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磨剪子嘞,戗菜刀……
作者:叶飞 聽聽发布时间:2005-12-08 05:53 聽聽访问次数:595
  磨剪子嘞,戗菜刀……
  这样的声音只有在巷子里才能偶尔的听到,低沉而沙哑。
  老杨在包头喊了十几年,很多人都认识他,但并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老杨是河南人。53岁。他来内蒙古的时间是1982年。内蒙古的呼和浩特、包头、临河、鄂尔多斯等地他都去过。
  老杨并不愿意接受我的采访,他说这是下九流的活计。在过几年他这样的行当也就没人干了。
  我给老杨的开出的条件是:20元的误工费,然后请他吃饭。
  老杨琢磨了半天,看了我的工作证后答应了。但他又指着自己油光锃亮的衣服说,请吃饭就算了。不是不愿意,怕影响别人。
  采访老杨的那天,我们所在的这个城市正在接受沙尘暴的第N次洗礼。看着老杨,我想起了一个词:灰头土脸。他说这样的天气会影响生意,我跟着他也会影响。为了不影响他的生意,本来决定要跟他一天的采访,只能半天。而且是在这个有沙尘暴的下午。
  这个下午,老杨只遇到了两个主顾。其中一个还和老杨挺熟。他是一个小区的保卫人员。老杨说,这个小区里的很多人他都认识。其中,有个住户还答应要给他一些旧衣服。
  老杨的中午饭就在这里吃的。是人家剩下的馒头、米饭和烩菜。凉的。因为彼此还算熟悉,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一阵声响之后,碗和盆都空了。
  老杨抹了抹嘴问我中午的那顿饭花了多少钱。
  我说:10多块。
  老杨瞪着眼睛说:10多块?这够我吃十多天的。
  我不信。
  老杨就把我带到了他的住处。他租的房子在城郊。在回去的路上,我买了两瓶啤酒和花生米及其它。老杨说我乱花钱。
  老杨的屋子很小,很冷,很乱。我买的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我应该坐在哪里。老杨不知从哪上拿过来一个红色的塑料盆给我看,里面好象是过油肉、青椒、蒜薹什么的。
  老杨说:不怕你笑话,我是走在哪吃在哪。平时到饭馆、机关食堂磨刀,就吃人家的剩饭。吃了人家的,磨刀的钱还照收不误。有些时候还打包带走,到家里吃。这些就是从饭馆带回来的。
  老杨说他家6口人,他养活5口。另外那1口就是他自己。家在河南农村,光凭种地根本就养活不了这么多人。现在,老杨隔一段时间就往家里打一个电话,更准确的说是往邻居家打,问一问家里的情况。 然后就是汇款给家里。老杨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回家。
  不过,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老杨没回家。
  因为火车票价上调了30%……


老杨每天都在重复着一件事:磨剪子……



  老杨的自行车是别人给的,没有自行车的时候,老杨就用肩抗着他的那些工具



老杨抽的房子是租来的,300块钱一年。老杨的旱烟抽了1辈子



老杨的午饭是别人的剩饭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