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迷失在记忆与现实之间
作者:飞羽浮生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7 22:24 聽聽访问次数:834


  有时候,觉得看爱情电影是一种“折磨”,抛去那些时代久远的老片不提——那往往是与战争的创伤相联的,从1970年的《爱情故事》伊始,似乎“爱情”真的成为了“故事”,无论是张扬的个性还是纯美的恬静,都如此让人着迷。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种迷失在记忆与现实之间的叙事纬度却成了“爱情大师”们的共识,并且乐此不疲的为我们制造出一部又一部爱情大餐。
  《笔记本》也是这样为我们拉开了帷幕:一个宁谧的黄昏,一位依稀美丽的老妇人站在窗前远眺脉脉的长河;一位年老的男子,手捧古朴的笔记本,用低沉的嗓音向她讲述一对青年男女的动人故事。
  你会很容易地猜到,故事中的那对青年男女就是现在的两位老人。但很不幸的是,在时间的慢慢流逝中,老妇人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存于现实的爱情。于是找寻记忆在一开始便成为电影的主题,爱情似乎悄悄的退到了一旁。
  年轻时的他们,爱情承受了巨大的考验,地位悬殊、父母反对、战争分离、彼此错过等等一切都阻挠他们走到一起。当经历过这一切终于做出抉择,本该在斜晖下共赏黄昏安详的时候,时间开始扮演恶魔,开始要将他们中的一个带入遗忘和分离。
  “人类毕生都在于时间抗争。他们本想执著地眷恋一个爱人,一位友人,某些信念;遗忘从冥冥之中慢慢升起,淹没他们最美丽、最宝贵的记忆。”莫洛亚在《〈追忆逝水年华〉序言》中如是说。一对真正的爱人可以战胜许多困难,但是真的可以战胜时间,找回被时间冲淡的记忆吗?
  人们在躁乱的现实中不自觉的疏远了记忆,所以有时会被记忆抛弃;但潜意识中未尝没有这样一种意愿将自己拯救出来,重新回到某个静谧而温馨的记忆空间里去。即使过去的记忆可能会是带着疮疤的伤痕,这时也在所不惜了。这种揭开疮疤的血淋淋的痛感,才是记忆美学的蛊惑性所在,而人们又特别喜欢将这样一种痛感加诸世间最纯净的爱情之上;大概也是因为现实太嘈杂,爱情早被玷污,都试图从“记忆”中获得一种救赎!于是,连经历过磨难的爱情也还需要再经受记忆的考验,或许现实真的是太残酷了!
  影片的最后,老妇人终于恢复了记忆,于是他们跳舞,他们拥抱,他们相约再去体味过往的美好记忆。可是突然之间记忆再次背弃了他们,老妇人再次归于迷茫,银幕上只留下老人离乱的眼神和无助的凄凉。奇迹并没有像那载满了记忆的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的那样——“读完这一切,我会回到你身边”。
  最终的拯救总是在最绝望的时刻。暗夜里,善意的护士借口享受咖啡离开了自己的岗位,老人也顺利的进入了老妇人的房间。正如老人所信仰的那样,科学不能完成的东西终于还是让上帝完成了;上帝给了他们最后的记忆,并在这样的记忆中让他们共度了最后的时光。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时,这对安静的老人已经到达了天堂,彼此再也不会被时间冲开,彼此再也不会丢失记忆,并将用温情的眼光永远注视着下面那片带给他们快乐、痛苦、挣扎的土地……
  有时候,时间会让记忆成为牢笼,囚住的是艳羡、是嫉妒、是折磨、是疯狂,也是爱恋。这无形的囚笼与有形的囚笼之最大区别在于“自愿”和“非自愿”。人们往往害怕沉于记忆,受到“伤害”,但又不自觉的靠近记忆,寻求“伤害”。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