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左眼所见]我曾经向王思思表白过
作者:白云鄂博 聽聽发布时间:2006-04-07 23:23 聽聽访问次数:157
  大学的时候,我很年轻。年轻时固然有很多事要应付,像上课啦,考证啦,夜里梦遗第二天要洗内裤啦,等等,倒也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其它一些事情。恋爱就是其中的一大件。倘若抛开性爱不说,恋爱其实就是两个人一起面对日常的琐碎生活。有空的话,再找点儿浪漫。我觉得自己的生理和心智发育都比较健全,完全能把这件事做得尽善尽美。只是,长久以来我一直没有遇到属于自己的那千万人中的一个。
  混到大四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时日无多,心想,可能那千万人中的一个已经错嫁为他人妇了。或者,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根本没有这种说法。我不能总是在春梦里跟仙女恋爱,这样白白地糟蹋青春。于是,王思思成了我物色的一个重点对象。选择她的理由是:一.同系女生中我们最熟。二.长相还行。三.聪明。
  我这个人胆子并不大,那天晚上能鼓起勇气把王思思约出来,全是因为白日里我独自一人在南湖园里行走。1998年11月7日,天晴得耀眼,南湖园里的草地黄灿灿的像是蒸熟了的鸡蛋糕。樱树叶子全红了,明亮的红,不带一点黯淡,有的挂在树枝上,有的落在“鸡蛋糕”上,美妙地点缀着。这时候,你随时都能看见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吱”的一声微响,那叶子是怎样地松动,怎样地脱离树枝,怎样地打着旋儿从你眼前飘过,统统一清二楚。我在一刹那间进入了古人所说的“一叶知秋”的境界,内心空幽飘荡。逆时而上,我仿佛飘过了清明,飘过了元宋,飘过了唐汉,飘过了周商……回过神来,我觉得这样的美景一个人欣赏总太过于浪费,遂下定决心要向王思思表白。
  约王思思出来,她起初并不情愿。因为天黑以后刮起了西北风,气温陡降了十度。王思思说,这么冷,让我下来干嘛!有事电话里说不行?我说,事情很重要,三言两语讲不清,你必须下来。说完就站在女生楼下等。等了十分钟她才下来,我的鼻涕都冻出来了。她一看到我就揪起嘴,对我翻白眼。当时灯光很暗,我只能看到她的嘴揪得老长,看不见她的白眼,否则可能会被吓退缩回去。
  王思思当时对我有成见,原因是我经常在教室里大放阙词,跟一帮兄弟大声讨论某个女生屁股有多圆的问题。有时我一个人手拍桌子,能舌战五个反对派。尽管我论战时不像别人一样口水四溢,但依然是一副流氓相。因为这个,王思思内心里始终不肯把对我的好感作为一件事实来对待。这是几年后她告诉我的,当初我一点也不知情。所以那天晚上我毫无顾忌,说出了一大堆在当时的王思思看来近乎无耻的话。
  我说,王思思,我有事儿跟你说,很重要,说的过程中请你不要插嘴。王思思说,好啊。我就接着说下去。我说,很不幸,王思思,我喜欢上你了。这件事已经在我心里发生,成为一个事实。你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接受我。接受我你可以得到一份浪漫的爱情。你知道,我这个人能说会道,心思细腻,懂得从生理和情感双方面心疼一个人。二.你也可以拒绝我,那我们可以做好朋友,依然像以前一样谈天说地,打情骂俏,彼此不动非分之念。假如你选一,我就会跟你拥抱;选二,我就跟你握手。拥抱和握手都会给人美好的感觉,但今晚这么冷,拥抱会更加让人温暖。说完了,你选吧。
  这通表白把王思思给说懵了。她半天说不上话,我以为她是在害羞,就自作聪明,又补了一段,想从内心深处打动她。我说,王思思,如果你不接受我,那么几十年后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的老女人。假若有一天,一个陌生的老女人,眼袋松驰、皱纹满面、乳房干瘪、臀部下垂,像这样突兀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肯定会被吓愣,感到恶心。而如果我们相爱,你就永远不会使我这样。因为我会亲眼看着你一天一天变成这个样子。你身上的每一条皱纹,每一寸松弛的皮肤,都是曾经春花烂漫,风吹梨落的见证。
  王思思后来告诉我,当晚我站在黑色的风中一本正经地探讨她若干年后的身体结构时,她突然间手心和脚板一齐发痒,想对我进行一顿急风暴雨式的拳打脚踢。可是她又觉得这样会败坏她的淑女形象,于是忍下了。但她不肯轻易饶恕我的放肆,便冷笑一声,反问道:你了解我吗?丝毫不带感情色彩地拒绝了我,假装我所说的全都与她无关。
  我想,我本已作好了遭受拒绝的准备,既然人家不喜欢我,那就等下一个好了。但我还是将一切细细道来。我说,王思思,我知道你很脆弱,爱哭。你还很倔,有小姐脾气。你骨子里还充满了浪漫的髓质。我认定了你,就已作好一切的准备,包容和珍惜。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现在将一切收回,大家做朋友。这件事便很平静地过去。接着,找工作。再接着,各奔东西。
  七年后,我有缘在广州火车站跟王思思相遇。我一脸坏笑,说,王思思,成熟了,出落得更有味了。王思思很大方地夸我满脸胡茬更像男人。我的时间快到了,王思思说她的车还早,要送我。我们在站台上一直聊天,谈目前的生活和各处找到的那个人。火车即将发动的时候,她突然说还欠我一个拥抱,想在此时给我,因为这一别又不知是多少年。盛情难却,我只得去抱她。她腰肢舒软,胸部饱满充实,远没有下垂之势。十五秒后,我们从拥抱里解脱出来,火车已经开动了。我挥挥手,把车票丢在了风中。我告诉王思思,我并不急着走。她说她也是。
  在酒店里,我们聊了一整晚。本来还有犯罪的气氛,可一聊进去,再想犯坏就像乱伦一样让人感觉不自在。有很多事就像秋叶一样纷纷落下来,我们的肩头堆满了记忆。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在我俩之间原来有着如此多的共同记忆。王思思说,现在回过头去看当年我对她的表白,简直就是至直至纯,发自肺腑。然后她问我当时心里真正的想法。我告诉她,当时我很年轻,精力充沛无比,经常在夜里梦遗。那时我心里充满了真挚的爱,想把它献给千万人中的那一个。可是我不知道谁才是千万人中的那一个,于是找到了她。可是她偏要让我失望,自己错过了机会。
  王思思说,她现在的感情生活糟透了。我很老实地告诉她我倒还好,我等到了下一个。我说,当年,我找到了她,就已经认定她是千万人中的那个人,只要她点头答应,我就会把满腔的爱意变成行动,变成生活。我准备随时为她赴汤蹈火,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可是她不相信我,于是我对她的爱也仿佛从来不曾产生过。总有一天,我们会彼此陌生。
               (白云鄂博,学生,王小波门下,现居武汉)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