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Jumpgrils:身体是自由的
作者:七玄音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19 聽聽访问次数:742
  原来街舞也是信仰,也是精神,也是自由的,也是神圣的。原来以为这些是摇滚,这些是与众不同,拥有这些就可以看不起他人,原来这些都只是狭隘的青春,灵魂被缚不能……这群女孩,用他们独特的语言,让身体和世界交流!
聽聽聽聽
背景资料:
  jumpgrils:成立于03年的女子劲舞组合,由中南民族大学三个八零年代的女生组成,曾在全国活力舞大赛与湖北校园街舞大赛等街舞比赛中获奖,参加校内校外演出数十场。并由该组合主力人员举办了中南民族大学首届街舞大赛。
  队员:曹文婕、钱谦、金玲

在街舞中绽放的青春岁月

  夸张的造型,强烈的节奏,一个旋转,一个转身,都是力与美的结合,肢体在空中做圆形的划动,一整套动作连贯而流畅,整齐而有韵律感。而她们的表情也是欢快兴奋、陶醉而痴迷。
  这三个女孩,如果没看过她们的表演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刚柔并济,没有见过她们的舞蹈是不会懂得街舞也是信仰有灵魂的。


金玲


聽聽聽聽曹文婕、钱谦还有金玲,jumpgrils。
聽聽聽聽jumpgrils 让偶然成为必然
聽聽聽聽jumpgrils,在三个女孩的回忆中,她们的相遇似乎是一场又一场偶然的堆砌。
聽聽聽聽相遇便是场偶然。那是03年学校舞蹈协会的一次聚会,文婕是当时协会的会长,金玲是协会的新成员员,钱谦则是被朋友拉过来凑热闹的。当时聚会中有人提议跳舞,一曲舞蹈练习后,眼尖的文婕发现了两个跳得有模有样的女孩,于是便和她们聊了起来,因为投缘,便相约一起参加学校的迎新晚会。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约定以后将改变她们大学四年。

聽聽聽聽不知道是谁先在网站上看到了康师傅鲜的每日C活力舞大赛的信息,在第一次合作愉快的基础上,三个女孩报着试试看的想法,踏上了梦想之旅。一个月时间异常紧张,一切对她们来说即新鲜又尽是烦琐与艰难,自行编舞,排练,甚至选一条裙子也要奔波一整天。终于等到演出了,到了出场前才发现,粗心的女孩们居然连队名都没有!队名几乎是在三秒钟中做出的决定,因为当时跳的歌名为“jump”,所以临时决定以jumpgrils为队名。而谁也没有想到,就这次演出,她们顺利入围武汉赛区的前五甲,从此后jumpgrils真正变成了她们的名字。
  一场偶然际遇成全了她们,三个同样喜欢詹妮佛.洛佩滋,喜欢音乐,同样一听到hip-hop的节奏就血液沸腾女孩。这样的三个人,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爱街舞的梦,相依前行。

艰辛绚丽一曲尽

  绚丽的舞台,黑压压的观众,jumpgrils说每次跳完都有些想哭。没人知道要多少的伤疤才能换回一个绚丽的转身,也没有知道要多少的汗水才能换回一刻的流畅华美。


曹文婕

  jumpgrils组建后,当时的条件无疑给她们泼了一瓢冷水。女孩们没有自己的训练场。一个小小的录音机,一块小小的草坪,便是她们最初的舞台。磁带是最简陋的,因为只有从CD中翻录。找场地受了很多委屈,经常有宿舍因为要休息拒绝让她们插电。因为得不到支持,她们等到其他人熄灯后到走廊拐角处练舞,拐角处有块玻璃,把灯关掉后可以在玻璃上看到她们的背影,充当了镜子的作用,女孩们就这样艰苦的练习,从编舞到排舞,再到成型……
聽聽聽聽对于力量型动作占据重要地位的街舞,女生因为身体条件的差异往往很难达到普通男孩子的水平,同时在练习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一些运动损伤。jumpgrils走的是“柔派”的街舞路线,间或也练习一些Breaking的动作,拉开衣物,成员的膝盖、手臂上面多多少少还留着碰伤的瘀痕。
  然而就算条件再差,受过再多伤,一旦激昂的音乐响起来,她们便忘却世界般地舞蹈,踢踏、跃动、摇摆、转身……仿佛是用身体与世界交流。“我们喜欢那种释放自己身体能量的感觉,舞蹈使我们热爱生命。”

