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豆瓣小组

 
返回首页
[话碟]侯孝贤的少年仔
作者:晃贰 聽聽发布时间:2007-05-08 23:32 聽聽访问次数:304
  所以当你看到他的电影,看到电影里面那些少年仔,他们总是在撞杆、总是会接到兵单、总是来到汽笛声声的站台、总是在乡下无尽的阳光里漫无目的的张望……关于成长与家庭的琐事,便借由冗长的固定镜头、逆着光,一点点在我们眼前呈现。


  阿孝咕在父亲刚刚去世后,姐姐唤他去洗澡,他回头望厅堂,母亲最后一次声嘶力竭的哭喊父亲的名。下个镜头便换作阿孝咕长成少年,在街口和朋友嚼着甘蔗。时光竟是这般容易了起来。
一番童年往事,随着家中长辈的相继离开,终于淡去。末了,姐姐在母亲的箱子里找出父亲的自传,念着念着就哭了起来。阿忠也哭。阿孝咕也哭。
  父亲在侯孝贤的电影里亦不过是一块临行前送给阿远的石英表,一部接冬冬回台北的车,一支和阿清一起打死蛇的棒球杆,一声声阿孝咕耳边的咳嗽……每每当父亲不在身边了,儿子所回想起来的亦只是“要好好用功”“好好为人”这样极为平淡无波澜的话。却最为动人。
  “世间并没有那么多阴暗跟颓废,在整个变动的大时代里,生离死别变得那么天经地义不可选择,像河水涓涓细流……”,这是侯孝贤的原话。他本是广东梅县人,未满半岁便随家人迁居台湾花莲。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曾和阿婆一起走过那条回大陆的路,采摘一树芭乐?《童年往事》是他的细密记忆,他生命中无从明之、难以归类的吉光片羽——尽管“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却是侯孝贤自己最好的时光。
  所以当你看到他的电影,看到电影里面那些少年仔,他们总是在撞杆、总是会接到兵单、总是来到汽笛声声的站台、总是在乡下无尽的阳光里漫无目的的张望……关于成长与家庭的琐事,便借由冗长的固定镜头、逆着光,一点点在我们眼前呈现。光影流转过去,你从此亦不必再去恭维那些似是而非的作品。好电影就是好电影,并且将会一直好下去!而另外一些,它们固然也精彩、没有硬伤,却永远只可能是在另外一个范畴里了。
  太早又或者太晚遇见侯孝贤,都是不该。高中时看《悲情城市》一遍一遍,竟然从未到底。只好等到了能够略略明白生活与家庭的现在,才明了侯孝贤书写的青春人生,一眼便认出他的好来。冬冬在外公家的那个暑假,一个似远又近的成人世界在冬冬的眼前展开:小舅与外公、寒子与她的父亲、涵洞下偷人司机东西的青年……冬冬未曾见到的人与事还那样多,他当然不明白外公告诉他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可谁又不曾有过这同样一个夏天?从风柜来高雄的阿清,到最后都不知该要何去何从。他到卖录音带的摊位找阿水,不作一声地抽烟。他突然将凳子搬到街面,站上去大声吆喝起生意。失去所有的阿清,惟有用怒吼来宣泄。可是要对谁宣泄什么呢,这高雄烦嚣街道上,路人们行色匆匆,无人知晓,亦无人理会。却看得我百感交集。
  朱天文与侯孝贤相遇那年,二十七岁。亦是不早不晚的年岁。当时侯孝贤为了《小毕的故事》的电影版权约见朱天文。无所谓谁成就谁,只是两人一路同行,才有了以上提到的这些,以及后来的《悲情城市》、《南国再见,南国》、《海上花》、《千禧曼波》和《最好的时光》……还有那些,行之渐远的少年仔。
编辑: 晃贰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7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