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好人印象]一场告别的开始
作者:一个好人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07 聽聽访问次数:815
  在离开杭州时,从来没有很真切地预想过大四究竟是如何的不同。年复一年之后,好象什么都不见得有新鲜的成分。可是大四始终是大四,与众不同。
  一到大四,人就变得开始有些充满诗意。有越来越多我觉得很不错的说法,比如我说的“一场告别的开始”,比如眉梢说的“春天一过就走开”。前些天的傍晚走在鲜艳的火之舞边上,看见军训的孩子们,我拉起眉梢的手,淡淡地说: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只有去年,没有明年的时节了。我们大四了。来探病的早早和小葱问我:那,好人,这样的告别,要延续这整整一年么?
  安静地想想,如果当走在路上新生军训、一个班级围坐在草地上打打闹闹、在教室上自己的专业课、撤掉席子换垫被,甚至说只是安静地走在学校主道上闻闻弥漫着的桂花沁人的味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有了最后一次的印记时,我们是有太多太多理由来说告别的。那天已经毕业的学长回校,来我寝室,拍了我下问起“论坛里的事情交代得差不多了吧?”我笑笑。是啊,我也是该交代着离开的时候了。而相识时,我才大二。年华就这样晃晃悠悠地走到了2005,然后,2006。
  假期里,小葱和我说,明年夏天我离开时,她会很伤感。这个学校,她要再去找谁说话。当时我觉得她很傻。因为作为当事人的我,也未必明确地感觉到什么,所以暂时还不需要别人来感怀。来到学校之后,我才发现,其实大四是一种很真实的状态,真实到无法描述。也许是一种,当你看见阳光下自己的影子,都觉得恍惚和苍白的感觉。行走在这个学校里,已不再有人可以让我停步鞠躬、认真地喊一句"学姐"了。我只是颔首,看着过往相熟或只是相识的身影。其实我还在这里,但有一种被拉走的感觉。
  在医院看病,眉梢帮我去买饭。独自躺在那破烂的长椅上,望着天空。灿烂到有些热烈的阳光透过樟树叶子班驳地落了一地。于是习惯性地开始剧情:也许多少年后,我们回忆,这一生若干幸福的片段,就会有这一刻。当我们一无所有时,还能牵手依偎看这洒落一地的阳光。
  大四了。想和同学见个面也成了不容易的事情,教室里冷冷清清。不来上课的理由有很多种,实习考研,只要说服自己,就可以选择消失。谈不上朝夕相处三年的同学,却也成了难得一见的稀客。而见面时,以前欢快的闲扯聊天,也只变成今日淡淡一句:你要考研吧?那要好好加油哦。这样的祝福,也许是在散伙饭的轰轰烈烈之前,我们能为彼此做的最后一件事。来吧,朋友,预备说再见吧。
  对面17栋的灯总是灭得早早的,有一些不习惯。是啊,他们才大一,没有电脑,能做些什么。这时候的他们,想必还闲扯着自己的高中时光。二十米开外的16栋里,我却在不停地感怀我的大四,大学生活,将将就要如云烟散去。这样的距离,如鸿沟。有时候我会害怕,我的未来,究竟在哪里。我依然乐观而平静地打着句号,而不是充满迷茫的问号。即使四级只是372分,即使个人阅历上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可我依然不会认真去想这些。是怕,并不是豁达。想想这一年结束时,我就要用自己的手养活自己,这生命前二十年未曾做过的大事,怎么能够掉以轻心。
  我想,谁都会喜欢那种信步于校园,然后拿着相机拍下好看的夕阳、柳梢、湖光的生活。每次我走在路上拿出相机时,却都会想:我还能有多少时间来这样享受生活,什么都不计较,可以从容的微笑。这样的幸福,渐渐地在离开我们。如我开始所言,不会再有下一次,闻到校园主道上弥漫着的桂花香味了。不要以为这是开始,却不去珍惜。因为这是一场告别的开始。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