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朱晓博、许诺、猫咪陀福、方包小伢、冷血十三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晃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耿荡舟 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在线留言:『点击进入

 
返回首页
[顾里说媒]看,是谁眼红了?
作者:顾里 聽聽发布时间:2005-12-08 00:19 聽聽访问次数:540
  这么些年来,我们绝大多数报纸已经市场化了,市场化了的报纸,绝大多数开始会赚钱了,而且还赚得不少。钱赚得多了,自然就发得多了一些,发多了,自然就会有人眼红。
  谁眼红了?我偷偷告诉你,是宣传部眼红了。
  一个当老总的朋友被调去了宣传部,做了某处处长。做了处长还是和我们这些草根朋友一起喝酒骂娘:做官真穷啊,我现在的收入不到原来的一半。  当官钱少,但一些钱多的老总还是铆足了劲往官场挤。原因何在?因为老总们都知道,我们
的报纸,我们的新闻单位再市场化,但真正实行的,却还是官场的那一套:上到老总下到小主任,都要分清正副局正副处正副科。所以,是的,你今天领导你的报纸赚钱了,但你还是宣传部管的人,宣传部可以让你随时换岗的。还是趁早往上爬吧,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还有眼红的,是那些不赚钱的机关报。机关报的亏损是情理之中的,天天捧领导的臭脚,这种官场的报纸谁看?没有看就没广告,没广告就没钱,没钱就开始眼红了。
  我所在的报社,前两年奉宣传部之命,硬是和另一家亏损严重的报纸合并,组建了一个鸟报业集团。美其名曰:发展壮大本市文化产业。然后,在原有的两个报社的领导班子基础上,又多出一套集团领导班子,这个班子在做什么事呢?天天开会,研究如何让“集团跨越式发展”,其实,开了两年的会,无非是在给那些“官场的人”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再就是想着法子把我们这个赚钱的报纸赚来的钱,发到那些个亏损报纸的人手上。
  所以,两年过去了,我们这个本来靠着市场化能赚点小钱的市民报纸,越来越像一份机关报。明年还能不能赚钱咧?难说了。
  还有眼红的,是市场化报纸里面的老职工。有一个老同事,算是本报元老了,把人生的大好年华都奉献给了老的体制。忽然一天,市场化了,年轻人上来冲在第一线了,享受副处级待遇的老同志只好内退了,钱,自然也就少了。老同志下海自己搞了个小公司,但就爱打着报社的招牌活动,还天天跑到报社用办公室电话煲粥。你说,都自个儿当老总了,还揩公家的油,不羞吗?
  没办法啊,眼红啊,只恨生不逢到市场化。活了一辈子,拼到一个副处级,一市场化副处级还算个球?于是就开始说些闲话,打些小报告,告点状,说你贪污啊,腐败啊,瓜分集体资产啊,还真是忠心耿耿地忧国忧民。程益中为什么挨整?八成也是这些人给直接害的。
  还有眼红的,那就是我。你说要市场化,那就彻底一点行不行?偏偏是个市场和官场的杂种,就算把正副局正副处正
副科都撤了,还是杂种。想捞钱的时候,那些广告怎么恶心怎么登,老总还一脸委屈地说:我们这也是为了大家的饭碗啊。宣传部的招呼打下来时,吹捧领导的稿子怎么恶心怎么写,揭露问题的稿子怎么“安全”怎么毙,老总还大义凛然地说:这叫讲政治,这叫把关能力。
  我靠,这杂种怎么还能赚钱啊?真为那些广告商叫屈。

   (顾里,媒体从业者,现居武汉)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