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城市]成都,一壶茶间花前老
作者:七玄音 聽聽发布时间:2006-03-07 23:40 聽聽访问次数:434
  成都,是一个染了暗香的城市,在芙蓉花开的一瞬间定格,缓缓绽放,而时间的漫朔,来去仿佛只如春熙路边的风声。
  认识成都,觉得成都温软如玉,缓缓流过的锦江水,悠悠盎然的草堂春色,温温软软的成都话……久了,觉得它仿佛是一袭华丽的蜀锦,丝丝入扣的精致,渗出的温软,以及漫过时间的悠然。

  茶间

  印象中,茶只会停在宁静古老的城市,茶韵如同沾染在指尖的微黄,轻薰着执杯的手掌。
  茶韵仿佛特别眷顾成都这个怀抱中的城市。
  碎碎洒洒的阳光,痒痒酥酥地抓挠在人们的脊背上。坐在幽静亦热闹,有树亦有水的江边,只需要一杯素气飘香的茶,便成就了一个惬意的下午。
  在成都,茶楼如同饭店一样随处可见,几乎每条街都有自己的茶馆和老茶客。繁华路段的精致茶楼叫茶坊,弄堂边小河边的叫茶座、茶厅。如今,走在成都的闹市上,矗立于车水马龙的茶坊越来越多,精致华美的外表,里面通常是高档藤椅,精美的装饰,空调房里人工摆设的绿色植物,努力地创造出自然氛围。极力的展现喝茶的高雅与精致。

  比起这样精雕细琢的张扬,我更喜欢四处林立的小茶馆。比起华丽高雅,更渗透着生活的味道,如同茶意。
  那样的茶馆,一定要有微灰的旧桌子,椅子通常用竹子制成,斟茶的伙计只见被茶水浸得微黄,伙计一定要泡得一壶好茶,小心把茶托撒在桌上,继而将茶盖放在茶船旁,将已放有茶叶的碗放进船内,壶嘴一落一起,开水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冲注茶碗,那水刚好斟满,不见桌上溢出一滴,一套动作几秒钟之内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曾去过人民公园的“鹤鸣”茶园,那是个古老的饮茶场所。几株疏竹、常春藤根珠蟠结,枝条披拂地缠绕在茶棚雕栏一侧,沉静安静得如同熟睡。
  白居易的詩写在木质的匾上,斑驳、陈旧,淡绿色的阴文颜楷小字体:
  蜀茶寄到但惊心,渭水煎来始觉珍。
  满瓯似乳堪持玩,况是春深酒渴人。
  满眼看去,尽是时间爬过的痕迹。
  在平淡的日子,坐在这样露天的茶园里,以竹为棚,竹桌、竹椅,清风徐来,茶香弥漫。邀上几个朋友一起品茶,对着湖面看书聊天,时间便在阳光下慢慢的滑走,回家时,沾染上满身的阳光味道,睡觉也多了几份温暖。
  听老人说,现在成都的茶馆越来越多了,这样的老地方倒冷清了。茶多是素毛峰,花毛峰,菊花茶,玫瑰茶等,老成都人爱喝的“三花”越来越少人问津了,而曾经最有名的盖碗茶也不知不觉换成了玻璃杯。
  可是茶馆依旧悠悠牵着老城的情怀,茶间杯间晃荡着成都人的生活。也许细细回想来,曾几何时,童年的作业是趴在茶馆的旧桌子上完成的,裹叶子烟喝茶的老头依稀还在记忆中摇晃,不知是哪年的暑期,在茶馆和昔日的好友谈天说地,如今虽然已各自奔天涯……
  也许对成都人来说,喝茶绝对不是一种消费,它就是生活本身,它是过去,也是未来,也可能是一个中老年茶客的全部青春记忆。
  喝茶,当于瓦屋低窗下,同二三人共饮。周作人说。
  在成都,茶便是生活的本意,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

  花前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杜甫草堂的翠竹盎然,昔日的如云的芙蓉花成就了蓉城的魂。
  醉芙蓉,芙蓉醉,成都的姹紫嫣红,怎少得了芙蓉?
  秋天,成都才真正成为了蓉城,芙蓉花的第一缕香气来自城西的中央花园,一丛一丛的芙蓉花就渐次开放了。10月中下旬,芙蓉花就开得热烈起来,在绿草坪上,在其他的花木之间,芙蓉花像是从云天滚落下来的一团团彩云,红白相间,在微风中飘荡摇动。
  有人说芙蓉有三醉,芙蓉花开时,一日之内,花色可做三变。早晨初开为白色或粉色,中午逐渐变成深红,傍晚则变成紫红色,仿佛一个女人,在一天之中,沿袭了从单纯的粉嫩少女,到热烈的成熟女子,再到妖娆美艳的妇人。
  不知道是醉芙蓉影响了成都,还是成都本身就适合醉芙蓉。醉芙蓉,代表了成都的气质,是不慌不忙的从容,又是些游刃有余的悠然。这种架势很和成都特色,比如喝茶。
  从从容容的花开,从从容容的花落。
  芙蓉花只有一天的花期,清晨开花,傍晚凋零,滞留刹那芳华。芙蓉谢,整朵花猝然凋落,一夕之间满树凋谢,全无一丝牵挂。不恋恋于红尘,也不黯然伤神,干干脆脆的绝然,来去不沾一丝云彩的从容与潇洒。这种柔情与率真,也像极了川妹子的干净与火辣。
  据说对于芙蓉花喜爱,缘于成都人骨子里的浪漫情怀,古代与芙蓉有关的传说有“龟画芙蓉”、“芙蓉护城”,但成都人津津乐道得确是花蕊夫人的传说,五代后蜀的浪漫皇帝孟昶,妃子花蕊夫人偏爱芙蓉。皇帝孟昶为讨爱妃欢心,就命百姓在城苑上下遍植芙蓉树。花开时节,成都就呈现“四十里为锦秀”。
而后,后蜀灭国,花蕊夫人被赵匡胤所掠,却以死护孟昶的画像,后人尊她为芙蓉花神,于是芙蓉花也称为爱情花。
  一夕晚照,一壶茶间,一树花前。
  茶清只在花前坐,茶醉还须花下眠。不知是哪位古人轻吟浅唱,染醉了成都的夜梦。
  在这里,只需一壶茶间花前老,才不辜负那样的梦,那样的月。
编辑: 黄敏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