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徐克三章
作者:徐蒜蒜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7 22:35 聽聽访问次数:699
  他们皆是华语电影史上挂得上号的人物。最得意之时,拍出的电影叫好叫座;最落魄之时,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其间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就有一个名字叫徐克。他是傲慢的前行者,其他过客,有的亦师亦友,有的沦为冤家对头,有的则是难兄难弟。本文中的李翰祥、严浩、陈凯歌,与徐克互为映照,千丝万缕织就一段段华语电影篇章。

【一个女鬼的前生后世】
  作为深具传统文化修养的鬼才文人,李翰祥营造古典中国幻境的能力,无人能出其右。即使未去故宫实地,他在无一不是人工化的片场景物内拍出的宫闱巨片《倾国倾城》、《瀛台泣血》,却能在镜头流转之中,氤氲回荡出一个故国精魂。
  徐克的名作《倩女幽魂》翻拍自李翰祥同名旧作,风格却大异。李翰祥手下的女鬼是带有闺阁幽怨的,鬼姥姥一家还围着灯火,几个姐妹玩纸牌。毕竟鬼也是人变的,也爱热闹,吃酒耍钱,什么都来——鬼只是他们的身份,并非他们的事业。对于电影中乱世里的人来说,反倒是非人间里才有温暖。推开荒郊一扇门,里头是笑语喧哗的温柔乡,勾人一步步往前。论及电影中服饰、建筑等考据功力,李翰祥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香火传到徐克这一辈,繁文缛节全然不要。他没有前一代“南来文人”的家国身世需要承担,所求的大约是借鬼故事的壳,讲讲九七大限等末世话题。因此,这电影里天上人间无一处净土,连海市蜃楼、黄粱美梦都不给你,尤其是在《人间道》、《道道道》两部续集里,更是变本加厉:妖魔当道,血雨腥风,人间阴间全无界限,叫人生出绝望。所以宁采臣与聂小倩只能拿彼此做救命稻草,抱紧再抱紧,一个吻至天荒地老,全然不顾三更灯火五更鸡,声声催命。同一个名叫聂小倩的女鬼,兩代人造就。前一个来自家国梦,后一个也许是心魔。

【两岸三地,一个棋王】
  作家阿城有《棋王》,台湾张系国也有同名小说。一文革烟云,一台北轶事,两则故事揉进一部电影里,也算是可以传为佳话的一次喜相逢。更何况是由徐克、严浩担当飞针走线的小裁缝。但张大春的评价是,“电影拍得糟极了,因为他把阿城的《棋王》跟一个毫不相干的张系国的《棋王》,两个棋王揉成一部电影,感觉像看了两部充水的电影。”
  达成两位“棋王”会师,徐克花费不少气力,据说严浩因此不肯承认《棋王》是自己导演的作品。徐克当年与严浩如何争执,大抵成谜。同样的争执在《笑傲江湖》中出现过,徐克与胡金铨因此分道扬镳。徐老怪到底据理力争的是什么呢?
  天安门接见红卫兵,全国大串联,未卜先知超能力,台北电视收视率,1997……凡此种种,一时冰一时火,叫人忙于应付,因此《棋王》遭人诟病也在情理当中。只是照徐克的做派,电影是该如此热闹的;照徐克的做派,主人公们多要挺身出来微言大义一番;照徐克的做派,乱世里的那一辆火车,必定充满温暖: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如同大漠里的龙门客栈。
  大陆风雨飘摇,台北纸醉金迷,兩代棋王都有些生于末世的意思。徐克想说的,仍是:上天入地,古往今来的天才们都没啥好去处?

【2005年难兄难弟】
  刚刚香港评选的2005年最差劲的华语电影中,很不幸,徐克《七剑》与陈凯歌《无极》双双上榜。徐克与陈凯歌,两人打过照面没?应当是遥遥相望于江湖。至少,当年徐克也准备拍《孩子王》,被陈凯歌抢了先。后来《棋王》落到徐克手中,才算了结宿愿。
  其实《七剑》仍是具有鲜明徐克特色的电影——若要给“徐克特色”下定义,该是螺旋上升式的七十二变吧。任何出人意料处,莫名惊诧处,匪夷所思处,疑窦丛生处,发生在他身上,就该是意料之中的。
  毫无意外,《七剑》又以乱世起笔。只是陌上去拾旧花钿不是他的做派,即便像《蜀山传》那般冒险——所谓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也要过去瞧一瞧——不管刻意与否,这种勇气才是最最诱人的,诱人步步跟随其足印,探寻武侠电影的下一处桃花源。既有鲜明的徐克特色,那《七剑》就是好电影。这是我的臆断。自胡金铨、张彻以降,武侠电影拍到这一步隐隐有了《三国》、《西游》式的浩荡,这种浩荡在电影前辈的梦里才可得见,是电影工业新时代赐予徐克的造化。只是思想有多远,电影就能走远,于徐克而言,尚无法实现,问题却不在他。即使纰漏一牛车,电影绝对值回票价。
  至于《无极》,亿万观众万万没想到陈凯歌会那样讲故事——各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徐克的,李安的,张艺谋的,暂且也包括陈凯歌的。千湖万湖,其他人是偶到湖边走,也会湿湿脚。陈凯歌近年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左奔右突的,这次舞刀弄剑,结果炮制出一个大泡沫。徐克的湖里却有火山,不是死的,而是常年酝酿时时爆发。或许,多年后再看这个榜单,应有人诧异:《七剑》怎么会和《无极》相提并论呢?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