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永远在路上——十一武当野外生存刻录
作者:刘超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26 聽聽访问次数:885
聽聽聽聽一直很迷恋那种在路上的感觉,远离了都市的灯红酒绿,抛开了生活的柴米油盐,不必想复杂的风花雪月,不必想世俗的万丈红尘,直向着那苍茫的远方,多好。与其幻想相濡以沫的温情,不如纵身相忘江湖的洒脱。带着对苍凉野性的寻觅,我们,上路。

9月29日 晴 武汉

聽聽聽聽晚上。文科楼。暴走部落“月光营地”全体队员见面。驴族的聚会,一股流浪的气息扑面而来。
聽聽聽聽几头老驴讲了一些野外露营的注意事项,接着是新来的驴群做自我介绍,学唱队歌。瞄了几眼队员名单,竟然有30个女生24个男生总共54个人!正好一副牌!兴奋的情绪开始弥漫全身,罗曼蒂克的想着,这么多人跑山里去,说不定可以抓几个野人回来做巡展。我一直为这个伟大的念头亢奋不已。
聽聽聽聽队歌只唱了三遍,我没有学会,也不知道几头老驴都哪里拼凑来的歌曲,看起来好像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只是被他们几个唱出来有点残害听觉器官之嫌。只听清一句:背起行囊走天下。


聽聽聽聽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月光营地的那句口号——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前者是美特斯邦威的广告词,后者是王菲的一首歌名,这招乾坤大挪移倒是精妙十分。

9月30日 晴 武汉

  晚上,8点。
  差不多花了两个小时来整理背包,总是把东西装进去又掏出来,琢磨着这么一巨包该怎样才不会亏待了它。待指针指向7点55的时候,时间已不容我犹豫,背起就走,好沉啊,感觉像背了个泰森在身上,随时有往后仰的冲动。
  一路上依然有很多注目礼行过来,很享受的感觉,把腰挺的直直,雄赳赳走过篮球场,觉得自己好牛逼。聚集点已聚集了很多队友,一个个比着谁的包重。一行人杀向政法大门的时候,浩浩荡荡的。等538的人超级多,好奇的目光一道一道袭来。刚认识的一个队友,全队唯一一个大一的新生,问我,人家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傻啊?我说,小子,说啥话呢?有几个人能像我们这样去深山露营呢?不过仔细看看,倒真的有点像从伊拉克逃出来的难民。
  到车站等车倒不是一件坏事,我喜欢在火车站观察众生百态的感觉。还顺便和H小子标定了全队几个美女。美女们背着巨型的登山包很搞笑的样子,像单峰驼。
  凌晨上车,呼啦拉的队伍把火车上的大叔大婶吓得不轻。一路呼啸,跟政法和工商学院的三个女队员混熟了。D、N、Y,三个挺好玩的女孩,再加上H小子,总在那里唱烂烂的饶舌,俺们这几个,注定要闹出点名堂的。

10月1日 雨 十堰六里坪


  到站时已是早上9点多,在下着雨。大海豺狼他们吆喝着点人,一个都没少,把包卸下来,去吃了早饭,然后在车站等候队长他们去买好返程车票。因为六里坪是个超小的站,不能卖这么多票,他们几个跑到十堰去了。
  雨一直在下着,我们几个没带雨衣的都去买了雨衣。有人在打牌,有人在吃着零食,有的在和情侣私语,有点烦躁,没想到遇上这种天气了。听着许巍的歌,望着远处天际的茫茫雨幕,一直兴奋爆棚的心情有点低落了。



