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方德 徐红刚

聽聽聽聽 黄敏 猫咪陀福

聽聽聽聽 朱晓博 方包小伢
技术|
火星日出 张宴
设计|晃晃

 

 

返回首页
艺术的归艺术,拉肚子的应该去茅房
作者:拇姬 聽聽发布时间:2005-11-08 00:12 聽聽访问次数:828
  金锋的作品《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在上海证大艺术馆展出,引起巨大争议。这似乎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了。围绕着这一作品的主体,那对著名的“汉奸”夫妇,有媒体邀请了一批疑似艺术爱好者的市民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秦桧究竟是不是一个汉奸;汉奸有没有站立的权利;这是不是在为他“翻案”; 翻案者究竟想干什么?甚至一位来自南京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一脸沉重地对媒体表示:“从历史学的角度,我觉得这样做不妥当,至少没必要。”

  号召大家对艺术品进行讨论,并且顺带进行艺术普及教育,这肯定是一件具有积极意义的事情。不过,这场热热闹闹的讨论延伸到了历史的,社会的,文化的各个层面,唯独把最基本的艺术给遗漏了。

  关于艺术的定义有很多种,但是无论如何定义,在艺术史写到“现代”这一章以后,颠覆常识就成了它存在的重要意义。所以我们的现代艺术家——再到当代艺术家们,总是不遗余力地破坏着人类存在的这个空间。

  一旦进入颠覆常识的曼妙境界,智力就成了欣赏艺术作品、介入艺术活动的重要工具。杜桑的作品再伟大,观众要是不能理解他的意图,不由分说拉开裤锁就尿,艺术家本人也拿他没有办法。观众要把英国艺术家Damien Hirst的《爱之内外》看成是蝴蝶标本制品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这也并不影响这件作品被以超过7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当然,艺术家们也常常利用颠覆常识的手段,来对常识进行冗长的阐释。他们的主题经常性地在死亡、爱情、环境等宏大的词语旁盘旋。原因很简单,人们对这些司空见惯的词语已经丧失了兴趣,也许只有颠覆性的表达手段才能够给他们一些重拾常识的刺激。这个时候,艺术不再是再现现实生活或者历史材料的活动。现实与历史,成为了艺术家表达自己立场与观点的工具。

  用金锋自己的话说,让秦桧夫妇站起来是“为了呼吁现代社会要重视人权和女权”。重视人权和女权,这显然是当代社会的一个常识,而这一常识又并不见容于中国古代文化的金科玉律。后人根据野史、小说提供的证词,对秦桧及其三个同党进行的缺席审判,并将他们的跪像安置在岳坟前,以示对谋杀及叛国者的惩罚。在中国传统的道德伦理体系里是被认可,甚至是可以被提倡的。但这个审判以及惩罚的过程显然不符合现代法律程序。

聽聽聽聽不过,参加这场讨论的人似乎并不太愿意搭理作者这一相情愿的创作意图。很显然,对“汉奸”的界定,以及“爱憎分明不忘本”的斗争意识更容易让讨论者感到激情澎湃。当观众驾驶着民族主义的车辆,驶上激情的平安大道时,他们已经远远地偏离了这个作品本身。

  其实,一般观众对艺术的不解而造成巨大争议的事件并不鲜见。1978年,广州美院的教师唐大禧,在为张志新塑造雕像的时候,把这位女烈士以裸体的形式表现出来,一时引起了来自各个方面,出于各种角度的攻击。很多人无法理解,一个女斗士,当时中国最著名的女烈士,怎么可以用裸体来表现呢。2004年6月,上海顶层画廊展出孟文曦的裸体版十二金钗,一样受到了以红学家和《红楼梦》的热心读者为主体的强烈批评。有红学家措辞激烈地表示:用裸体画表现《红楼梦》,就是胡闹。

  这些积满灰尘的闹剧,留在记忆里的,也不过是一阵轻哂罢了。还是让艺术的归艺术,历史的归历史吧。拉肚子的人,满世界找厕所,却一头扎进了厨房,这也未免太煞风景了。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