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记者节,节日性的羞辱?
作者:西门吹雪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08 聽聽访问次数:1076
聽聽
  2005年10月21日,浙江台州市交警支队椒江大队大队长李小国仅仅因为对一篇批评性报道不满,召唤四、五十名交警,乘坐十几辆警车,冲击台州日报社,台州晚报副总编吴湘湖,被强行从五楼扭抬到楼下塞进警车,造成吴湘湖大便失禁,肝功能异常,全身多处受伤。这时距离第六届记者节只有18天。
  记者节,11月8日。这是中国第二个记者节了,第一个记者节要追溯到上个世纪30年代:1933年1月,江苏镇江的《江声日报》主笔刘煜生,被江苏省政府主席顾祝同以"宣传共产"之罪名杀害。《申报》登载了这条消息,舆论哗然,新闻界强烈要求"开放言路、保障人权"。为了缓和舆论指责,南京国民政府在1933年9月1日被迫发出《切实保护新闻从业人员》的通令。1934年8月,杭州记者公会向全国新闻界发出通电,倡议定9月1日为记者节,1935年,9.1记者节得到了全国的响应,言论自由和新闻从业人员人身安全在形式上得到保护。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这个节日一度在大陆消失,但台湾和香港一直沿用9月1日为"记者节"。
  2000年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记协《关于确定"记者节"具体日期的请示》,同意将中国记协的成立日11月8日定为记者节,继护士节、教师节之后,它成为我国第三个行业性节日。消息传出,全国上下的新闻从业者欢呼不已。老记们欢呼是有理由的,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舆论监督力度加大,记者的权利受到极大挑战:一方面是新闻自由无法保障,另一方面记者被打的事件频频发生,记者这个群体的人身安全受到集体性的威胁。此次记者节的成立,让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翩然梦想:新闻自由、新闻从业人员的安全、公众的关注与尊敬、职位形象的凸显……
  然而,记者们笑得太早了,他们疏忽了一点,于70多年前的那个记者节相比,这个记者节少了一份类似于《切实保护新闻从业人员》的文件。节日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一种苍白的呼吁和倡导,缺乏有力措施作为后盾。
  中国记者节设立的本意在于体现党和国家对新闻工作的重视、对新闻工作者的关怀和社会各界对新闻职业的尊重,同时提醒每一个新闻从业者牢记自己的社会责任,继承优良传统,为正义事业呼吁。党和国家对新闻工作虽然非常重视,然而重视有余、保护不足。记者最大的职责就是还原事实的真相,因此对记者以及新闻这项职业的最大尊重即是对还原事实真相的支持与配合。遗憾的是目前社会各界还没有形成这种尊重的心理准备,对新闻职业并未形成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尊重。欲通过媒体宣扬自己的功绩或形象者对新闻记者抱持一种"伪尊重"的态度,报喜不报忧;做贼心虚、欲粉饰太平、掩盖自己丑陋行为者对记者抱持一种敌对的畏惧,一旦面具被撕开,气急败坏的他们可能会不择手段甚至动用暴力。近年来频频发生记者被打的事件说明在被监督对象的眼中,新闻及其从业人员毫无尊重可言。文章开头提到的台州市交警支队冲击报社事件,让我们感到惊讶与沉重:作为一个党和政府的部门,作为一支保护人民权利的警察队伍,对尊重和保护新闻监督毫无概念,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冲击一个新闻机构。"人民公仆"尚且如此,我们还能够奢望出事的矿主、虐待民工的工头、制造假冒伪劣者……能够对新闻事业及其从业人员有多尊重吗?一方面粉饰和掩饰,一方面不择手段阻挠,造成记者往往无法准确还原事实真相,这也就意味无法得到欲知道事实真相的广大群众的真正尊重。
  当然,板子不能全打在他人身上,从03年山西繁峙矿难包括新华社记者在内的11名记者受贿事件到今年年初《南方都市报》记者温冲断指事件,所有这些告诉我们,不论是客观还是主观方面的原因,目前我国相当一部分的记者素质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索取版面费"、"软广告"等等这些已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有些记者甚至将舆论监督作为索财的一个手段,前段时间和一个朋友聊天,朋友告诉我,他认识一些记者,开始跑线的时候会多刊登一些“负面消息”,被监督的部门识相的话就会多和记者“沟通沟通”,于是“正面报道”就会多起来,等到“沟通限期”过去了,这些记者感觉自己"收成"不好,又开始刊登"负面报道",然后又“沟通沟通”……如此循环,听完愕然之余有些迷惘,谁之错呢?
  同样是行业性节日,护士节让"白衣天使"的形象深入人心,而1984年设立的教师节,一扫文革期间教师牛鬼蛇神的形象,树立起"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形象,尊师重教蔚然成风。然而记者节设立这五年以来, “无冕之王”、“船头瞭望者”……这些神圣的光环与形象,我们只能依靠仰望邵飘萍、张季鸾这些前辈。现实的生活中流传的是“防火防盗防记者”、“打偷打抢打记者”、“记者与妓女相同的十大理由”之类具有羞辱性的词语。社会伦理学家马格利特在《正派社会》一书中制造了“制度性羞辱”这么一个概念。他指出,“不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一个好的社会制度之所以是合理的,是因为这种制度可以起到保护社会成员不受自由市场羞辱的作用。这种保护包括重视贫穷、无家可归、剥削、恶劣工作环境、缺乏教育和保健等等。”引申一下:一个节日之所以设立,是为了凸现某一群体特定的意义以及对其的尊重与倾向性保护,如“三八节”之于妇女,“五一节”之于工人,“八一节”之于军人。若这种尊重与保护不能够形成,节日失去了本身的意义,甚至变成对这一群体的人的羞辱,我们称之为节日性的羞辱。那么,记者节的设立实际上没能对新闻职业在全社会凸显起到任何作用,相反,它构成了一种“节日性的羞辱”。
  新闻舆论监督是现代正常社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面对这样一个困境,如何真正让社会对新闻以及从业者形成一种尊重,并且让每一个新闻从业人员勇敢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真正发挥新闻舆论监督的作用,让记者节真正成为一种荣耀性的节日?答案很简单,即是这个倡导和呼吁背后必须有制度或者措施来保障--即是新闻立法!老生常谈,但这是保障新闻自由和限制滥用新闻自由的最有效的办法,我们别无选择!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