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台湾民歌三十年
作者:成庆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15 聽聽访问次数:1731


鄭愁予 詩 / 王海玲 唱

不再流浪了,
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
寧願是時間的石人 然而,
我又是宇宙的遊子
地球你不需留我
這土地我一方來
將八方離去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在今年的台湾金曲奖颁奖典礼上,当那个在台湾红透半边天的“候主播”用她的那套招牌语气介绍胡德夫时,就已经标志着两个音乐时代发生了奇异的接触。在胡德夫演唱之后,梁静茹和梁咏琪这两位当红流行歌手演唱了一系列的民歌经典,不过我想,大多数的民歌手看到她们的演绎方式,总有百般滋味在心头。在那样一种氛围下,我们可以明显可以感觉到,民歌史已经成了史前史,胡德夫也成了白垩纪的恐龙,在新兴变换的商业音乐时代里,民歌成了被展示的古董,在一个角落里等待着被展示,被观赏,岁月的无情,可见一斑。
  今年是台湾民歌运动三十年的纪念年份,台湾民歌界也有一系列的纪念活动,昔日的民歌手,如杨弦、李建复、王海玲、王梦麟、苏来、胡德夫、杨祖珺等五十余人将在7月举办大型的民歌嘉年华会,纪念民歌的青春岁月。但是不可争议的是,民歌运动作为大众音乐的黄金时代已经是过去式,今天的纪念似乎并不是预言未来,而是凭吊各自的青春回忆,这也未免让这场号称“未央歌”的音乐会增添了几份惆怅的情愫。
  民歌在今天的被冷落,并非只是音乐形式的自然更替,而是一个大时代的消亡的文化遗留物。在台湾六十年代,台湾岛上弥漫的都是西洋音乐,在杨德昌的经典名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小猫王的最爱就是猫王的歌曲,尽管不识一字英文,却把猫王的歌曲模仿的惟妙惟肖,“Are you lonesome tonight,Do you miss me tonight?”,唱的一腔愁怨,似是自己,似是他乡。
  而1972年尼克松访华掀起的政治变动,让台湾的年轻人生出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孤独的仍旧是台湾,太平洋彼岸也脱下忠贞的外衣。台湾民歌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被催生出来,1975年,由杨弦和胡德夫在台北中山堂演唱余光中作词的歌曲,掀起了台湾民歌运动的序幕,在这之后,民歌手和创作人大量涌现,是谓台湾民歌的黄金时期,经典名曲更是数不可数,大陆的六十年代人、七十年代人大概对当中的很多歌曲都很熟悉,比如《橄榄树》、《雨中即景》、《龙的传人》、《恰似你的温柔》等等。
  在我小时候,大我许多的哥姐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弄来的磁带和歌本,大多是台湾当年的民歌曲,那样一段台湾民歌史,不仅影响了台湾一岛,而且也让对岸的年轻人分享了很多共同的情绪。虽然那些姓名对于当年的我十分陌生,到了信息畅通的后来,当某天某时偶尔听到某位民歌手的作品,常常才知道,这段陪伴儿时的音乐物归何属。
  但是这段台湾民歌史,了解者寥寥,远非后来台湾流行音乐的拥趸众多,尽管实际上,在台湾音乐史上,那一时期的民歌是后来商业流行音乐的母体,但是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前者却并未消失和退却,而和后者比肩而立,虽然前者最终回归一隅,在独自弹唱着自己的青春。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