  等队长们买好返程车票并叫来了两辆中巴,大家才打起精神出发了。在中巴车上,队长们极尽组织之能事,发动队员们唱歌,估计司机被吓蒙了,那么多人,那么大嗓门,不吓坏才怪。一路上吼着叫着,低落的情绪开始回升。车子绕进山区时,大家都静了下来,欣赏着窗外如画的风景,雨停了一些,翠绿的山峦在水带的围绕下,显得非常有生机,车上顺便认识了坐在身旁的Z和M,一个文院的一个管院的,两个大二的女生,有点安静。M说她是和朋友一吵之下跑出来的,Z很有点文院人的气质,眼神迷离懒懒的投向窗外,一路上聊着心情与生活,倒也惬意。
  车到一处陡坡停了下来,山路泥泞,根本过不去了。我们下来步行,等车过来再往前走。一直到叫吕家河的一个村子才停了下来,偌大的横幅写着:中国汉族第一民歌村——吕家河。也不知是真是假。这时,已没有雨了。
  本来按原计划是要前行三个小时后在一个大隧道里扎营露宿的,队长们见雨是难免的了,就跑去跟一家农户商量,晚上住那家去。后来才知道那家人是专门接待从后山上武当金顶的背包客。
  安顿好了一切,女生们有的去和女主人洗菜弄饭,有的去转悠了,男生聚在一起摆开了牌局。我站在门槛上,望见远山的一抹水雾,心里痒痒的,拎着相机就出去了。这里的水很清很清,而且很凉,群山之下,大块大块的玉米地蔓延到很远,一座硕大的花岗岩山坡下,几个古铜色皮肤的山民在合力挑着几块巨石。赶紧静静走过去给他们拍了几张快门。往沙地那边看过去,似乎有一粒粒的玉米穗垂在沙地中,很空阔的一块地,几丛紫红的芦苇在风中微微摇曳,站在沙地中央,静默的看着近前的大山,听着风刮过耳际的声音,心情非常好。一寸一寸的纯粹感从心里溢出来,甚至能感受到一丝真实的清澈。在视野中,我搜寻到一个在地里刨着什么的大妈,还有一个牵着水牛的大伯,在不同的方向,我把他们定格在了相机里。特别是那头牛抬起头的眼神里,我捕捉到了一丝绝望。
  后来M也跟了过来,她说看你刚才那么专注没敢打扰你。两个人就沿着玉带般的山涧往上走,彼此感叹着这份心灵的宁静,远离了喧嚣,原来如此美好。
  晚上聚餐,分队吃饭。几个女孩嚷嚷说要喝酒,主人拿出了几瓶农家白酒。有点烈,不过很暖。看见小清过来敬酒,强哥说咱不能落后了,我也举了个杯子过去了。没想到那伙女孩个个都很牛逼的,白酒也都能上,一轮下来,赶紧狼狈退下。后来豺狼大海他们几个青海的壮汉开始用碗喝,我被彻底吓住了。幸好还有一个内蒙的汉子能扛住,不过最后哈拉还是挂掉了。一晚上屋子里都是酒气。
  外面又开始下雨,我跑出去在路边静静的抽了根烟,文院的ZN也在那里点燃了一根烟,这个女孩一直有点酷酷的。漆黑的山间,屋里的吆喝,屋外的沉寂,我给远方的F发信息,心里流水般汩汩的想到思念这个词。

