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音乐剧]西楼错梦(情节篇)
作者:enjy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22:34 聽聽访问次数:42
  第一场。病晤。
  西楼名妓穆素徽,倾慕御史之子于叔夜之才,在花笺上写其“楚江情”一曲,于叔夜家训甚严,但偶然在妓女刘楚楚处得到穆素徽的一纸花笺,深感其情,也倾慕其才华,到西楼答谢。穆素徽扶病出见,二人一见倾心,但于父得知于叔夜夜宿娼家,亲自把儿子找回去。临别之前,二人订下生死之约。但此后传来消息,说于父恼怒素徽招引其子,要拆毁西楼。穆素徽的妈妈六娘意欲避祸杭州,素徽得知要连夜搬家,写书约于叔夜在渡头见面,但正写书之间,久欲追求素徽未得的相国公子池同来访,素徽不愿见他,匆忙之间把空信笺封进信封,却把原信留在桌上,匆匆而去,让池同见到,悄悄藏了起来。池同知道素徽要避祸,乘虚而入,给了六娘五百金,要她骗素徽去他家成亲。

  第二场:错梦
  于叔夜在家,恹恹成病。正相思之际,丫鬟银簧送来素徽的信,但未开之际,于父到来,于叔夜让银簧回复,一定按素徽信中吩咐所做,并以玉燕为信物送给素徽。于父到来,是要叔夜背家训八句,警戒其青楼妓女多是无情之辈。匆匆应付完父亲,叔夜开书之际,发现信中竟是空笺,百般猜度无法索解,最后怀疑是否素徽以空书回绝自己。昏昏睡去。梦见自己到西楼寻找素徽,谁知素徽将他视为陌路人,家训中的话一一应验,噩梦之际,艰于呼吸,于父以为叔夜已死,要家人发讣告,刘楚楚正好要来告知叔夜素徽离开的消息,却听到叔夜的死讯,马上要去告知素徽。叔夜在噩梦中醒来,向父亲保证不再贪恋风月。于父便携他到杭州养病,一边等候科场消息,放榜之后为叔夜选聘名门。

  第三场:空泊
  穆素徽在渡头等于叔夜,当然等不到,求艄公延迟出发的船期。刚好渡头有一位胥长公,也要搭船回杭。这位胥长公是于父多年前的同僚,于叔夜去见素徽的那天,他为妓女轻鸿落籍,娶轻鸿为妾,路上刚好碰到于叔夜,但于叔夜怕被父亲知道自己踏足平康,瞒说只是偶然路过。胥长公因为轻鸿在杭州等候,急于回杭,催艄公起航,艄公说道如此这般,胥便向素徽问讯,其时素徽激动晕倒,胥长公便说我代你在此等候,见到有少年男子便扯他来见你。于是素徽入船休息。刚好于叔夜与父亲一起来渡头上船到杭州,胥与其寒暄,但胥因为知道于父为人拘谨,而且于叔夜也曾经向他说自己从未踏足青楼。素徽也没有说明情人姓名,于是胥觉得肯定不会是他。叔夜离开之后,素徽出来问讯,胥说不曾遇见,素徽又再晕倒,胥便护送她到杭州。

  第四场:惊讯
  素徽到了杭州,被池同逼婚,但她誓死不从。刚好刘楚楚打听到她的消息,来找她,并告知于叔夜已死的消息。素徽绝望,假称愿意与池同成婚,要求池同让她到佛寺祭奠于叔夜,意欲祭奠之后殉情。

  第五场:坛劫
  素徽与池同到佛寺祭奠于叔夜,池同吩咐主持不可说出斋主是谁。刚好于叔夜也到来拜访寺院主持,但主持云游在外,留下的是暂代主持,叔夜只好留书让主持代交。两人擦肩而过,但是刚好错过,没有能够会面,接着有报叔夜考上头名状元,要游街三天,叔夜匆匆离开。同时胥长公也和轻鸿来到寺院,看到穆素徽留在香案的祭文,发现素徽的爱人竟是叔夜,大惊,然后再发现素徽所称叔夜死的时辰,还在他和叔夜在渡头相见之前,知道叔夜未死,猜想定是池同假报叔夜死讯,赚素徽成婚。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借素徽独自在大殿祭拜之际,轻鸿假扮成素徽,胥将素徽带走。池同来到大殿,发现素徽不见,便将轻鸿带走,又在案头发现于叔夜的留书,以为是于叔夜带走了素徽,恼羞成怒,要回家向父亲告状。

  第六场:会玉
  经过胥的说明,素徽知道叔夜未死。刚好见到状元游街,于是设计相见。两人一番对答之后,误会消释,但是此时家仆又告知于父已经选聘张御史之女,马上要叔夜回府成婚,两人又一番生死之约。胥长公到来,心生一计,让于叔夜放心回府,他自有主意。

  第七场:堂讯
  于府花轿临门,叔夜不肯迎娶,于父亲自接新妇进门,强叔夜拜堂,拜完堂之后才发现入门的竟是素徽。一番对答之后,于父觉得这位青楼女子也颇钟情,无可奈何接受事实。谁知这时相国临门,说叔夜强抢池同妻妾,要将叔夜处死。正在不知所措之时,胥长公到来,又问池同掳走爱妾轻鸿之罪,要参上金銮处死池同。相国无奈,令池同将轻鸿放回。这时,真正的新娘张御史之女花轿又临门,大家又不知所措。相国便提出,为免出丑,让池同娶张御史之女,并应承回去对池同严加管束,不让他再做荒唐之事。最后池同将藏起来的原信交还给素徽,空书回绝之事终于水落石出。
编辑: 冷血十三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