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选调生的城乡之痒四十年
作者:朝北 聽聽发布时间:2006-03-08 00:04 聽聽访问次数:1797
  张琳娜,一名普通的选调生,在湖北选调生论坛,她的等级却是"正省级"。她的"官阶"并不算高,在论坛中,有的网友甚至做到了"副总理",乃至"总书记"。
  和其他网络游戏一样,BBS也有着虚拟的本质,他们依靠发帖做着"高官",而现实中,他们大学毕业后来到乡镇,做着镇长助理或者乡镇团委书记,按照官阶排列,他们的镇长也只是正科。
  但是这并没有阻挡住他们的热情,张琳娜似乎把论坛作为了一个闲暇时交流的工具,有时也会贴上一篇心情笔记。
  在一篇题为《 选调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帖子中,她这样写道:"和预期的不太一样,我是来到了旧口镇,被分在了党政办公室,有时候总觉得这里对我来说太沉闷,我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一切,只能试着让自己习惯、适应。""有时候,对自己的这种选择很是失望,有时候又很为自己骄傲。机遇这种事情不太好说啊"
  理想和现实的冲突,生活的不适应,寂寞的难耐,使选调生一下乡就遭到现实的当头一击。而就是张琳娜入职半年后,北京却掀起了当村官的热潮,北大88名学子也报名应聘村官,今年7月,2000名高校应届毕业生就将奔赴京郊农村。

  变动中的持续
  选调生政策的最初的实施,还得追溯到1965年。当年6月14日,中共中央转发了高教部党委《关于分配一批高等文科毕业生到县以下基层单位工作的请示报告》。《报告》提出,根据刘少奇关于分配一批高等学校毕业生到基层工作的指示,1965、1966两年共安排一万多名高校毕业生到县以下基层工作。至此,第一批选调生由城市走出,充实到了基层干部队伍中。
  文革的马上到来,使选调政策中途搁置。但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却没有停止,不同的是这一批年轻人只是中学毕业或者中途辍学,响应党的号召奔向了农村。而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12-22"指示发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全国更是掀起了上山下乡的高潮。杂文家王小波正在在此浪潮中去了云南,在农场里养起了猪。而就在大批知青下乡中,也出现了很多悲壮的故事,1972年5月杜恒昌等69名知青在内蒙救火牺牲便是其中之一。
  文革结束后的1983年,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出了《关于选调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培养锻炼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将选调生工作作为培养年轻干部的一项制度。而早在1980年,百废待兴的中国大地,很多的优秀干部被弄垮整死,对于优秀大学生的选拔下派已经开始实施。这种选调下派的政策,一直坚持了下来。在1999年10月,中组部在江苏召开了全国选调生工作座谈会,对此项政策予以了更大的重视。2002年,中央党校开始开办选调生培训班,曾庆红同志还专门接见了第一期培训班学员。
  随着中央的不断重视,每年派出的选调生数量也不断增长。到1986年,全国共有选调生1.27万名选调生,到2002年底,这个数字增长到近4万名,到2004年底,增长到6万名。近2年,全国选调生总数量以每年1万名速度在增长。根据人民网2005年3月20日的报道:到2004年底,据对20个省区市选调生的调查统计,有6800余名进入县处级以上领导班子,有420名进入地厅级以上领导班子,有7名进入省部级领导班子。

  城市还是终点
  对于很多选调生而言,从城市来到穷乡僻壤的乡镇,他们看重的是底层的锻炼机会。在搜狐论坛中,一位网友就表示,李昌平的实话,让他深切感受到农民之苦,农村之穷,从农村出来的他毕业以后也会报考选调生。
  和他的胸怀理想不同的是,一些选调生下到乡镇仅是迫于就业压力,北京此次招考村官,不少毕业生就是看中了人事部门许诺的能够解决北京户口。而当他们的户口解决了,找到了合适了机会,更多的选调生会选择离开。
  在穷乡僻壤的乡镇,习惯了城市生活的选调生们会很不适应。广西选调生邓焕所在的乡镇由于没有连上网络,有时为了上次网,他都得坐上一个多小时的车到县城里去。一些被派往南方省份的选调生,有时则会碰到严重的语言障碍。当不少选调生从省城胸怀壮志地准备到基层大干一场时,可能因为官场的复杂,群众关系的处理技巧不够,以及客观的语言沟通问题等,使他们不断碰壁。如果选调生没有扎根基层之心,碰到困难则很容易松懈下来。
再加上他们与城市工作的同学处境的对比,则更使部分选调生很难沉下心来在基层工作。
  "看着睡我上铺的总在挂科的小白能拿年薪十万,我能不急吗?我就凭什么耗在这边"小王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渴望,他已经下定决心辞职。当初报考选调生,他也是打算在基层干几年,然后谋求有升职的机会,如今对官场略知一二后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就像当初的知青盼望着能回城一样,选调生们也是把回城作为目标,他们希望凭借自己在基层的经验在城市里谋得体面的生活。

  城市还是乡村
  随着逐年的扩招,大量的大学生涌向人才市场,城市里的就业压力越来越严峻,大学生的期待薪酬甚至低于民工,有些地方还出现了博士生应聘小学教师的情况,城市出现了人才饱和的局面。而与之相对的农村,有些乡镇却是好多年都没有进来一名全日制的本科生,山区学校也是普遍缺乏师资,优秀的老师走了,有学历有能力的人才也不愿意来,城乡的两元对立,在人才的分布上也呈现得极为典型。
  而从城市来到农村的选调生,则直接感受着城乡的差异,生活质量下降了,升职有时也显得渺茫,很容易使选调生们对自己的职业缺乏信心。如何将选调生留下来,使有知识有能力的大学生能沉下心来,在基层放开手脚大干一场,这个应该不只是动员的问题,如果选调生的待遇无法提高,如果他们的发展前景不明朗,选调的过程只会是来了又走,人才难留,从而使选调工作的效果大打折扣。如何让选调生将农村作为事业的起点,在起点上扎实苦干,使才能不断发挥,这个应该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