10月2日 雨 武当后山

  早早就出发了,女主人不愧是民歌村的女人,临走前还给我们唱了几段张生与崔莺莺。带着大嫂的歌声,我们踏上了60里无人区的征程。一个个裹起了雨衣。泥泞的山路,就这样一脚一脚踏下去,很兴奋。
  待队伍全部整合到了路上,歌声开始响起来了。唱歌,一直是营地最鼓舞士气的方法。几个队长虽然五音不全,吼起来倒是中气十足。
  一路跋涉,开始还觉着冷,一会就开始冒热气了,体内的热量蒸腾出来,和山涧里升上的水气混为一体。队伍拉得很长,由于山路曲折,前面的都看不到后面的人。只能用吼声来互相照应。雨不是很大,但足够洗净山簏。山上郁郁葱葱的,不时有鸟声萦绕,只是找不见鸟影,显得有点诡异。
  由于火车上混熟了,一直和N几个走在一起,她的包有点问题,看她勒的实在难受,便招呼ZL我们两个男生帮她提着包。刚开始还能挺住,可自己肩头还有个几十斤重的包呢,幸好后面一些女生都不是那种悍女,队伍还能时走时停,倒也坚持了下去。
  最难受的是过河,据几个队长说,他们去年来探路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趟水的,因为有石头。可能是这几天雨下的太大了吧,石头全给淹掉了,齐膝的水就在那哗啦啦的流着。只能脱鞋了,MMD,那么凉的天,赤脚走在雨中的滋味真不好受。由于山势高,上面冲下来的水都很急,稍微不留神就得趴在水里。我们几个男生先过去了,背着包,小心翼翼的稳住重心,脚下漫漫摸索着踩过去,裤腿都挽到膝盖上去了,脚下那个凉啊!等男生过去后,再把女生的包全部接过去,再手拉手牵成人墙,搀扶着女生们过河。定定的站在水里被女生们当木桩用时,双脚都冰的麻木了,真想立即瘫下去,冷得牙齿直打架。



  一直到下午5点多,才看见两户农家。身体一直有点哆嗦。队长说扎营煮饭,大家又忙开了。还在下着雨呢,就那样把帐篷撑起来扎在了路边,才一天的时间其实大家都不熟,很多人都还叫不出名字,但只要自己手头做完了马上就跑去帮助队友去了。里边一种默默的团队协作精神,甚是感动。几个队长在垒石头架锅,还有些人在找柴劈柴,女孩子大都躲到帐篷里去了,天气实在是太冷。
  一直忙了两个小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才开饭了,先是煮了几大锅面,再是米饭。可等煮好的鸡汤端上来时,才发现苦涩之极。经查明,是谁放了一种葫芦在里面!这一下画蛇添足,把一锅美美的鸡汤全给搞没了!尤其是我和ZL,更是伤心,两只鸡一直是我们提着,提了上百里路竟然成了一锅苦汤。唉。
  等到安排女生们先去睡时,才发现帐篷里面全进了水!连防潮垫上都淌着雨水!这下可完了,没地方睡了。队长们没办法,只得去和上面两家农户交涉,最后争取到一个厅和一个厨房,女生们在厅里打了地铺,我们一部分男生躺在了厨房的地上。钻在睡袋里,还是觉得很冷,屋外的山风一阵阵的灌进来,雨越下越大,敲在木屋上很响,特别是屋后深深的山涧,巨大的流水声像瀑布一样,如鼓声一般,根本睡不着,一晚上,就这样在半醒半睡中迷糊着。

