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网络杂志与相声
作者:郭小冬 聽聽发布时间:2006-03-07 22:25 聽聽访问次数:740
  最近下了郭德纲的相声,常听。看着德云社的一班师徒在台上插科打诨嬉笑怒骂,除了笑到肚疼,我对他们怀有的更是不少感激。感激他们让我浓浓的时代乡愁有了点子可堪寄托的东西。
  老院子,旧厨房,门槛,石碓儿。一台木盒装的“话匣儿”,陪祖父听马三立,听侯宝林,袁阔城的《三国演义》,牛得草的《芝麻官》……这就是我那再也回不去的80年代。不再有为逃避战火而越过铺满尸体的护城河的家族故事,不再有人把韩国称作“南朝鲜”,也不再有坚持管火柴叫“洋火”的祖母。
  有人说现在很多白领拿听相声当时尚,我想,这大概就是因为我们身上都有那个时代的影子,尽管我们也同样热衷U2或者oasis。正如我的家乡话因为带了封丘口音而显得特别地道,这辈子却没光顾过那个村庄几次。时代在变化,时代留在人们身上的印记却永远洗不去。所以相声开始轮回,轮回的让人满腔欣慰。
  之所以说相声经历的是轮回,是因为相声确实面临过失去观众走向灭亡的危险。因为相声人自以为有了大众媒体的万般宠爱就可以横行无忌。我们看不到他们再如他们的前辈一样“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而是努力跟着多媒体的节奏走,形式多样,花样翻新,摸爬滚打,装疯卖傻。包袱多了,内涵却没了,那股子市井气没了,那浓浓的百姓味儿没了。就好象窦文涛提到很多地方逼着幼儿园的孩子学京戏时说的一样,一种玩意儿要是没人喜欢了,亡,就亡了吧。
  其实回归的不是人们的口味,回归的是相声自己,是她自己回到了天桥,回到了剧院,回到了三尺舞台。说到底,郭德刚搞清楚了一件事,相声不是电视广告中间插播的那层“奶油”,不是功名利禄的“云梯”,相声的存在,就是为了百姓脸上的笑容。我们管这种有人喜欢的玩意儿叫艺术。
  文章,是门学问,也是种艺术。
  如果容许我对当今很多网络杂志描述自己的印象的话,我个人比较喜欢“骄横”这个词。因为很多网络杂志人自以为有了新兴网络媒体的百般宠爱就可以横行无忌。就好象中国的企业主拼命压榨工人工资,却不明白为什么比别人便宜5倍的运动鞋却仍然竞争不过欧洲对手。价格固然是一个因素,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只考虑价格因素,相反,人们总是尽可能的寻求扩张自己选择高价位的空间。
  写文章、买鞋子、听相声、听摇滚……其实都隐含着一个目的,对外塑造自己。在一个热衷西方摇滚的宿舍里,没有几个人敢于炫耀自己喜欢《老鼠爱大米》。我每期都买《新周刊》,我每期都不能保证看完,我甚至都不能保证每期都看过,可我还是坚持在买,因为这能保证人们看得出我跟那些读《故事会》或者《青年文摘》的人不一样。不是有人把小布什的ipod里的MP3列表公布出来给人分析他的性格特征么?喜欢猫眼的人跟喜欢铁血的人肯定不一样。事实上,当有人兴致勃勃的跟我讲起自己喜欢反复品味《红楼梦》时,我的反应是多少有点恶心。
  多花钱是为了是自己与众不同,所以有人喝雀巢,就有人喝黑咖啡并嘲笑往咖啡里加咖啡伴侣的人。
  这就是纸质媒体的生存之道,只要他们没有蠢到跟着新媒体的套数走。
  人类把野兔带到澳大利亚之后,大批的原著动物绝种了,却没谁能在残酷的进化竞争中奈何得了袋鼠。照相术的发明曾经冲击过西方画师,却没太得罪讲究意境的中国国画。照相术造成了画师的分化,生存下来的就是画家,被抢了饭碗的就是画匠。20世纪前期照相机开始家用化的时候,正是毕加索最为流行的时候,因为美术变成了纯粹的艺术。
  “传播学巫师”麦克卢汉认为媒体的形式本身就会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和社会的形态。然而,艺术本身也是由媒体的形态来决定其兴旺的么?
  只有艺术品能够经久不衰的生存下去,而并不完全取决于她们的形式。所以,信息再爆炸,也有人把时间“浪费”到《红楼梦》身上,李宇春再红也有人跑到天桥听相声。新旧媒体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还是内涵的竞争。
  推而反之,网络杂志如果仅仅凭借着价格优势按照传统媒体的套路走,却不懂得在文章篇幅、风格方面贴近网民的浏览习惯(浏览,而非阅读),恐怕必然会有一段苦日子走。
相声艺术大家马三立在临终前参加自己的告别演出,问台下的数万观众:“今天来了这么好些人,我值吗?”
  我想,一个堪称艺术的媒体,无论是雏鹰初展,还是风烛残年,都值得台下的无数看客山呼一声:“值!”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