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一个异端的手抄本序
作者:陈封 聽聽发布时间:2006-03-08 00:09 聽聽访问次数:595
  手抄本是中央集权下的产物之一。以中国来说,历代(至今),手抄本内容本身是受当局所高度避讳或者是为官方束之高阁秘而不宣的所谓"国家机密",这些机密的概念定义模糊,但归纳起来不外是有悖于官方宣示的主流意识形态──道德价值观、政治伦理观、以此引申的一切符合统战口径的终审结案陈辞等等等等,甚至连主上犯个脚气病或者性事不调都可以被认为是"国家机密",这种对个人权威的极端强调实为人治世代的端倪:主子就等于一国之图腾,其利益大于等于一国之宪法,一国之司法更系于执政者之喜恶(注意,这就是政法不分的严重后果)。
  我谨浅陋地认为,中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手抄本出现于秦汉之间。时秦皇嚣焰,焚书坑儒,纳天下经典以实阿房宫,说得"现代化"一点,不外是除法家外的九流十家之说有悖于"国家利益",不利于大一统时代的各项精神文明建设。坊间有识之士为免经典失传,均持手中经典或抄录或背诵,喑里传诵,后来的《鲁论》及《齐论》便是以此途径得以传世;孔子的后人更把古论语廿一篇藏于孔子家中的墙缝中,至西汉武帝末年,有个鲁共王欲扩其园,把孔宅打为拆迁户,方从中找出此古论集。接下来又有西汉著名史家班门三杰更是费尽心机四出寻访各家后人以录经典,何也? 汉国策已异于前朝,独尊儒术罢了。由是可见在人治时代的官学再顶盛,不外乎巩固执政者利益所然,根本就没有独立的学术存在。说来也怪,现代史家考古学家纷纷指出当年项羽入关火烧阿房宫一事应属疑传,原因是考古学家发现这阿房宫应该是栋烂尾楼,而且又没发现曾经被烧过的痕迹,如果项羽的确烧过点甚么,那应该是烧错地方了。这秦皇的中央图书馆既然是烂尾了,那末,他折腾了那么久到底把书籍都扔到些甚么地方去了呢? 此乃后话,且打住不谈。
  手抄本在一开始已经是与官方言论限制下挣扎着流传的民间书目,其受欢迎程度绝对高于官方所坚持倡导的主流文化下名目巨繁的一列书单。《石头记》的出现是个流芳的传奇,其以简单的供需关系反映出民间精神生活上的枯燥和无奈,坊间在政府压力下的执着和坚持,终令这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流传至今,我们的子子孙孙仍要对其叹为观止。
  直到了文革,秦皇阴魂不散。手抄本的重新流行,题材有声色犬马,有儿女情长,有灵异吊诡,全部都是意识形态以外的正常生活需要,正反映出人们对极端的意识形态之厌倦和恐惧,更反映出这个时代的精神生活严重匮乏。对抗任何形式任何范畴的思想遏制,我们不但继承了上祖的小聪明,还继承了一种对自我对现实等存在价值的审视能力和觉醒能力。从对学术独立到世俗生活自主等诉求到对个人价值的重视,从秦汉至今,炎黄子孙都锲而不舍,无论滔天大浪如何汹涌迅猛,亦无法吞没我们对旧见新知的自主欲与自主权。

  我并不是说所有官学都是烂货,相反,这亦是我需要强调的一点,在相对自由的国度,官民各有领地公然相互制衡,时而相抵时而相融。古谚有云:真理是越辩越明的,这正正是一个有利整体进步社会气氛,这正正是要建造一个现代化大国所需要的氛围。先秦之所以出现辉煌的学术高地,是百家争鸣的结果;五四运动之所以激出先进灼见的火花,是因为官学退出权威领域,胡适、鲁迅等先辈上下求索,为国人画出希望的蓝图。然而在我们如今生活的国土上,官学保留了它不同意独立言论之权利,但却不肯捍卫独立人士说话的权利,甚至侵犯有加; 在犬儒病盛行的今天,国人似乎已自动放弃不同意官学言论的权利,反过来更为之捍卫。官方利益在摆布官学,官学则在统治民众的思想领域,上祖遗训,士人当以气节修身,方能治天下。而上至社科院下至普通院校,充斥着以伪官学为当权者保甲护航的卫道士,所为或是一席虚名,仕途节节高升;或为名哲保身,消极应对。由是官学益显霸道骄横,即便错漏百出,仍然有人为之修修补补,仍然是权威经典。无辜学子茫茫然,不知所以照单全收,结果,官学更盛,而在官学以外的见解不是被官方禁制就是被大小卫道士们主动排斥。难道我们需要一个十三亿人的一言堂吗?
  这是一个礼崩乐坏的动荡时刻。这是一个信仰崩溃的危险时刻。
  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说,把政治不正确因素排斥在外,我们需要更广泛辩证思维,突破阻碍发展成长的盲点,找出作用于我们的政治系统社会系统的一切物理因素及人为因素,突破现状。可是这个以辩证法为立论基点的官学系统,竟然不允许我们为其找出辩证的参照物。这仅仅是荒谬,还是荒淫?
  生产力高速发展的网络世代,我图借助网络的力量,用我仅有的绵力,再兴以题为"不如烟"的手抄本书单,其名乃是借用了章诒和的著作《往事并不如烟》。当中的格式多样,有html版,有pdf版,有doc下载版,也有bt、emule等,再有的是为避开网络所谓页面字符审查的jpeg等图片格式文字,也将会有部分我所能输入的断章。基于资源尚为短缺,而且风险成本较高,所以在此引用也会受到一些掣肘,比如说有《历史的先声》,篇幅颇长,本为共产党入关前对人民的种种承诺,后来被结集成书出版,结果竟被禁掉,目前只有国外能在网上看到;又如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在我预科年间已经在香港出版,但内地如今仍然未获通行,即便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最近冒险出版的《袁氏当国》,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强奸式插入。有人索性造了个《晚》的pdf版本,这种书籍的复制传阅,并不为私图盈利,不算得是商业行为,再者,内地也没哪个盗版书商敢于把此书结集贩卖,内地的知识分子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学术走私,这是我刚想到的一个名词,是在这种封闭系统下的特殊产物,我想唐生得知亦会谅解这类对于禁言的"版权侵犯",若我知而不宣,反有异于上述各有识之士持真知而敢于昭告天下的作法。
  凡此种种,均为被摒弃于官学以外的自由派作品,既有小说,有散文集,也有论文,当中未及分类,看官可以选择性地参考。有部分书籍现已解禁,而其光芒依旧耀目,比如余杰《火与冰》和龙应台《野火集》等作品。
  有谓,何以哈耶克的作品在大陆能出版呢? 道理很简单,内地经济改革需要借助西方先见。而更要重视的是,这些书出版的本意并不是为了培养自由主义分子(当然他们也从中得益),而是为了提高当局执政能力、提高当局的生产力发展。面对哈耶克对社会主义的批判,中共不也提出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吗 ? 无疑这是一种诡辩。不过我们仍然可以从令一个侧面来看,政经不调后果远甚于月经不调,经济改革的潮流必将逼使当局为自由主义让步,我们应该对人民的未来抱有不多不少的一点信心。要坚持,不要让往事在我们的认知中如烟幻灭。
  是为序。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