10月3日 雨 武当后山

  早上,被崩的一声响惊醒。原来是早起的女生过来厨房拿包一推门撞到小清的头了!小清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无辜的抬起头,一下我们全笑醒了。
  豺狼说他们几个队长昨晚都没睡呢,有几个睡在帐篷里的女生也说帐篷都是雨,根本没法睡着。豺狼还说昨晚好象看到鬼了,总是听见有女生在叫,一跑过去又没见人影,静下来又有叫声,跑过去还是没有,最逼真的是豺狼说后来老乡屋外的灯都自己熄了。因此我们判断很可能豺狼是遇上鬼了,有点遗憾,如果我也在外面守夜说不定也可以见见山鬼的模样。
  早餐是在农户家吃的,又是面条。煮了几大锅面条,然后就着老干妈这样吃下去,还挺好吃的。我一口气吃了三碗,可能“饥”才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走的时候,老乡告诉我,我们昨晚住的地方已经有海拔一千多米了。
  今天一天是整个行程中最艰苦的一天。我们请了一个向导。向导大叔在前面带路,不时的用大砍刀砍开路边的障碍物。路上遇上的河也更深更急,不断的趟水不断的过河,后来索性就不脱鞋了。就这样穿着鞋翻山越岭过河趟水,背上又担着重负,最后脚下已没有了冰凉的感觉,完全麻木了。水在袜子里在鞋子里,抬一脚再踩下去,水一鼓一鼓的。我们戏称为“气垫鞋”。
  虽然很艰苦,不断有女生半路停下来,但大家还是非常有斗志。我们几个狼一般的男生就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吼歌,真的是在吼而不是在唱,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唱什么,想起什么吼什么。还真管用呢。那样的深山里,才下午两三点密林里面就黑黢黢的,吼声一起,回声四荡,平添几分豪气。暗想,当年红军长征也不过如此艰苦吧。
  觉得走了好远好远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待队伍全部上来以后,队长去交涉才知道是武当山风景区管理会的人。原来是以前总有人从后山翻上来逃票,现在加强了管理,这里也设置了关卡。大海去跟几个穿制服的人交涉好了,等他们去拿票。大家无聊的紧,又冷,幸亏ZLX几个女生把山下老乡的两瓶白酒背上来了。大家分着喝,才有点暖气在体内回旋。有人在厨房寻到了一盆火烤了起来。大海豺狼他们倒真是多才多艺,在空地上跳起了淫荡之极的钢管舞。女生们的尖叫声和男生们的喝彩声,不知是否吓到了山根里的张三丰祖师爷?
  拿到票后,又是一番凄风苦雨中的艰难跋涉,终于在黑夜来临前登上了武当主殿!翻上那几级台阶时,我们欢呼跃雀起来。那一刻的成就感,我再也没法用语言描述出来了!摸着质地坚实的铜钟,就在雨中甩开包,爬到最高处,远眺着被我们踩过的远山,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吼了出来。



  武当主殿其实很大,我还以为仅仅是一间小道观呢。上面甚至还有很多宾馆之类招待所似的地方,道士们好奇的看着我们这群天外来客,我们也好奇的瞪着这些深山里的凡俗之外的信徒。
  晚餐是在道观的食堂里吃的,依然是分组吃饭,这回我们的团队精神完全镇住了老道长。包子馒头一上来,马上便被我们风卷残云的抢光了,男生们都为自己组的成员抢到足够的粮食而奋勇向前,抢的飞沙走石。那顿晚餐,我总计消灭了四个包子,两个馒头,一碗米饭,半碗面条和一大碗海带冬瓜汤,可谓饿鬼转世。
  晚上还在下很大的雨,不能再睡帐篷了,队长决定大家全部睡道观的通铺。是那种像宿舍一样上下铺的房间,挺暖和的,不过事实上我亲眼所见几颗老鼠屎在我和H分到的那个铺上。我们把防潮垫和睡袋全铺了上去,被子给了LN几个女孩。躺在硬板床的睡袋里,再想想昨晚的露宿,真是幸福无比。于是我们决定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夜晚,开始讲鬼故事。H这个臭小子讲鬼故事真是一流的,吓得我们上了几趟厕所,还是大家一起去的。一个不大的屋子,男生上面睡着女生,我和H的上铺还睡着一对情侣,这样的经历,实在有趣。

