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那些面孔,那些事情!
作者:西门吹雪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8 01:14 聽聽访问次数:1230
  下台

  阎世铎

聽聽聽聽阎世铎,1952年出生,祖籍辽宁。2000年4月阎世铎出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2000年7月,被正式任命为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2005年2月17日,被免去阎世铎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书记职务。阎世铎曾以铁面执政和能说会道成为热门话题,在任期间中国国家队历史性冲进世界杯,国家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让"三个一"的豪言壮语成为国人心酸的笑话,经历黑哨、改革、中超等字眼。"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据说这是阎世铎的经典名言之一,冬天是来了,春天遥不可及--对于中国足球来说。

  解振华

(松花江污染一事导致解振华下台)

  解振华,生于1949年10月,1993年5月任国家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同年6月任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1998年4月任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委员。2005年11月松花江重大水污染事件发生后,解振华向党中央、国务院申请辞职,12月2日国务院免去了他的局长职务。从出任局长到去职,一共12年;为环境奋斗则有23载。解振华被媒体称为"世界上最资深的环保局长"。对此,新京报发表评论《勇于担责乃官员应有职业伦理》,随后南方周末做《为什么是解振华》的深度报道,此文后被指责为"富有想象力的报道"。

  裴恩才

(刚刚上任时裴恩才春风得意)

  裴恩才,6月1日国家体育总局的正式任命为中国女足主教练,在半年试用期即将到期(12月1日)前一个月的11月5日左右,裴恩才向足协提交了辞职报告。从"空降兵"到"逃兵",裴恩才的辞职被认为"识时务者的俊杰",中国队女足队的水实在太深了。裴恩才对记者吐了苦水,足协唯绩论而不信任他,并愿意回武汉任教10年。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不知道武汉这只鸟是不是异种乌鸦。

  董建华

  因香港的特殊地位倍受瞩目的一个政治人物,1937年7月7日,即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时候出生,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1997年出任香港特别行政区首届行政长官竞选,董建华早期推出多项长远计划,涵盖经济、教育、医疗、房屋、公务员体制等领域,但成效不明显,其政治失误及对政治改革的保守态度,其支持度大幅滑落。2002年他在没有竞选对手愿意参选的情况下连任行政长官一职, 2003年7月1日,终引发香港约50万人举行历来最大型的反政府示威。中共中央多次表明支持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甚至某著名领导在记者招待会上闹出了 "TO SIAMPLE"的笑话,一年后的7月1日,约50万人再举行反政府示威,2005年3月10日,董建华以身体不适为由提早离职,3月12日获接纳。同日,他就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余斌

  余斌,湖南临湘市原副市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这位副市长身上得到另类的表现。余斌临湘市教育局局长、临湘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钟希金等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2.5万元"。在审理法庭上,被告人余斌向法庭出示了11份票据和数十份证言,证实他所收受的钱财中,有15.47万元已被用于扶贫帮困、社会赞助和公务活动,认为可不做受贿数额认定。12月23日,君山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人余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二、依法将被告人余斌受贿所得9.5万元及1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一审判决后,岳阳市君山区检察院以"量刑过轻"为由提起抗诉,余斌也以"不应领刑"为由提出了上诉。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激烈争议,而就在各界打口水战时,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7月7日下达了"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并于7月26日将裁定送达。

  顾雏军

  46岁,原格林柯尔董事局主席,2005年7月31日被警方监控,9月2日因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锒铛入狱。把他推上风浪端口是2004年8月9日,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在复旦大学发表一篇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矛头直指顾雏军,由此引出了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命题。正在郎咸平感慨大陆经济学家集体失语的时候,主流经济学家曾排出"豪华阵容"力挺顾雏军,著名"大陆经济学家"张维迎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声称:"学者要有公信力 我不与无耻的人论战!"2005年顾被捕后,张维迎声称:"我和顾雏军不熟。"

  杨斌


(换血以后的新京报还能够负责报道一切吗?)
  杨斌,原2003年《新京报》副总编,2004年升任总编,2005年12月28日被撤职。《新京报》他手中影响力逐渐增大。

  天方夜谈

  盲人扫雪

  12月20日,沈阳街头,一级残盲孙凤梅在老人和孩子的搀扶下拿起铁锹扫雪。孙凤梅说这个是在大东区西毛屯社区的王欣主任的要求下参加的,如果不参加,就要取消就取消她的低保户资格。对此,王欣主任对记者表示:“社区从来没有强迫残疾人扫雪。但话说回来,她即使是真瞎,为社区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至于孙凤梅有没有扫雪,我也不清楚。”

