王嫔妃、达官贵人绣制服饰。后在民间传播发展起来。十里都城到处珠廉绣额,盛极一时。
  现在,还可以想象得到当年达官贵族身上的锦衣精致,游龙流凤。
  忽然想起那个王朝,我想,这个小小汴绣便隐含了这个王朝文化的重要特征:华丽、细腻,精致。细心品味,造就了一种特殊的文化心态―――怡然自得。或者说,是一种从容的闲适和灵动。与此相似的便是宋词了。词与诗相比,韵律更丰富,节奏更多变,表达自然更自由,更细腻些。无论婉约派也罢,豪放派也好,我们都会发现,宋人对感情微妙的表述,已经达到了极致。
  既是是被贬谪,也能吟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妄为做岭南人”的苏东坡,能说出“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小女子李清照,同样的铿锵坚韧,表面淡然,内心却是不折不挠的傲骨。这种怡然,有智慧有关。在不张扬的温和中,散发着一股超然的从容和拈花微笑的醒悟气息。如同经历过200年风雨忆旧的汴绣。

  那个精致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种典雅韵致也只能在词中画里寻觅了。
  然而,这座城市,却不声不响继承了这种宋人的淡然,当听说开封的市花是菊,一个词涌上心头,人淡如菊。这个城市恐怕是城淡如菊,看过了繁花似锦,也经历了铁马兵戈,举手的平淡,历尽风霜之后的从容,仍在纷繁的世事中,浅笑酽然。
编辑: 黄敏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