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豆瓣小组

 
返回首页
许巍,时光中盛开的蓝色莲花
作者:七玄音 聽聽发布时间:2007-05-08 22:57 聽聽访问次数:386
  音乐是什么?
  时光,漫步,抑或是开在某个季节深处的莲花?
  冬季暖暖的阳光摊在手心,会有一种渗入血液的温暖。我们在音乐的海洋中游走,如同迷失的孩子在找信仰。对于很多乐迷来说,许巍这个特别的名字,一个在用旋律祭奠青春的行者。喜欢许巍和他的音乐,或许喜欢的是一种渗入血液的感觉。

  诗人许巍
  《两天》,第一次听许巍便是这首歌,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代,伴着淡淡的吉他旋律,暗色的云朵随着沙哑的声音向你飘来,少年黑色清澈的眼睛忽然敏感而仓皇,抬头可以看见遥远无际的天,而背后是灰色的城墙、浓密的沙尘、漠然的人群和惨淡的浮云。
  听许巍的歌,觉得很多时候他更象是一个诗人,疼痛着坚持着的诗人。
  在辗转的音乐起伏中,印象中的是个蹙着眉头的长发青年形象开始清晰,他一手月白的纯真一手青灰的沧桑,一边触摸着时光中漫舞的尘埃,一边背着吉他与往事在路上行走。“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出生 一天用来死亡”那样犀利的疼痛感让人心疼,“当往事悄然走远/只留下清澈的心/让我们相互温暖/漫步在这阳光里”那样的细腻精致又让人直觉得安然。或许,文学和音乐都是这样子的,既清澈到眸子里,又盛满着月下蔷薇的忧伤。
  许巍喜欢用“幻想”这个词,《在别处》专辑里一共出现过14次“幻想”一词,如一种偏执,亦如当年有个黑色眼睛的童话诗人,喃喃自语着是被幻想妈妈惯坏的孩子。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有时候他幻想自己是着一朵蓝色的莲花,自由的开,从容的谢去,浮动在清幽水面,仰望着无垠浩瀚天空。有时候他幻想自己是一直骄傲的天鹅,挥动着纯白色的翅膀飞向不知名的远方。一起穿行这世界/一生都不会停歇。那样的幻想,安稳而纯粹,象一个水色的梦境。
  于是很多个微凉清风的夏日晚上,有月光淡淡倾泻在地面上,年少的孩子听许巍的歌,透过窗口看那幽蓝高远的天际和纯色的星光,淡淡的,淡淡的睡着,什么也无须去做。

  行者许巍
  许巍是一个行者,对他来说,音乐和生活都是一场漫长的旅行。
  许巍的《旅行》是这样唱的,“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着风铃声如天籁/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让一切喧嚣走远/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行在清涧/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有一群向西归鸟/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聽聽
  在他的歌中总有这种天地间的场景,青山白云,晚风斜阳。既有置身于天地间的空灵,又有唐诗宋词的隐隐书香。
  从狂躁的年代来到纷杂的世代,从激情的岁月走入温暖的怀抱。许巍的音乐是一场旅行,从时光是伤口转而到时光为出口。最初听许巍唱歌,觉得有些冰冷的气流缓缓将内心缠绕,曾经有人说许巍属于黑夜,一切都被黑夜紧紧地裹着,只有他的音乐在不得已中留下两道光束,将嘴唇和手指照亮,尽管这光亮也是昏暗的。
  听《在别处》时,这样的感觉尤其深刻,《水妖》中的雾气开始漫延,如水色缠绕,依稀迷醉,《青鸟》曲调本就是浓浓的灰色,在许巍沙哑忧伤的演绎中更是绵长到绝望。那时候的许巍,带点叛逆,带点灰暗,逆光而站,孤单而涩味。
  可是,当等待3年后,听到《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时,我恍然发现,这个孩子其实已经长大了。他依旧睁着犹如孩子般的眼睛看世界,但是那些歌声中不再盛满犀利的忧伤,而是犹如冬日的阳光,暖暖的撒在面上,一切云淡风轻他生命沿途的风景,内心与外界的交战,他的入世与出世……在时光的倒叙中,渐次如电影般回放,他从阴暗、晦涩、低沉一点点向温暖、明朗,近乎无大悲大喜般平静的过渡。
  象一只灰色的鸟,在旅途中不断地冲破一切阻碍飞向高空,即使伤痕累累,却依然寻找着光明的火种。
聽聽
  画者许巍
  也许,听觉和视觉的可以相互转换的。在许巍的歌声中,闭上眼睛,一副副的画面无须勾勒,自然浮现。  
  主打歌《旅行》和《曾经的你》延续了《时光鈥⒙健返男尚裕炯⒏智俸退晒芟嗯浜希逗炔枞ァ返拇拭致诺撵猓踩/山林/泉水/阵雨/荷花/屋檐/小鱼/万家灯火/繁星/晚钟等构成了微妙的情韵和清寂幽玄的意境,一副副水墨画,跃然纸上。
  空阔宁静,有着剔尽繁复,历尽红尘的出世意味。大段大段没有乐器衬底的人声吟唱,自由开放,最终,与颂经般的和唱汇合,淡淡的一丝神秘诡异。  
  许巍的歌,平实而淡定,内心的声音一直铺陈开来。有人说,他的歌如果要转换成视觉,那应该就是在一块洁白无暇的绢布上,疏疏地绣上大朵的黄菊。那种清冷的芳香在布上流走漫溢,渲染淋漓。
  无论是黑色犀利的许巍,还是温和浅白的许巍,但对于他来说,至少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简单、善良、纯粹、光明、希望、真诚——在时光的旅程中他浅浅漫步,行云流水,如一朵在水光中盛开的蓝色莲花,自由而真实的歌唱。
编辑: 黄敏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7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