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维基事件:词语的战争
作者:麦狗 聽聽发布时间:2005-12-08 03:28 聽聽访问次数:719
  2005年10月,维基百科中文端口因在“T村事件”上发出不“和谐”之音而被关闭。“T村”作为一个词组被强制从词汇表中摘除。官方再次显示了自己在书写和命名上的权威姿态。
  有意思的是,早些时候,另两个词——“体认”、“愿景”,抢在排版前塞入了2005新版的《现代汉语大词典》。这是胡连会时的用词。这本以反应迟缓著称的词典这回的速度着实让人惊叹。官方运转手中坚固的媒体机器,堆积着词语的脂肪。更让这些远没有进入市民实际沟通领域的词,在“中国流行语2005秋季发布榜”中名列前茅。
  在这里,价值阵营的战争被简化为词汇表的战争。
  如果说“三个代表”、“保先”等政治术语搭建了国家主义话语的大厦,那么,以博客私写作(私人话语)和维基百科(媒体话语)等为代表的网上交互活动就提供了完全迥异的话语积木。色彩、结构不同的几套积木构成了最基本的逻辑颗粒,在此基础上,人们以自己的方式整合起杂乱的世界,从而让话语和观念的世界按照各自的方式运转。
  差异毫无疑问地存在着。而官方的政治美学所要求“和谐”并没有试图带来漂亮的和声,而不过上致力于阻碍不同的声音来完成干瘪的“齐唱”。另一方面,web 2.0时代的到来,让普通人轻易成为发声的终端——这场合唱必定是让人担心的。“T村事件。”维基张嘴说了一遍,振动它的声带。遗憾的是,使用官方的词汇表,并通过近乎暴力的“美声”训练,各大媒体的喉咙已无法发出正确的声音,只留下令人不解的沉默。接下来,封杀事件让我们清晰地听到了不同话语积木强硬拼接时无法平滑运转的尖叫。
  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一九八四》中的情景。真理部的研究人员也致力于编写一种《新语词典》,它的全部目的便是缩小人类的思想范围,而那些被禁的词语还在不断刷新。不难看到在言论控制上,技术力量和意识形态的不谋而合。这也导致可操作性较强的“敏感词” 屏蔽成为言论控制中最关键的手段之一。
  在“说”和“写”的通道被阻塞(命名和书写的禁忌)之前,集权社会里“听”和“读”也遭遇着类似的障碍(获取知识的禁忌)。其中,“焚书”以其极端性长久地成为一种恐怖的象征。秦始皇统一天下,将民间的藏书赴之一炬,只留下占卜、医学类的书籍。而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中国的天文学知识只是特定贵族的玩物,职位世袭,私自学习者将被处以极刑,而朝代的更替更让这些知识散乱不堪,无以为继。
  除了对语词和知识的强制过滤,官方“美声”的控制力还常常体现在对语法规则的改写上。同一个词,在不同的语法操纵下,总能折射出不同的含义。
  红太阳、舵手、红灯、向日葵等构成的早期的革命隐喻体系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了不起的范本。而中国古代曾经禁绝另一种特殊的叙述:图谶。天文学也因有关王朝兴衰成为一种世袭的机密。魏文帝曹丕就曾禁绝作为政治预言的“图谶”,以防止民间利用谶言组织叛乱。
  对语法的控制还包括主动将一些异质文化纳入自己的语法阐释。周杰伦的《蜗牛》成为爱国主义歌曲;“韩流”这一文化产业策略的成功被解释成中华文化、或儒家文化胜利的例证;而新版英语教科书里“请将姚明的简历翻译成英语短句”的练习题不过是由“红星养鸡场”之类数学应用题的现代翻版。
  在一种奇怪的心态下,官方语法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无所不包的蚌壳,它强大的异化功能粉碎和消灭了一切,吐出的珍珠“看上去很美”

   (麦狗,编辑,现居上海)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