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哲学课堂]理解“20世纪中国哲学”的架构(之二)
作者:张世保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7 22:54 聽聽访问次数:894
  在对“20世纪中国哲学”的概念、流派作出说明之后,我们就要问这样一个问题:用什么样的架构来理解20世纪中国哲学?同一个哲学流派的观念、同一个哲学家的思想,在不同的架构下,可能会获得不同的理解。虽然每一种架构都有其合理的成分,但我们应当在诸多的架构中,寻求最为合理的那种架构。我们认为,要对20世纪中国哲学的各种流派作出恰如其分的评价,必须引入现代性的概念。因为20世纪的中国哲学家都在为回答中国向何处去这一问题而苦苦思索,努力寻求答案。虽然他们提供的答案并不一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都认为中国要实现现代化。现代化不一定是他们的终极诉求,但都是他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并且,只要我们不带偏见的话,我们就必须承认现代化的课题,是近代中国人所面临的最为重要的课题。因此,对这一课题的回答,就可以作为我们分判各种哲学流派高下的标尺之一。

  现代化就是现代性化。从观念上讲,现代性就是理性。理性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反思性,也就是说一种健全的理性能够意识到自身的有限性,从而不断地修正自身。如哈贝马斯的“交往行动理性”也是理性本身的一种发展。现代性也同样如此,我们必须正视现代性自身的反思性,现代性在某一阶段可能走入困境,但是它自身的反思性能够引导它走出困境。因此,必须对理性、现代性作一种动态的理解,认识到它们总能克服自身的缺陷。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哈贝马斯才称现代性是一项未尽的工程;吉登斯也才反对后现代的提法,而认为所谓后现代的东西,实际上并不构成现代性的断裂,而只是一种“激进化”形式或者说“高”形式的现代性;德国社会学家贝克甚至提出了“反省的现代化”这一概念。因此,一个理性主义者,或者说一个现代性主义者,在面对理性或现代性遭遇到危机的时候,并不会气馁。因为在他们的眼里,理性只是接近真理的一个过程性存在。理性在以往的历史中只是得到了部分的实现,即只是残缺的理性主义的实现,而未来的发展同样要取决于理性主义,因为完全的理性主义一定能够克服或战胜残缺的理性主义。

  从制度上讲,现代性主要体现为:第一,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种经济制度以自由市场经济为特征;第二,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这种制度旨在保护个人的权利,强调政治各个部分的相互监督;第三,高度发达的工业导致了自然的改变,人化的比重逐步扩大,人类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急剧地变化。简单地说,现代性就是表现为我们耳熟能详的科学、自由、民主等等。这些特征使得现代社会与前现代社会发生了很大的断裂。当然,这些制度上的特点的形成,原因在于现代性内在的精神力量,即所谓的现代性精神。没有这种精神,现代社会从传统秩序中分离出来的过程就不可能如此激进与迅速,现代社会也就不可能逐步横跨几乎包括全球各个角落的世界舞台。当然,我们也不能把现代性的这些制度性特征看作是静止不变的东西,因为随着现代性的不断发展、不断理性化,上面所提到的一些制度性特征也会发生一定程度上的变化,以更为合理。

  从精神和制度两个层面来讲,现代性是一元的,而不是多元的。历史经验已经证明,这种现代性产生于西方,非西方文明中没有也不能产生出现代性文化。因此,非西方国家要确立现代性、实现现代化,就必须向西方学习。

  但是,在现代性文化产生之后,人们对之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态度就是对现代性文化的前景充满无限的信心,认为现代性文化会给人类带来无穷的福祉,这是一种乐观的看法;另一种态度认为现代性文化是一种物理主义、客观主义的文化,因而具有不可避免的掠夺性,这导致现代性文化不会给人类带来多大的福祉,反而会使人类丧失自我,给人类带来悲剧性的结果,这是一种悲观的看法。这两种对现代性文化的不同态度,实际上是因为对现代性本身有着不同的理解。对现代性具有乐观态度的人并不是没有意识到现代性文化在某一阶段可能走入困境,但是他们却认为现代性本身,或者说理性本身具有强烈的反思性,能够使现代性文化摆脱困境。我们把这种态度称为现代性的反思性。对现代性文化具有悲观态度的人则没有看到现代性文化的反思性,而是认为现代性文化是强调主客二元对立的文化,人类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一定会丧失自我,从而不可避免地走入绝境。出于对现代性文化的这种认识,他们对现代性文化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认为人类文化的前途就在于走出现代性的文化。我们可以把这种态度称为反思现代性。

  自现代性文化产生之后,“西方”就分裂了。在西方,明显存在着上述两种截然不同的对现代性文化的态度。这明显地表现为哲学上的理性主义思潮与反理性主义思潮的对立。在西方文化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理性主义传统,这种传统对理性的作用作无限的估价,认为理性的力量无所不在,理性主义传统在启蒙运动之后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但启蒙运动产生之时,已经存在对启蒙运动的批评,这种批评主要来自于非理性主义的思潮。可见,反思现代性是自现代性一产生就开始了的。非理性主义思潮也在启蒙运动之后变得更为流行。因此,一方面现代性在不断加强,另一方面对现代性的批评或反思也在不断加强。可以说西方文化正是在这些不同、甚至相反的思潮的交锋中才得到不断地发展的。正是在这些交锋中,理性的现代性才可能形成。当然,我们也要承认,现代性的反思性对理性现代性的达成起着主导作用。

  西方文化的这种分裂直接影响到20世纪中国哲学的发展,因此我们可以用现代性的反思性与反思现代性这对概念架构来分析20世纪中国哲学。在这对概念架构下,我们能够对20世纪中国哲学的各流派作出较为公正的评价。大概而言,以西化派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对应于现代性的反思性,马克思主义和以新儒家为代表的保守主义对应于反思现代性。这三大哲学流派不是互相对立的,他们对现代性在中国的确立都作出了严肃而深入的思考,都可以为理性现代性在中国的达成提供思想资源。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