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当博士陷入宣传
作者:徐图之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1:26 聽聽访问次数:985

聽聽聽聽1921年,腿有些瘸的保罗·约瑟夫·戈培尔同学(Paul Joseph Goebbels)拿到了博士学位,或许哲学博士在德国太滥了吧,又或者身体残疾拖了他的后腿,反正他找工作一如现在中国大学生那般艰难。
  他本可以去考教师资格证,到中学当个教书先生,亲戚朋友也是这么劝他的。可是生来就倔脾气的戈培尔同学不甘心,要做就做记者、剧作家或者大学讲师!为此,没有工作经验的他,在给《柏林日报》的万言求职信里编造了自己在哥哥的公司担任过领导职务的谎言,可是人家还是拒绝了他,剧院同样也不要他。怎么办呢?戈培尔同学毕竟还是一个文学青年,打上学起,他就喜欢一个人呆着饱读古典以及现代欧洲文学。他的博士论文是在一个犹太导师的指导下完成的,研究对象是一个德国19世纪浪漫学派的剧作家,副标题是“对浪漫戏剧的贡献”,不过当他成为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国民启蒙暨中央宣传部部长后,就找人把这篇博士论文从大学档案馆里抽调出来,特意把副标题改为“早期浪漫主义艺术家的精神与政治背景”,以表明自己从政是其来有自。
  后话且休,毕业即失业的戈培尔,还是坚信自己的文学才华有崭露头角的一天,于是愤笔疾书,把大量诗歌,散文和小说投稿给编辑部,但往往十投九不中。这一时期的郁闷,集中体现在他1922年创作的自传体小说《米歇尔》中,当然也没有出版商愿意出版它,直到7年后,也就是他逐步成为纳粹“党和国家领导人”——纳粹党柏林地区领导人和国会议员后,那无名的小说才一版N版。转折点出现在1922年6月,在慕尼黑听了希特勒的演说后,曾经一文不名、靠助学贷款辗转8所大学读完博士的戈培尔同学开始发迹,先是加入纳粹党,成为戈培尔同志;随后,纳粹党北方领导人施特拉塞兄弟以200马克的月薪录用了他。刚过本命年的戈培尔同志走狗屎运了,当时施特拉塞的秘书希姆来同志(就是后来那位统领“格杀扑打”的党卫军头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不干了,一心要去养鸡,于是戈培尔就接替了这个职务。戈培尔用煽动把北方纳粹党运动搞得有声有色,希特勒又恨又嫉妒,开始想法子拉拢他:送亲笔签名照片,用小车送他去演讲,甚至使出三陪手段:多次请戈培尔一起进餐,并专门找来漂亮的姑娘招待他。“慕尼黑的这些女人多漂亮呀,多么美好的太阳”,这个温柔乡里乐不思北的穷酸博士,曾经在纳粹北方党部叫嚣要把希特勒开除出党的愤青,终于彻底臣服在希特勒面前,直到战败自杀。
  戈培尔拿博士那年,24岁,5年后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同样24岁的哈罗德·德怀特·拉斯韦尔(Harold Dwight Lasswell)也戴上了博士帽,他的博士论文是《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1年后成书出版。尽管有人认为“这是一本马基雅维利式的教科书,应当马上予以销毁”,但这显然是没有读懂它。它只是基于立场中立的技术分析,并非宣传魔术指南。而且从历史上看,正是拉斯韦尔开拓了宣传学领域的研究,这些研究对于防范、识破、抵制戈培尔博士式的宣传,再好不过了。两个博士,在宣传方面可谓棋逢对手,针锋相对。


  戈培尔由“文青博士”变“愤青同志”,在中国现代史上也可找到对等人物,假若戈培尔博士来到中国,起码也能混个大学教授当当,或者干脆出任我们中宣部的顾问。但是当年德国一战大败,给予魏玛共和以学理支撑的马克斯·韦伯在1919年《以学术为业》的演讲里比较了德、美两国的大学制度后,断然指出像戈培尔博士那样的煽动家是上不了大学讲台的,讲台不是先知和煽动家应呆的地方。对先知和煽动家应当这样说:“到街上去向公众演说吧”。我不知道戈培尔当年是否了解这个演说的内容,但是历史似乎让韦伯的话一语成谶:日尔曼民族的“先知”希特勒和煽动家戈培尔,果真走向街头搞政治,把整个德国跟世界搅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在中国,今年有2个很出名的人出了2本书。卖58元的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的《转型中的新闻学》和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向世界说明中国——赵启正演讲谈话录》,表面上看两人都是在谈新闻,可是我发现,前者不过是李希光诸如《畸变的媒体》、《新闻学核心》、《媒体的力量》等书的增补合订本,旨在向无知者灌输“八仙桌下打太极”的技巧,君不见书中特辟一大部分讲《党报环境下的新闻学》?而且,这个只有法学硕士学位的博士生导师的书中,频频出现“新闻自由”等为当局意识形态忌讳的字眼,奇怪吧?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畸变的李希光早就将新闻自由妖魔化了。

聽聽聽聽

聽聽聽聽说起赵启正,李希光应该很熟悉,因为他自己就经常成为前者的座上宾,为中国政府的宣传包装出谋划策。特别是赵启正启动的国务院各部委、全国各地方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制度,更和李希光的策动直接有关。不过话说回来,所谓“向世界说明中国”不过是“向世界宣传中国”的换称,因为“宣传”已经被戈培尔博士等的所言所行彻底败坏了名声,不信你可以去网上搜索“向世界说明中国”,结果中有一大堆这类对外宣传品。据说这本定价48元,精选了赵启正1998年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以来的22篇对外演讲和41篇访谈的书,连着印刷了几次,不知道是否团购居多?

《戈培尔》 郭威 著 海南出版社2002年12月版
《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 哈罗德·德怀特·拉斯韦尔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10月版
《转型中的新闻学》 李希光 著 南方日报出版社2005年5月版
《向世界说明中国——赵启正演讲谈话录》 新世界出版社2005年5月版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