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居庙堂之高,失粤韵之风华——粤剧《睿王与庄妃》观后
作者:Enjy 聽聽发布时间:2006-01-08 08:15 聽聽访问次数:786

  前不久,中央戏曲台“空中剧院”破天荒放了一场粤剧,那是一出新编戏《睿王与庄妃》,不过应该也不算很新了,可能也有一两年的样子。故事说复杂不复杂,可能就是粤剧版的《孝庄秘史》(不过《孝庄秘史》我没看过……),先是讲皇太极死了之后,围绕王位继承问题的斗争。大概就是本来遗诏上皇太极是要传给他弟多尔衮(就是睿王),但另外还有个什么王的要和他争,而庄妃就要拥立她儿子福临,当然最后是立了福临,多尔衮做了摄政王。不过这段我没怎么看,那时手上的活没干完,就在房和厅之间窜进窜出,直到戏演中间,才开始坐下来看。这里开始就主要是爱情戏了,当然也穿插政治斗争。戏名叫《睿王与庄妃》,自然就是睿王爱庄妃,庄妃爱睿王,但是现代戏台不热爱大团圆结局,现代的俗套是,江山、爱情、亲情一番角力之后,终于悲剧收场,还要赔上两位无辜配角的性命。
  平心而论,作为一部戏,是一部好戏,至少就一部新创作的戏来说,还是不错的。后半部分的感情戏比较出彩,虽然有点煽情,但必须承认,效果不错。主要演员的表演很出色,演多尔衮的黎骏声,声音很有气势,一方面能演出多尔衮那种霸气豪情,另一方面感情的戏也演得深厚细腻。尤其是后半段新婚之夜对着非己所愿的新娘,还有最后教训小皇帝福临的一段,都演得很好。演庄妃的倪惠英,开头出场的时候可能没怎么开声,声音有点哑,但后面也演得不错。比较喜出望外的是演庄妃妹妹布婉的崔玉梅,我有她演的一套《牡丹亭惊梦》,唱得不错(但妆化得不好)。但这次一出场我还是有点惊艳的感觉,出场的时候她穿一套粉红色的戏装,扮相非常漂亮,做的几个动作干净利索,唱得也非常好。(尤其那时倪惠英声音状态不好,我的感觉就是,盖过去了)。后面的戏也演得非常好。演福临的叫肖婉婷(大概因为福临还是个孩子,所以用旦角演,反正唱法我觉得还是用子喉的),不认识。鉴于这个角色比较不讨喜,也很难评价演员本身。
  但是,这出戏最致命的地方,是它没有了粤剧的特色。倒有点像京剧,可能原因有好多,但是,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用了很多的板腔,少用小曲,听起来就和京剧像。这种特色是广东新编的粤剧和旧戏的一个比较明显的区别,唐涤生编的戏小曲用得很多。而且据我的印象,旧戏里面通常总有一到两段很出名的段子,像主题曲一样传唱的,但是新编戏里面,板腔体的比重似乎比较大。虽然粤剧是板腔体和曲牌体的结合,很多的板腔也是从京剧来的,但是一般观众印象深刻的,都是那些悦耳动人的粤曲小调。当然,这部戏里,可能也和前半段戏是政治斗争戏有关,填小曲气势出不来。后半段其实也有几段蛮不错的曲。但是整体的感觉实在京味比较浓。加上又是清装戏,北京的味道更重。我没怎么看过京戏,演员的功架有没有京剧味道不晓得,但里面某个太监,说的是粤语,但怎么看怎么像北京的老太爷子在吆喝……
  另外,配器里锣、钹的份量很重,有很吵的感觉。我听了唐涤生几部戏觉得他特别喜欢用大鼓,《香夭》用,《牡丹亭》里面用,《再世红梅记》里面用,《紫钗记》里面好像也有用,特别有韵味。用锣钹好像也是用那种声音比较细碎的类型。但是这里配的多是大锣大钹,吵耳。
  于是,粤剧里面那种低回宛转的特点就此没有了……
