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豆瓣小组

 
返回首页
专访旷新年:为什么社会容不下一个善良的人?
作者:王小迈 聽聽发布时间:2007-05-08 21:28 聽聽访问次数:521

  经多次努力,近日本刊与旷新年取得联系。远在韩国的他,通过邮件接受了本刊独家专访。旷新年说,“实际上,我不针对任何人。我在彻底回归自我。”“北大和清华的问题是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北大和清华不比别的地方更坏。”“我并不认为害我的人都是坏人。指责某一个人没有什么意义。”

“我现在不怕了,终于可以说了”

  知道:你在公开信中称,“身体终于承受不了黑暗和污蔑”,最近身体状况如何?
  旷新年:因为肩椎盘突出导致椎管狭窄压迫脊髓,2005年我不得不做了颈椎大手术,这个手术的破坏性极大,它意味着我失去了正常思考与写作能力,这是我决心清算自己的起点。我想起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刚入大学时,赵丹临死前说,“我现在不怕了,终于可以说了”。我也是这样一种心情。

  知道:你将矛头对准了孔庆东、温儒敏以及王中忱等人,打击面如此之大,得罪的人如此之多,你有没有考虑这会让你在国内很难立足?
  旷新年:立不立足的问题,这对我已经毫无意义了。我只面对自己的内心。实际上,我不针对任何人,我在彻底回归自我,尤其是回到自己身体的感觉,把我身体和精神的痛苦写下来。

  知道:除了孔庆东作了回应外,其他人都未作回应,你认为他们为什么都选择了沉默?
  旷新年:孔庆东没有能力回应我。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我的博客上干一些下流的勾当。他会因为做枪手和陷害学生而被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他们都不会回应,但是他们都没有沉默。即使在我的博客上,您都可以看出来是哪些人在那里活动。我的一篇小文章,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丁帆就组织和发表了四篇文章围攻,而且还用的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心”的名义。他们用的是“文革”的语言和方式,却污蔑我的文章是“文革”腔调。我的文章贴出来了,我让他们把文章也贴出来,他们不好意思把他们的文章贴上来,却在不停地谩骂。

我没有揭黑幕,我只是直面自己的失败

  知道:在博客中你自称“疯人”、“打过狂犬灵”,为什么会对自己作如此比喻?
  旷新年:“打狂犬灵”,我指的是王中忱的一些喽啰在我的博客和网络上疯狂地造谣,一篇留言贴十来次,甚至二十多次,我警告他们不要这样造谣。

  知道:杨秋荣说你是一个偏激的人,是吗?
  旷新年:了解我的人,不会说我偏激。我的文章有表达比较尖锐的时候,因为我把思想看做是一种“游戏”。许多读过我的文章,然后再见过我的面的人,都会因为我的极其温和感到吃惊。

  知道:有人说,你将北大、清华内部的“黑”与“恶”给公开化了,你觉得北大、清华存在怎样的问题?
  旷新年:我没有揭什么黑幕。我既没有这样的企图,也没有这样的力量。我只是直面我自己的失败。我以前觉得我自己做人的智慧就是“不争”。我觉得在今天要做一点事情,就不能有私心,不要和别人去争什么东西。我长期生活在关心和赞誉里面,我对自己这样的失败,没有任何心理和思想准备。北大和清华的问题是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北大和清华不比别的地方更坏。

  知道:摩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你所在的环境实际上是中国最好的,你认为呢?
  旷新年:对,我所在的环境是中国最好的。然而,即使在中国最好的环境里,也是想做一点事而不可得。这才是最可悲的。我并不认为害我的人都是坏人。指责某一个人没有什么意义。这不是个人品德的问题。更主要的是中国整体的生存环境。中国的人文环境太恶劣了。

  知道:这一事件的发生,对你的学术研究干扰大吗?
  旷新年:现在的条件已经不允许我再做什么研究了。您看我的博客就知道,不论是关心我的人还是攻击我的人,都说我已经“死无葬身之地”。其实,我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不仅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做研究,而且我也连住的地方也已经没有了。因为生病,我买好的房子都丢了,即使我身体好,我也已经买不起房子了。

中国官本位太严重,利益冲突太激烈

  知道:联系最近的张鸣事件,你认为导致知识分子受到压抑,不能正常地做学问的根源到底在哪?
  旷新年:中国的官本位太严重,利益冲突太激烈,窝里斗的传统太厉害。人与人之间缺乏基本的尊重和信任。今天,不论是强者还是弱者,都普遍信奉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清华中文系才二十多个人,有人报评教授,就有人写匿名信,诬告。我在清华没有伸手要过任何东西,我一直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想不到我却因为家事而成为牺牲者。所有干涉我的私生活的人没有一个人与我沟通过。他们阻止我出国,我的前妻和我都不知道。正是在他们干涉我的家庭问题的过程中,我的妻子失去工作,我失掉了健康。如果他们不暗箱操作,我们总会找到办法处理好我们私人的事情。

  知道:你说“中国知识分子是最变态、心理最阴暗、心灵完全被扭曲的一群动物”,是什么导致了知识分子心灵的“被扭曲”?
  旷新年:我以为这与中国的民族灾难有关。我们既没有物质保障,更没有精神的空间。从身体到内心都得不到营养,得不到舒展。知识分子没有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我们的心灵被扭曲,是因为一百多年来我们这个民族一直在失败,一直受到践踏。我们没有坚定的价值理想,我们的内心没有自信,我们的心灵没有支援的力量。

  知道:对于这次事件,你能预想到的结局是怎样的?
  旷新年:以我的智力,我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我知道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活得很不容易。所以我有一种巨大的悲悯,所以我不想参与到社会恶性的争夺和厮杀之中去。可是,最后,我却几乎连命都不保。我真感到悲哀。归根到底,一句话,为什么社会容不下一个善良的人,一个认真的人,一个洁身自好默默做事的人?

各方回应:

北大中文系主任温儒敏
  他就是精神有问题,现在他的问题更加严重,请大家不要再干扰他。他是我的学生,我不会说他污蔑我。这次事件也没有什么深层意义,我还是那句话,他现在心理生理上都很不正常。

旷新年学生马芳芳
  你们怎么会有我的号码?我很不满他把这些事在媒体上公开,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北京大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孙民乐
  你说我能说什么,你们是做报道的,是在公共领域的表达,我不大方便对这一问题发表看法,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作出评价的,你身边的朋友发生的一些事情,你也未必能够作出清醒的判断。这个问题需要比较从容的心态去理解和分析。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7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