10月4日 晴 武当金顶

  一早醒来,就听见外面闹烘烘的,原来是天晴了,有人看日出去了。等我们磨磨蹭蹭起来,已是快九点了。找到洗簌用品就外冲,被LN抓到说我们睡懒觉了被强行揪着我的秀发拍了张照,呜呜。
  站在栏杆上,远眺着天际,天高地阔,乱云飞渡,金光万道,彩霞翩然 ,实在是壮观啊!等大家全起床后,浩荡的队伍开始登上金顶。主殿离金顶不远,但那几层台阶非常陡,根本不敢往身后看,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下悬崖那可万劫不复了。
  到顶上自然又是一番欢呼,大家纷纷将许愿锁锁在了金顶边的铁链上,然后将钥匙扭断在锁孔里,再一起把剩下的钥匙扔进了悬崖。据说,如果这些许愿锁永远不要打开,许下的愿就一定能够实现的。
  在顶上呆了很久,还求了两根签。是XY拉我去的,LN求到一跟“明月当空”兴奋的不行。看那道士神秘的摇着竹筒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他收钱的动作也是非常标准,毫不含糊。我求到的是根“鹤鸣九天”,想了想,又给远方的F求了一根,她在考研,替她祈祷一下。没想的是给F求到的那根是“天下第一签”——“飞龙变化”!队友们很多都求了,不过就我求到了天下第一签,都围上来看,把我给高兴坏了。后来给F发短信告诉她给她求到了天下第一签,不知她的笑容是否灿成了花?
  中午我们告别了金顶,开始走正山下去。一路上遇见很多旅客,他们都很惊讶,有的被我们这股年轻的朝气感染了,还主动的打招呼呢。印象最深的是几个英国旅客,当时ZLX很大声的谈论山上几个法国人,说那个法国人好帅啊!没想到拐角处也停着几个外国人,最前面那个用十分标准的汉语说:“不是法国人,我们是英国人。”大家先是一愣,继而大笑,我们问他,你会说汉语吗?他说会的,不过几个同伴不会,就被拉来做向导了。真想不到,千里迢迢的这么远还有外国友人过来玩。
  我们一直走到山下共花了三个多小时,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果不其然。昨天上山又是雨又是风的还没觉得这么苦,可今天很整齐的石阶倒是走的小腿都在发抖了。
  在山下等车再往武当山镇赶,一路上又是唱歌,欢声笑语回荡在车厢里,这时的心态已完全不比前几天了,因为胜利的喜悦在心里荡漾着。
  到武当山镇火车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大家开始扎起了帐篷。围了好多人过来,估计这里的老百姓已有很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了。其中一个中年人更搞笑了,直接把他儿子带过来,问我们说是不是演戏的,说要带他儿子一起玩玩。真对不起他,我们不幸不是杂耍的,不过倒是小清和H的超级男声大PK引来了更多的观众。



  晚上我们进行了最后的聚餐,把那家酒店的所有酒都喝光了。后来还在广场上抽完了所有的烟,几个女生在发酒疯。ZLX给她的黑魔鬼巧克力烟给我,很甜的香味,不过真正的味道并不怎么好,可能我根本就不会抽烟的缘故吧。
  半夜被嘈杂的叫声惊醒,仔细听才知道是又大雨了,很多帐篷都进水了。天啊,难道真的是最后这一难还得经受了才能功德圆满吗?听见豺狼在那里大喊说睡袋里都是水,我赶紧把H摇醒,这小子迷糊中的第一句话竟是:快把鞋子拿进来。人都管不了,还管鞋子!听见风声呼啸的紧,我硬是没有打开帐篷,任凭包和鞋子在外面淋着去,转身又进入了梦乡。
 
10月5日 晴 武当山镇

  早上雨已经停了,大家都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吃了早饭,太阳开始很大了。晒着东西,各自逛自己的去了。因为是下午三点半的车,特快,十堰——武昌。
  在车上坐好,马上暴露了我们月光营地狂躁的本性。把火车当大棚车用,在10号车厢里大喊大叫,玩游戏,整得LN和豺狼KISS,尤其是小清的蛇舞和大海的钢管舞,更是乐得我们快炸了肚皮。
  在火车上意外的遇见一个华工的男生,也是大三的。跟我讲述了他们宿舍兄弟暑假从成都出发,骑车从川藏线到拉萨的经历,羡慕的我不行。央他讲了很多注意事项,明年暑假,也要去圆我的西藏梦!
  凌乱的记录,算是完成了对十一这次徒步武当山的回忆,满满当当坐在这敲了三个多小时,就算是一个封存吧。没有人看也没关系,经历是自己的,疲惫是自己的,快乐是自己的。
  这颗狂野的心,却还在路上。


编辑: 黄敏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