做个随缘的明星梦


  jumpgrils第一次尝到做明星的感觉是在第一次演出后,当时的演出被湖北卫视直播,比赛后她们并有很在意,直到金玲接到了南京好友的电话,好友在电话里直尖叫,jumpgrils才惊奇的知道自己的舞姿上了电视。


钱谦

  接下来湖北校园街舞大赛,三个女孩的舞姿吸引了《楚天金报》记者的眼球,记者为她们做了专访,并把他们的舞蹈作为新闻图片刊登。这对她们来说是个莫大的鼓励,因为现场的参赛者不少都是职业舞者,而她们仅是业余组合,却能得到媒体的关注。
  钱谦代表jumpgrils参加了今年的我型我秀节目。对于这个决定,文婕和金玲并不觉得意外,钱谦是个大胆张扬的女生,有任何想法都会大胆地付诸行动。我型我秀主要秀歌技,文婕和金玲选择了为钱谦做幕后。大从选曲、舞蹈的动作编排,小到服装、语言等,虽然是一个人的战役,但是jumpgrils三人始终都站在一起。钱谦为了我型我秀付出了很多心血,她的课余时间几乎都用在排练上,去上海参赛也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积蓄。当文婕和金玲知道钱谦顺利进入上海区的第二轮,兴奋得几乎一夜没睡。最终钱谦被挡在80强外,文婕和金玲去接她,只彼此给了一个深深的拥抱,“朋友,我们知道你是最棒的。”
  明星,女孩们提起这个字眼开始笑,“这些都是随缘吧,其实,我们最想要的生活只是自由的唱歌,自由的跳舞。就算上节目当明星,也只是向更多的人交流我们的舞蹈。”
聽聽聽聽

舞蹈的世界不孤独


聽聽聽聽在jumpgrils的记忆中,文婕、钱谦似乎以前的岁月一直是在独舞,金玲以前唱歌,只是偶尔一个人对着镜子跳舞。直到遇到了彼此,他们才知道了什么叫灵魂的碰撞。
  jumpgrils在每一次舞蹈后都会有新的收获,但她们收获最多的是朋友,越来越多的朋友,mc,bboy,popper……都是些热爱街舞的灵魂。
聽聽聽聽在经历了无数场演出后,jumpgrils已不再满足自己跳街舞,更多的是,想把一股街舞文化带到校园中来。在民族高校,一向以民族舞为主流,想让街舞文化立足,谈何容易?文婕和金玲分别是舞蹈协会的两任社长,从文婕开始,她们确定了街舞为舞蹈协会的主要舞蹈,更是在招员时就打出了街舞主打的口号,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街舞,她们请来了武汉有名的街舞组合来做培训,并在04年开展了中南民族大学首场街舞专场,专场那天,会场里面挤满了同学,jumpgrils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看着喜爱街舞文化的越来越多,学校也越来越重视街舞,jumpgrils觉得自己放飞了一只蝴蝶。
  其实,舞蹈的世界并不孤独。
  
让我们跳最后一支舞

  jumpgrils要分开了。
  队长文婕已经大四,而钱谦、金玲也迎来了越来越繁重的学业。现在的她们已经很少再拍新的舞蹈了,聚集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分离,是她们明明清晰,却不忍面对的话题。
  未来的生活还会像这样自由快乐吗?谁也不敢确信,但她们唯一肯定的事就是,谁也不会放弃舞蹈。文婕是jumpgrils的大姐姐,她的梦想是在毕业之前,和最亲密的伙伴们办一个舞蹈专场,纪念属于jumpgrils的青春岁月。
  文婕在自己的日志上写着:生活就像坐火车一样,为了前进,过去飞快的被抛在了身后。一直让我感动的是,我们曾经一起为了一个个目标努力过。我感觉到有些东西是一辈子都放不下的。就算以后各奔东西,但是信念依在。喜欢这种年轻的感觉!
  
jumpgrils说

  曹文婕:街舞是生命中最割舍不下的东西,我们跳舞纯粹出发自一种身体
的本能。
  钱谦:喜欢那种释放自己身体能量的感觉。
  金玲:舞蹈是我在生活中悲伤的发泄方式,快乐的享受方式。

编辑: 黄敏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