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从新闻学子的“业余”表现看新闻学科的“业余”教育
作者:张晨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10 聽聽访问次数:1197
  这几年,我国的新闻事业蓬勃发展,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影响日益广泛,新闻学专业也成为各类大学竞相上马、扩招的热门学科。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来单位实习的新闻专业学生越来越多,以至于每年暑假,领导们都会为有那么多的实习生推脱不掉、安排不了而头疼不已。
  令人头疼的不仅仅是实习生的数量之多,更重要的还是质量之次。这里我不想以偏概全打击所有实习生的信心,但是毋庸讳言,大部分实习生尚不具备一个记者的基本素质,很多表现令人哭笑不得,之后是深深的痛惜。

  新闻职业理念、意识的失缺

  有人把记者比作“狗”,其实狗也分好多种。习惯跑在前面的狗有激情有活力,可以追击逃犯,也就是做一些突发事件的报道;习惯与人平行的狗敏感而有耐心,可以检查毒品和爆炸物,也就是深入挖掘日常生活中的新闻;而总是跟在人后面的狗,没什么特长也没什么出息,自然也得不到人们的尊重。很不幸的是,不少实习生就是总习惯于跟在老师后面的那种“狗”,在他们上身,你看不到对新鲜事物的兴趣,也看不到新闻事业应有的崇高感。
  目前的新闻专业在校生都出生于80年代,绝大多数是独生子女,很多是由父母做主选择了新闻专业,其实学生自己并没有强烈的渴望和浓厚的兴趣。进入大学后,首先接触的是新闻学基本原理,学生的态度马上就由“无所谓”变成“反感”了,大部分精力转到了踢球、玩游戏、谈恋爱上,新闻仅仅是“60分万岁”的功课而已。于是,当某个暑假来临,父母以为孩子学了不少东西,通过各种关系把他安排进新闻单位实习的时候,这些号称“专业”的实习生就变得非常“业余”,对各种新闻业务漠然处之,有时连带他的老师都指使不动。
  当然,新闻专业学生中也不乏从小树立远大理想,要做“中国普利策”的。可是进入大学后,当他了解到中国特色的新闻 “党性”,或了解到当下一些新闻的不正之风,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强烈抨击中国新闻的不自由,强烈反感新闻媒体和新闻工作。我就带过这样一个偏激的实习生,认为时政新闻全是形式主义,经济新闻一定有金钱交易,社会新闻、娱乐新闻就是花边搞笑无聊,总之对一切报道都嗤之以鼻,真不知道在他心目中到底什么才是新闻。
  还有一些新闻专业实习生看上去很积极,其实是急于发表一大堆新闻稿件,好为自己将来找工作增加筹码,对新闻报道的质量却没有也不懂怎样才是更高的要求。有的碰到一个轻微的车祸就欣喜若狂,以为“捡”了新闻;有的刻意追求轰动效应,不顾及被采访人感受;有的搬出纯粹客观的一套理论,不考虑新闻报道能否对问题解决有促进作用。他们感兴趣的不是新闻本身,不过是对一项收入可观、社会地位较高的工作而已。

  基本自然、社会常识的失缺

  业内曾流传这样一个笑话,某报纸在编采人员招聘考试时,有一道知识题是写出一些著名人物的身份,竟有许多新闻专业的毕业生答范长江是小品演员,让人大跌眼镜。其他如韩美林、贝聿铭、马寅初、刘永好、马三立、沙龙等人物身份的回答也是瞎猜乱写或张冠李戴,从未听说过刘永好,把沙龙当成巴勒斯坦总统,笑话百出。
  出现这样的笑话,除了当今大学教育所共有的浮躁风气之外,新闻学科的定位不准确应该是一个重要原因。许多大学的新闻学科都是从中文分化而来,教育部本科专业学科目录也将新闻传播作为二级学科归到文学类下。其实新闻并非一个“笔头硬”那么简单,它需要报道内容的选择、报道方式的选择和受众信息的反馈处理,是紧密镶嵌在社会生活中的活的学科。可惜许多学校还是新闻的学生中文的课,学生在学习取向上也还是文学方面的,对其他自然和社会科学知之甚少。
  当然,单纯学科或课程的设置,只是外在的原因,更普遍的还是学生知识结构的问题。还是从上面人物身份的答题来看,白岩松、戴安娜、斯皮尔伯格就很少有人答错,而且许多人还答得非常详细,说明他们更多的是关心媒体、体育和娱乐明星。一些新闻专业学生平时几乎不看政经新闻,偶尔买份报纸也是男的先看体育女的先看娱乐。他们会为张国荣跳楼而痛哭流涕,会为虚拟世界里的游戏而夜以继日,但他们不关心安南,不关注中东,不在乎中国的杂交水稻,不在乎中国的人口问题,甚至管他前辈是范长江还是潘长江。这样没有知识没有学习兴趣的受众,怎么可以去办学习型媒体、向别人传播知识?聽聽聽聽

  新闻传播技能、技巧的失缺

  每有新闻专业的实习生到电视台实习,问及实习的目的,很多都回答摄像、剪辑,其实这些原本应该是在学校里完成的基本技能培训。可是许多大学的新闻专业刚刚成立没几年,各种实验设施尚不健全,电脑排版、摄影摄像、剪辑制作这样的课程只好纸上谈兵了。媒体也不是培训中心,记者们每天都有紧张的工作,很难有时间专门给实习生补课,于是一两个月之后,当实习生们纷纷返校的时候,不会扛摄像机、不能剪片子的仍大有人在。
  传播技能不好补,传播技巧更难悟。新闻采写编评本是新闻专业学生的基本功,也是与其他专业学生开展差异化竞争的最有利武器,可是在许多实习生身上,却看不到丝毫专业素质。采访时不知道该怎样与他人交流,常常问出“随便谈谈吧”、“谈谈感想吧”这类很幼稚的问题;写作时不知道该怎样选择、整理素材,常常出现弃宝留废或胡乱堆砌的情况,再不就“形散神更散”成了抒情散文,让人看了一头雾水。出现这些问题,一个基本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建立起“用事实说话”这一基本的新闻概念,所以采访中不注意了解事实情节和细节,写作中不知道用事实叙述来表达自己的倾向。
  人们常说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其实经验本身也有直接与间接之分。搞好新闻教育,学生可以在学校中间接得到千百万前人总结的经验,迅速地提高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上课要比实习效率高得多。可惜中国的新闻教育,忽视了受教育者的心理特点,忽视了对新闻业界经验的不断吸收,不能根据现实及时作出调整,以至于每年不得不接受新闻事业大浪淘沙式的淘汰。林林种种现象告诉我们,新闻教育必须反思,我们的新闻教育到改革的时候了,只有让新闻专业学生培养起新闻专业素质和专业精神,才能够担当起中国新闻事业发展的重任。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