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豆瓣小组

 
返回首页
旷新年并不比张鸣“高明”多少
作者:许路阳 聽聽发布时间:2007-05-08 21:27 聽聽访问次数:353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月底,张鸣刚刚“收兵”,清华中文系副教授旷新年就在自己的博客上接连发表文章,其言辞之激烈、抨击之面广,堪为学术“疯子”。这是他自己的定位,网友们也纷纷认同。在他的努力下,这场矛头直指高校行政化痼疾的“战火”似有愈演愈烈之势。但依笔者看,旷新年并不比张鸣“高明”多少。
  博尔赫斯说:“每个人总是写他们能写的,而不是写他们想写的。”旷新年“能写”的只是苛责温儒敏、孔庆东他们暗箱操作,使他出国不成,感情受挫且病情加重。虽然涉及到了高校行政化的弊端,还把我国高校“双子星”的中文系名士都牵涉其中,但在歇斯底里的文字间,我们难以找到更多问题要害投射的痕迹。与旷新年因私事“起事”不同,身为政治系主任的张鸣是以本系利益保护者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一“私”一“公”,究竟谁更“高明”,诸位看官定比我更清楚。
  张鸣是“吃螃蟹的人”,他尝到了在公共领域发表对高等教育看法的甜头。虽然没有压倒性的赞成,但毕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此外,还“迫使”他的对手--人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治中在学院网站上连发4篇文章为自己“辩驳”,校方的反应也不小,把他赶出了人大。但轮到旷新年时,就“差强人意”了。虽然“掐架”的人更多,但真正以个人身份“站”出来的人却很少,环顾左右,唯孔庆东君尔。清华校方也对此不“理睬”,连个“擦边球”的官方声明都没有。看来,在挑战对手的成效方面,旷新年还是没有张鸣“高明”。
  当然,若把旷的个人情况在内,那他的“能力”受限就不难理解了。据他自己透露,2005年因为颈椎手术,他失去了正常思考和写作能力。正因如此,他才考虑提起笔重新清算起点,然而,他又是个生性善良的人,一写就饱含为何社会容不下一个善良的人这样的慨叹。虽然能打动那些与他一样疾恶如仇的人,但对于面色冷峻的“官老爷”们则无异于“软糖”般。
  其实,拿旷新年和张鸣相比本是“五十步笑百步”。他们俩之于高校中的既得利益者都不怎么“高明”!虽自恃为知识分子,但仍与体制为伍,融入到体制中还想出国,想谋学术资源,如其他人般满足还好,需求一旦遭拒才如梦方醒,在网上大喊“冤枉”!虽然赚取了口碑,但在布尔迪厄的场域概念中,他们都是体制的“象征性利润”既得者。即公众通过他们认识到了体制的弊病,气愤之余“投入”了自己的笔墨,才使他们获得了象征性的“利润”。如果还想以知识分子身份立身社会,他们需要的是“实质性利润”。真正的“高明”之举是唤醒更多体制中的知识分子,让他们“投笔从戎”,与体制决绝,成为追逐知识和真理的“自由民”!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7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