  白骨空巢
  9月14日,孤寡老人、70岁的广州市镀锌铁丝厂退休职工谢洪均被发现死在自己在荔湾区蓬莱路颜家巷19号的家中,已是一堆白骨,邻居们说最后见到谢洪均老人是2003年12月底的事。在此前广州有媒体曾做过如此报道《老人死后六年才被发现 英国社会冷漠程度令人震惊》,对照来社会主义还是好一些,没有六年这么久。

  550万元药费

  一位古稀老人近日在哈尔滨市的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住院期间,用550万元(包括住院费及其家属按照医生吩咐从国外购买药品用于治疗的费用)“买”来中国目前“最昂贵的死亡”。过不久,央视记者调查发现,深圳患者诸少侠因心脏衰竭在深圳人民医院住院119天后病故,医疗费用92万元多,再加上医院推荐家属自费购买的药品费用,诸少侠住院119天的费用高达120多万元。

  六月飞雪

  破案十年后,凶手伏法

(聂树斌和姐姐的合影)

  聂树斌,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1995年4月27日,经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聂树斌被执行死刑。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警方抓获王书金,王供认曾在河北省强奸多名妇女并将其中4人杀害,其中一人正是聂案的受害人,而此时聂树斌早已于十年前被执行死刑。时年仅21岁的河北青年聂树斌就这样成了警方破案的替罪羊。凤凰卫视"文涛拍案"电话采访聂树斌的父亲时,老人说"相信政府"的话。当然,老人是不会相信他的儿子能够复活石家庄市中级法院院长秘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聂案绝对不会不了了之。但目前我还没有听过此案了出来了个什么。


  “杀”妻子11年后,妻子回家

  佘祥林,男,1966年3月7日生,湖北京山县人,1994因涉嫌杀死妻子而被刑事拘留。曾两次被判“死刑”,后因证据不足改判有期徒刑15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5年。12年后即是2005年3月28日,佘祥林的妻子张在玉突然贤身,轰动全国的佘祥林案开始走进公众的视野。佘祥林无罪释放,此前其母杨五香为救子被无端扣押,最后含冤而逝。不久后,当年办案的民警潘余均,5月25日被发现在武汉市黄陂区一墓地自缢身亡,潘在自杀现场的石碑上留下血书上写"我冤枉"。被关了12年,最终获赔90万元,不知道佘祥林心里的滋味是如何,我只知道我心中有一股恐惧,想起前不久在一个网站上看到的一个标题,“说你是,你就是。”你敢保证你不是下一个佘祥林?

  杀人

  阿星杀人
  阿星,7月8日晚,一个曾经拒绝加入砍手党的少年打工仔因被辞退怒杀主管,由此引发了一场新时一代民工与城市关系之间的大讨论。这场争辩并不是一场完美的讨论——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同情与怜悯弥漫了讨论的空气,无论是参与讨论者还是书写者,对农村以及新一代民工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误读。

  讨薪杀人

(近年来,欠薪成为社会一大问题)

  王斌余,一个在宁夏打工的农民工,在工头欠薪讨要不成反遭侮辱的情况下,激愤之下杀死4人重伤1人,从容自首,而后被法官一审宣判死刑。王斌余一案引发社会巨大讨论,不少法学界人士认为应该从轻判决。

  底层

  妓女的“心”
  苟丽,习惯道德审判的人们在苟丽面前可能有些无所适从,这个23岁的发廊女9月3日那天被一个“要报复整个小姐群体”的一个年轻民工、一个在工地上“搬运钢筋的打工者”勒死了。苟丽留下了两本写满对丈夫的思念的日记,还有一千多颗纸折成的心,这些心是送给自己的丈夫,每次性交易后她都会默默用纸折下许多颗心。

  千里运尸

  2005年1月23日下午,广州流花车站的巡警发现湖南老汉李绍为等四人在包扎尸体,死者叫左家兵是李绍为的老乡,在福建打工的时候喝酒喝成脑溢血而死去。生是故乡人,死是故乡鬼。李绍为和三位湖南老乡上演了千里运尸的故事,从厦门运到广州,如果不是缺少一张车票的钱,或许尸体已经悄悄运往湖南,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文明冲突”争论了。李绍为也不会懂得怎么文明冲突什么农耕美德,“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没有做错,我把他带出来的,当然要把他带回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是这么对南方周末的记者说。



编辑: 冷血十三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