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为消灭艾滋病而抗争——桂希恩教授专访
作者:张丽娜 晃二 聽聽发布时间:2005-12-08 02:50 聽聽访问次数:738
  采访桂教授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相反是出奇地容易。约好时间,我们在他的办公室见面了。这个2004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的老人,看上去那么谦和,他静静地坐在我们对面,认真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言谈中我们体味到了这位老者的可敬,他对每一位患者的负责精神更深深地感染着我们。
  
我是一个医生

记者:您的一句名言,说我只是一个医生,当你被媒体报道后,你已经成为一个“抗艾英雄”。但是你仍旧说你只是一个医生,这是刻意的低调,还是对医生这个职业的一种神圣感使然?
桂教授:我本来就是一名医生,这是我的职业,我最应该做的就是救治病人,无论什么时候。


(桂教授:我是一名医生)

记者:99年开始关注艾滋病,04年获奖后再经过媒体宣传,您成为一个公众人物。这对您的防艾工作有什么影响?
桂教授:好的方面应该说更多人支持防治艾滋病的工作,提供了一些方便。但是我有时候发现自己是不务正业,比如现在接受采访外面就有病人等着我看病。我的本职是看病救人,还有就是教我的学生。我觉得媒体把我宣传过头了,我不喜欢这个样子。

记者:马深义说,妻子临死时的挣扎和痛苦让他心痛。看着自己医治过的艾滋病患者死去,您作为一个医生又是怎样的感受?
桂教授:我的内心十分难过。

记者:您对艾滋病做出的贡献,使您得到了很多奖和奖金。您将这些奖金都捐献了出来,那么都用在了哪些方面呢?您认为,就中国目前的国力财力,在防治艾滋病问题上应该怎样分配资源才能做到最有效果?
桂教授:国家的国力财力如何分配,这个我不太清楚,也提不出太多意见。预防宣传是重要的,及时的救治也很必要。所以说到底是各个环节都不能落下。给我颁发的科研奖金,是要用于科研的;其他的奖金就会给患者生活或者其他方面一些帮助。

超女出任“抗艾大使”是件好事

记者:杭州有一个学生叫杨松,7入文楼,你怎么评价这位大学生的行为?
桂教授:这是他的自愿行为,这种精神值得赞扬,但具体做法值得商榷。

记者:您有没有潜意识让学生和您一样去关注艾滋病,不过大家都知道做这行的有一定的风险,那么您怎么在这两者之间择衡?
桂教授:这取决于学生自己,要靠自愿的。现在我这里就有很多大学生愿意做这样的事情,都是一种无偿的奉献。

记者:.前不久某大学生声称染上艾滋病并企图自杀,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桂教授:如果是真实的话,这是一个悲剧。学生对艾滋病的认识还存在很大的误区,认为得了这个病就是绝症。现在艾滋病是可以治疗的,有很多患者现在已经过正常生活了。
  半年前,有一个大学生在他妈妈的陪伴下上门找了我,介绍了他的情况。我分析了他的情况后,给他介绍了一个同样是患了艾滋病的同伴,希望他们能互相帮助。但是我从他同伴那里得知他告诉我的学校是错的,可能是怕学校知道后对他不好。我担心他不跟我联系,于是亲自到学校找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找到了他。经过一番鼓励和劝导,他现在乐观多了,我们现在保持着畅通的联系。

记者:最近,您在高校中进行了巡回演讲,能谈谈您此行的目的吗?
桂教授:很多大学生,包括中学生的性观念较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一部分学生过早有了性经历。向他们普及艾滋病知识是非常重要的,大学生接收新鲜事物能力强,同时好奇感也强,但是自我保护意识差。而且相当匮乏艾滋病的知识,有的自己得病了或者不知道或者故意隐瞒。湖北高校艾滋病毒感染者我知道的就有6个了。我们要对青年人群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教育。而且我们还要对中学生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中学生中也发现患者了。我已编写一本这样的中学生教材。

记者:在避讳谈性,性教育严重缺失的情况下,如何避免艾滋病在大学生中蔓延 ?
桂教授:艾滋病高危因素已潜存于大学校园。这一状况的出现与国内长期以来对大学生的健康性行为教育和艾滋病相关知识的宣传教育偏少直接相关。一方面要提高大学生自我保护意识,做到洁身自爱,正确看待性,要有责任感。大学生应该把主要精力用在学习上。同时要加强对大学生性观念的正确引导、防止大学生成为新的艾滋病高发群体已是当务之急。

记者:超女周笔畅担任抗艾大使,有人认为这证明了年轻一代的预防意识和社会责任没有想象的那么单薄,您认为呢
桂教授:这样做很好啊,年轻一代的预防意识提高是好事。


(桂教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
  
抗争,一个长期的过程

记者:民间公益力量在防艾方面的作用?
桂教授:起着很大作用。打个简单的比方,政府不便一方面打击卖淫嫖猖,一方面鼓励人们百分之百使用安全套。后一工作由民间组织来做更适合。

记者:河南日报曾报道过文楼,说文楼的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请问你最近还去文楼吗?文楼的情况是否有所好转?
桂教授:前些日子我还过去了呢。文楼现在和过去对比是天壤之别,那里的患者可以享受政府的免费治疗,政府加大了关怀力度。

记者:文楼,河南,会不会成为一个艾滋病受害的标本,大家都把眼光投向那,而忽略了其他更多更严重的地方?
桂教授;这个不好说,但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比河南那个地区更严重的地方。

记者:同性恋是不是患艾滋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桂教授:专家说中国男同性恋有3000多人,同性恋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

记者:一般人如果不小心被带有艾滋病毒的针头刺到皮肤,因而感染上艾滋病的几率是多少?可以立即采取哪些措施?
桂教授: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是带有新鲜艾滋病毒血液的针头,被刺后感染的几率是三百三十三分之一。这是经过较为科学的观察后得出来的。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只要能对伤口进行适当的处理,服预防药物,感染的可能性还要小于三百三十三分之一。

记者:夫妻双方或恋人间,如果有一方已经感染,另一方不愿离开,是否有可能做到保持性关系而另一方不受感染?
桂教授:首先要提出来的是,如果一方已经感染艾滋病,不应该隐瞒实情,隐瞒是违法的。如果在对方知道,仍然要保持性关系,那么就应该采取保护措施。要百分百使用安全套,这样虽然不能完全避免传播艾滋病毒,但能使其几率大大降低。

记者:最近一条关于艾滋病的消息表明:艾滋病毒正在变异,以前一个人感染只是携带病毒,会潜伏很多年才发病,现在潜伏期缩短,很可能两三年就发病死亡了。人类至今还没有任何有效治疗病毒疾病的办法?
桂教授:艾滋病毒的变异确实很多,事实上它每天都在变。一般来说,血液传播的潜伏期是8年,母婴传播是5年。但我从来没有绝望过。其实现在很多疾病都是不能根除的,像是糖尿病啊、高血压啊……但人们也没有因为得了这些病就去自杀,就恐惧到活不下去。所以其实这里面也还是有大家对艾滋病认知上的误解。我相信,无论艾滋病毒再怎么变异,还是会有解决的方法。这需要我们更多的信心与努力。

记者:很多人仍然对艾滋病持恐惧态度,根据您掌握的情况来看,艾滋病的总体状况是怎样的?您对此是相对乐观还是悲观的?
桂教授:血传播已经被控制,但性传播在增加,静脉吸毒传播尚未解决。艾滋病消灭不了人类,人类最终将消灭艾滋病,患者、医生、政府以及所有关心这一工作的人都在努力抗争,虽然这还将是一个长期的奋斗过程。(摄影:子杰)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