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安替的博客与一个公民的愤怒
作者:左岸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8 00:37 聽聽访问次数:1683
  当时间跨入2006年,我习惯性的点击进入“安替博客”,白光光的页面上只剩下“此空间暂时不可用,请以后再试。”我知道,安替的博又遭封杀了!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和上次出现的情况一样,没有任何征兆和警告,莫名其妙的就被抹掉了,还不光明正大的说出原因,就是法律盲者武松也会在作案后留下“杀人者**也!”
  早上闲来无事点开“德国之声中文网”,赫然发现其首页“焦点主题”(1月6号)是“安替:将博客进行到底 ”,还用黑体做了被记者常用的“帽子”——“曾任博客大赛评委的安替在微软msn上的空间因声援新京报而遭封杀,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关注,为此德国之声与他进行了访谈”。原来如此!
  我不是对德国之声情有独钟,也无意为其做宣传,实在是在一般的中文网站上看不到事实的全貌,所以平时先浏览一下国内的门户网站,然后再打开几个国外的中文网站首页,以及几个大的英文网,了解一些国内网站没有报道或者是报道片面的信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只有跳出来,才能看得清。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言归正传,安替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是这样说的:“事情是这样的,12月30号下午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微软空间不能再访问了。以前我也听说一些传闻,微软会彻底封空间。而且几个小时以后我可以肯定,他们把我的整个msn空间都删掉了。因为国内的很多用户都挺信任微软的,所以我在写这半年blog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backup, msn空间是唯一的出处。他们在完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删除我的所有文章,结果是我再也找不到它们的备份了,对此我是非常难过的。”在此,难过的可能就不仅仅只有安替一个人吧!”
  我不想再对这件事多说什么,有兴趣的可以找来自己看。不过“德国之声2005国际博客大赛”被提名为“最佳博客”和“记者无疆界”特别奖,并且在提名阶段在中国就被屏蔽了的王怡的麦克风,已经重返博客网,这也许给了我们些许安慰和期盼,也就意味这那些被“Forbidden”或者是“找不到服务器”的站点,可能会有重见天日洗冤平反的那一天。有趣的是,王怡复出的口号是“网络是我们的麦克风,人家的窃听器。如果美得惊动了中央,请联系wangyi64@gmail.com。”仔细品来,倒也有趣得紧。
  博客被禁,其实还没什么,如果真正越了警戒线,后果不难预料。“记者无疆界”将年度大奖——2005年法兰西基金会奖,颁发给中国记者赵岩;在1941年5月15日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把1940年外国报纸荣誉奖章授予《大公报》。赵岩曾是美国纽约时报的撰稿人和《中国改革》的记者,2004年9月,他被控泄露国家机密,被警方关押;张季鸾先生时任《大公报》总编,改革后得到了客观的评价,现在是我国报业史上的一座丰碑。……
  记者无疆界组织去年还公布了有关全球167个国家新闻自由状况的排名表。西欧国家的新闻自由度仍然最高,而中国的状况则依旧没有改善,排在第159位。比中国还要差的只有朝鲜(倒数第一)等8个国家。调查显示,新闻自由和一国的富裕程度并没有直接关系。排名前60位的国家中也有并不富裕的国家。在国外的报道中有的甚至把我们的祖国称为记者最大的监狱——这简直是污蔑!听了我真的很愤怒!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