  另外一个比较致命的地方,是填词的问题。粤剧之所以迷人,其实是因为它同时具备雅俚两种因素。我喜欢的戏,通常唱词非常的典雅,而在对白的时候,可以有典雅的道白,但需要的时候,也会高度接近日常口语。而这种口语里,常常透着种难以言传的机趣,witty,可能是。
  而《睿王与庄妃》,唱词不算典雅,仅仅就是稍为诗化一点文雅一点的书面语而已。当然我已经不要求填得有多么精美,不像白开水就算对得起观众了,何况后半部分还是有几段曲词填得不错的,一出戏你不能指望首首曲都是精品。但是,假如说它走的是通俗路线,也又不像。因为对白虽然用的还是白话,却是一种书面化的白话,字幕完全照念白时所用的字打,非粤语区的观众也可以看得懂,但实际上,如果用了日常口语,直接字字对译的话,不说粤语的人看上去还是一头雾水。现在,字幕是不会让人看不懂了,但是,人物念起对白来,既没有口古的雅重,又没有一般对话的自然,像一班人拿腔拿调地说话。唱词不够雅,念白过于文气,加上旋律性强的小曲不多,造成的效果就是,唱和念、白的效果差不多,那种典雅和俚俗结合的效果完全没有了。
唱词写得不够典雅,可能还是时代问题,但是念白书面语化,我觉得却是理念问题。也许我老是拿唐涤生编的戏来比较,但是他的戏确实是舞台表演很自然,很生活化的。但我们这边很多戏,似乎认为上了舞台,表演就要有舞台的样子,所以即使演的是平常调笑说话,也得像念书,话剧腔。拿一个细节来说,一晚,睿王进庄妃的寝宫给她送个什么文书,却发现庄妃正在睡觉,梦里不停地喊他十四阿哥。庄妃一下惊醒过来的时候,指责说他半夜进来寝宫,十分荒唐,这时睿王笑着往她身边坐,说道,我闯进你寝宫固然是荒唐,你睡梦中喊着十四阿哥,“难道,就不荒唐了吗。”我当时就晕倒,动作上是调笑亲昵状,口里却一本正经像念书……你说一句“唔通,就唔荒唐咯啵”会死吗?我不知道这种倾向是一向就有,还是因为这部戏想要迁就听不懂粤语的观众,但是,反正不看字幕都一定听不懂,舞台上保留日常口语,字幕就用意译不就好了么?其实粤语对白的口语化也是有一个发展的过程的,过去的粤剧对白用“官话”念,观众听不懂,后来渐渐发展变革,对白用白话念。那么,沿着这个方向,在适当的地方,用日常口语讲对白,才应该是更受欢迎的方向,而不是倒退回去。这种语言是粤语的特色,没有了这样的口语,粤剧虽然也是用的粤语,但只是书上的粤语,不是活的粤语。
  此外,这个戏是清装戏,所以,水袖没有了……本来也没什么,不过,偶然看到倪惠英的手,手指短短胖胖,well,很福相,但对于花旦来说,在美感上有点欠缺,如果有水袖的话,遮遮多好……而仿佛是为了弥补没有水袖,后半段有一场戏,演睿王与庄妃幻想中双宿双栖,便找来一群伴舞演员,长袖善舞,服装却很现代,薄纱裙,薄纱翠袖,一个不小心,看到裙叉开得很高。露出大腿了……这一段,我想到的是,嗯,粤语音乐剧……
  这出戏,大概是为了向全国推广粤剧而选的吧,上了北大的什么讲堂,又在空中剧院播。戏不是糟糕的戏,但很遗憾,已经没有多少地方特色和剧种特色了,有的是一种“官方色彩”。也许,能让北京的观众觉得比较容易接受,但是,如果北京的观众觉得,除了唱的是粤语,跟京剧很像嘛,那这个剧种又有什么独立的价值呢?观众们如果通过这个戏初次接触粤剧,认为粤剧就是这样的,我觉得有点悲哀。入了庙堂,却失去了“粤韵风华”,又有什么意思,不如就让阿婆阿伯们在榕树头拉拉二胡,唱段帝女花算了。

   (Enjy,大学教师,现居广东)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