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耿荡舟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隔绝与开放
作者:闲似前身 聽聽发布时间:2006-03-07 23:01 聽聽访问次数:386


  空间和我的毕业论文有关,我有一会儿并不想继续写下去,没有什么希望,我的刀太讨巧,只敢往肤浅的地方割。可是电影却无所顾忌,割开了隔绝的空间。
  先说《亲切的金子》。空间与人的关系如果简单地说,就只有禁锢和开放两种。我们要么身处其中,要么置身其外。监狱无疑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人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罪恶被隔绝于此。我们亲切的金子无疑是有罪的,只是她的罪与罚的时间顺序颠倒了。罪与罚的先后顺序是我谈论这部影片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来看空间与人的关系。
  对于“先罪后罚”的人来说,监狱空间是封闭的,她们在此放弃自由,空间的封闭性化身成她们自身的封闭;但是对于金子而言,她清白无辜却被判囚禁——对于 “先罚后罪”的人,监狱封闭的空间是开放的,不仅在内心是开放的、向着复仇的外部开放,在物理形式上同样是开放的。所以我们看见金子在监狱里四处行善,为她的复仇事业笼络人心。监狱对于她来说,不仅不隔绝,相反是一个融入并集聚的地方。
  在惩恶的空间里恶无处不在,监狱不仅不是一个制止恶的地方,相反是一个恶泛滥的地方。这是一个有趣的对比,就像有时候家庭空间并不能使人温暖反而让人更加孤独。我们总是赋予空间以我们的情感诉求,我们希望被剥夺自由的人能够在向善的空间里真心忏悔,希望纳入教育体制的人们能够在教室里获得真知。但是,空间与诉求之间常常是相背的。金子在教化空间里为着日后的罪生产着表象上的善,封闭空间对于“先罚后罪”的她来说并没有意义,就像习惯了先消费后还款的持卡人,数字无意义。
  在隔绝的空间里人可以感到处处是开放,譬如金子。但是在开放的空间里,我们却觉得处处禁闭。这是现代人生活的主旨,居所层层叠加,纵向累积,悄无声息地隔绝。我们多数人一言不发甘于被禁,但是总有人不理会这些,就像《空房间》里的他。他撬开陌生的房间,刷牙洗澡做饭合影,若无其事,理所当然。
  爱在这里不重要,我觉得,性别在这里也不重要。只是正好他撬开她的房间,而她正好在绝望中看到了通透。他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空间里停留离去,后来又带上她。他没有固定的空间,或者说空间从来不是固定的关系,一旦固定了,就无可挽回地陷入沉没。在他和空间之间一切都很自然,当他离去,那些房子的主人回来,争吵、怀疑、死亡、虚伪又附加到空间上。
  人们之间已经疏于交往,他只和空间交往。空间并没有被寄予情感,无所谓陌生或熟悉。所以他变换着居所,从独居死去的老人之家到家庭旅游的空屋,他脱下衣服洗澡,在卫生间里洗衣服,在厨房里做饭,和空荡的屋子合影。于是警察出面了,国家力量只放任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管这种交往是为着善还是藏着恶;人与空间的交往是不可理喻的,尽管这种行为无关善恶,因为他们无法掌控这种交往。
所以他们把他关了起来,好笑的是他们却由此放纵了他与空间的亲密。他一个人在监狱里,只有他和空间。来探视的狱警非要介入他和空间的独处,他便和狱警玩着幽灵游戏。这里的空间是如此单一与纯粹,他不能穿越,于是只好用肉身四处现形。这是很有趣味的一段,看着他一次一次微微歪斜的嘴角,看着他被暴打之后的微笑,我明白,空间的幽闭是敌不过他的。
  好在这其中的关系还是有人懂的,那个男人,蹲在水缸旁边,看着她走进去躺在长椅上,先有些愕然,却又随她去了,手边的莲花自在地盛开着,微微漾着水纹……
  他应该明白,人和空间的关系是什么。

         (闲似前身,传媒学硕士在读,现居南京)
编辑: 晃二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