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行走]四姑娘山,我们的5276
作者:屡屡眼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7 23:30 聽聽访问次数:716
  呆坐在电脑前很久,几天的经历一幕幕的在脑中回放,不知道该如何执笔去描述这美好的时光,仿佛一下笔记忆就会像雪一样化掉。
  我们生活在纷纷扰扰的石头森林中,每天,每天过着一样的日子,我们活着,却没有活着的实感,忙忙碌碌混混沌沌的过着一沉不变的日子,没有太多的刻骨铭心,没有太多的喜怒。厌烦了这样的平静,厌烦了这样的无滋无味。于是选择了走出,走出这个沉闷的世界,去呼吸最最纯净的氧气, 感受最最真实的悲喜。
  出发前就预知道很多事情不会太顺利,之前有人说要帮我准备装备,结果被放鸽子什么都没有就上路了。一上火车就感冒了,再接着头痛肚子不舒服,什么不该遇上的全遇上了,运气够佳!身体上的不适带来了很多麻烦,第一天上C1,前一半路还走在很前面,后来就不行了,慢慢的速度跟不上,呼吸越来越困难,走一步就要喘上十几口气,感觉身体到了极限,临近崩溃。那一天没吃东西怕吐又怕肚子难受,那是我最最难熬的一段路,幸好有KT一直在旁边,KT人特别好,山上风很大,他把自己的冲锋衣给了我 ,还帮我拿包,陪着我到最后。热心的上士真的很热心,二话不说拿了我的水壶就跑,把我渴得没话说。上士太搞笑了,秋要他带点零食路上吃,他居然带了几斤的压缩饼干,我们都极力推荐他当压缩饼干代言人,之后大家都改口称他压缩饼干,他也乐得其所。不过说起冲顶那天我对上士还是深感歉意的,下山的时候我跟他先下来,他老在旁边唧唧歪歪要怎么走怎么走的,然后又老走错路,我一烦躁就自己寻路了,看着上士远远的绕了一大圈的路,我想干脆找捷径得了。人的眼睛所能见的范围总是有限的,看着脚下的山崖挺缓的,没做多少考虑就直接下去了,远远的听见上士好像叫我不要走,哪听他的,太倔强了我,头也不回直接下山,弓着身子走了三分之一路,突然间陡坡骤然在眼前,回不了头了,下吧,这时隐约看到上士满山的跑嘴里不停的喊着“刘莉,刘莉”。这幅画面一直都在我脑海里盘旋着,象画像电影里的情景。

  不管了,小心翼翼的顶着还能找到的几块大石头,每一脚都要踩到稳稳当当了,才能放心的着力,每走一步我都对自己说“对,就是这样”“很好,没错”,回想起来真有点辛酸。聽聽脚下的碎石稀里哗啦的往下掉,不长的一段距离我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感觉特别的漫长,脑子突然晃过几个字“四姑娘,死姑娘”低笑了一声,还是得走,没有退路,集中了所有精力,我知道自己一定能平安下来,因为我很小心很慎重,我相信自己,或许平常在大家眼里,我是个挺毛躁糊涂的孩子,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什么。在路上,每个人都很纯粹,没有功利,没有太多的利害关系,我们可以大叫大笑可以无拘无束可以不拘小节,所以在你们面前我是最孩子的,最放任的。从断崖上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走过的路,陡峭的山壁,断层的山崖,我就这么下来了,笑了一下没做太多的停留,营地看来很近了事实上还有好长一段路。麻木的迈开了脚步,又开始犯困了,上顶峰的时候就差点睡过去,之前走得太快了,在冰坡下又等了他们将近半小时,风吹得人难受加上高原反应,又吐又困难受极了。这时远远听到后面大侠叫我,他说追了我近一千米,秋也来接了,说是上士被我急得快哭了,那么大个人竟然……不过真感动了,看我把大伙搞的。聽聽

  下了山太困了,窝在卸了一半的帐篷里,秋时不时过来问我里面闷不闷,还好吗?突然间眼泪就下来了,当泪水划过脸庞时自己都吓了一跳,已经好几年没掉泪了,从来都不让自己哭,不管再累再无奈再难过,这几年,一个人来武汉,一个人承受失败,痛苦,孤独,所以就算在路上,都是一个人在不停的往前。一个人在山上行走,没人陪伴再难再险的路都是自己一人登上去,每一步我都跟自己说你很强你是最棒的,知道那种感觉吗?其实有多么的无奈,因为清楚的知道没人可以帮你,什么都要自己来,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所以选择了独立。很多人擦身的时候都会对我说很厉害很强嘛,我只是笑笑,人活着是需要肯定,有时总是在追寻别人的肯定,可有时你会发现自己对自己的肯定才是最最重要的。钻出帐篷,我跟秋说让我抱抱吧,那一刻我觉得秋像父亲,有家的感觉温暖、安全而踏实。人在生病或疲惫的时候总会特别的恋家, 而身体状况一直很不好,有时强颜欢笑跟别人说“没事,还好”的时候,其实是难受得要瘫下了,可是就这么忍下来了,我从来就不知道自己如此好强。每次出去我都能更清楚的看清自己。喜欢经历,不管痛苦欢乐,我始终相信有所收获。就像那天如果我选择了骑马下山,怎能感受雪中行军的乐趣,长在南方的我从未见过如此的大雪,漆黑的山谷,大把大把的白雪不停的挥洒,闪电时不时地划过天边,壮观无比。满山的白雪,满脚的泥、水、雪,沿着马道趔趔趄趄的往前赶路,偶尔在雪上留下长长的脚印。冰冷的雪水不断划过脸庞,渗进衣服,然而更多的是兴奋,从未尝试过的兴奋。对于大自然我们真的很渺小,他高深莫测,然而就是这么渺小的人类不断的去征服,突破极限,超越自己,人才是最伟大的不是吗?
  回到日隆时大家都是落汤鸡了,包也湿了,没有衣服换,狼狈死了,都是KT帮忙找衣服给我们穿。隔天也是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杀向了双桥沟,因为前晚下雪,雪山在雨雾中忽隐忽现,风景格外的美,我们在雪中打雪仗,开心如同三岁的孩童。那晚所有人一起去吃火锅,大家打打闹闹,无胜欢喜。喝了几杯酒就开始不行了,全身发抖,可能早上穿少了又玩野了加上用凉水洗头,病一下子加重了,回到陆三哥家就直接进被窝了,全身不停的哆嗦,大家都出去玩了,只有大侠跑上跑下的为我拿药倒水,真的很感谢他。水妖和珩珩回来后很开心的聊着几天的经历,我静静的听着回想着,已经疲惫得说不出太多的话了,对于她们我觉得自己很过意不去,水妖是第一次出来,珩珩又是最小的,而我却没怎么照顾到她们,还让她们不停的迁就生病的我。后来我对她们说了一句“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记得我们是爬过5276的,没什么能难得到我们了”那是我最深的感受。或许因为身体不适的缘故一切变得特别的深刻,对很多人来说这5276 听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当你自己真正去经历去体会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艰辛。
  回成都那天我坐在车窗边无语,不舒服的时候特别不想说话,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青山绿水,把几日来的回忆悄悄的整理一遍,不敢想象就这么要离开了,真希望时间就这么搁浅,停留在这最美的时刻。
编辑: 黄敏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