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左眼所见]年轻母亲中毒后
作者:白云鄂博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40 聽聽访问次数:70
  故事发生在未来。
  未来,就像是藏在深山里的一座老房子。它已经在那里存在了几千几万年了,只是你还没有路过那座深山,没有发现它。终有一天你会路过,看见了它,你会发现它身上已经落满了历史的灰尘。是这样的,未来并不一定都是崭新的。
  这是海边的一座大山。靠海的一面被含盐分的海风吹了几万年,已经成为白花花的盐碱地,寸草不生。山背海的一面是茂密的森林,人类就住那里。这座山是很高的,比你所知道的珠穆朗玛峰还要高很多;一个精干的猎人从山脚走到山顶,至少也要花一个月时间。不要感到惊奇,要知道,这是在未来。在未来,沧海桑田,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你现在所知道的这个样子。
  这座山虽然大,但相对于大海来说,却是很小的一捧土。而生活在山里的人们,就像是这捧土里的小蚂蚁,甚至比蚂蚁还要小。大海里住着一万个海妖,它们长得像一团团棉花糖,看上去很柔软、很温顺。它们有一张喇叭花一样可爱的嘴巴。嘴巴的颜色也像喇叭花一样,早上是红色的,到了下午就变成蓝色。如果你远远地看它们,你会觉得它们就像是一朵喇叭花插在一团棉花糖上的样子。只不过,这朵喇叭花有一个大人那么大,而这团棉花糖则有一辆小汽车那么大。虽然长得这么可爱,海妖却是要吃人的,否则我们的故事就不会发生。
  在半年前,海妖纷纷从海里游上岸,想要翻过山去,攻占人们的家园。在被攻占的地方,海妖吃掉所有的男女老少,再吐出一堆堆白森森的骨头。故事讲到这里时,山那边绝大多数的成年男人,正在山顶抵挡海妖的入侵呢!年轻的父亲挽石也在其中,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他们能否胜利。
  着溪是挽石的妻子,她在两个月前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她家里只有自己一个大人,虽然有村里的妇女帮她照顾孩子们,但是她依然很觉得很孤单,她想去找她的丈夫挽石。她以为,见到挽石后她就再也不会孤单了,取而代之的感觉将会是幸福。挽石还不知道她生下双胞胎的好消息呢,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的,她这样想到。
  于是,着溪背了一袋干粮,抱着两个孩子出发了。
  就在上路的第29天,悲剧发生了——着溪在树林里误食了一颗被毒蛇咬过的野果子。那枚野果子背面有两个毒蛇咬下的牙印,但是着溪怀抱着两个孩子,又累又渴,摘下来看都没看就吃下去了。然后,她就一下子眩晕起来,慢慢倒了下去。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着溪被孩子们的哭声吵醒。她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挺轻松,就像没有中过毒一样。她没来得及多想,就赶紧给哭得厉害些的哥哥喂奶。谁知哥哥吃了一口奶后哭得更厉害了,而且把头扭到一边,再也不肯吃第二口。乳汁从他嘴里吐出来,竟然是浅绿色的!
  着溪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巫女蛇的毒了。一般人中了这种毒,会在半小时内毒发身亡;而哺乳期的妈妈中了这种毒,毒性会先集中到乳汁里去,乳汁于是变成浅绿色,只有在24小时内找到解药,才可以解毒。着溪赶紧用清水把孩子的嘴洗漱干净。幸运的是,因为奶水变苦,小家伙刚才没有吞下去。
  着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算算时间,必须要在未来23小时零30分内找到解药,否则她就会毒发身亡,两个孩子就没人管了。她想到了丈夫挽石,要是他在该多好啊。她现在好想扑在他怀里委屈地哭一场。但是现在,她只能抱起两个孩子,独自去寻找解药。
花了两个多小时,着溪才寻到一个有人住的村子。她一挨家挨户地问过去,人们都不知道该怎样解毒。直到最后一家,是一个独居的老奶奶,头发花白,面如枯树,她告诉了着溪两种解毒的方法:   一、去找毒蛇王子,他有解药。只是,毒蛇王子脾气很怪,给解药总会提出苛刻的条件。二、给一个孩子喂奶,让他把毒吸出来。但这样会牺牲一个孩子。着溪听到这里,大叫了一声“不!”她说她一定要找到毒蛇王子,不管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老奶奶说,那好,二十里外有一条峡谷,毒蛇王子就住在峡谷中,你去吧。
  着溪刚要走,老奶奶又叫她回来,给了她五粒神奇的后悔药。老奶奶对着溪说,虽然你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在我眼里,你还是一个很年轻很年轻的孩子。现在你面临这么大的困难,难免会有抉择错误的时候。我送你四粒后悔药,在你作出重大决定之前把它吃下去。如果将来后悔自己所作出的决定,你只要说一声“母亲,我后悔了”,时光就会倒流,你就会回到作决定前的时刻。记住,每颗药丸只能用一次。
  接过后悔药,着溪给老奶奶鞠了一躬,就匆匆上路了。她找到毒蛇王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着溪没有想到,毒蛇王子竟然是一个文质彬彬穿白衣服的读书人。她还以为,毒蛇王子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长相凶恶的养蛇人呢。她心想,他一定会帮她的,因为他看上去就是个好人。
  毒蛇王子很礼貌地请着溪进屋,倒水给她喝,并且熬米粥喂两个孩子吃。但是,他不肯把解药交给着溪,解药是他花十年时间炼出来的,拿解药要有条件。着溪说,什么条件你说吧,只要能做到,我一定答应。毒蛇王子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要你留下来,陪我一起生活20天。如果20天内你没有爱上我,你就可以离开,去找你的丈夫。
  着溪听到这个条件,头“轰”地炸了一下。她知道,一个重要的抉择时刻到来了。她转过身,背对着毒蛇王子,吃下了一粒后悔药。那一刻,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挽石。她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于是她瞪了毒蛇王子一眼,抱起两个孩子走出了门。她想在自己临死前把孩子交到丈夫手上。
  抱着两个孩子走了一个晚上的山路,着溪简直快要累死了。可是,看看离山顶至少还要走2天,她绝望地哭了起来。她知道,自己怎么也不可能走到山顶,把孩子交给丈夫了。而在这荒山野岭,也不可能有人来帮助她。她开始后悔。她对着一棵大树说了老奶奶告诉她的那句话:“母亲,我后悔了”。
  于是,年轻的母亲着溪又回到了毒蛇王子的屋子里。毒蛇王子正在对她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要你留下来,陪我一起生活20天。如果20天内你没有爱上我,你就可以离开,去找你的丈夫。着溪再一次背过身去,吃了一粒后悔药。后悔药便只剩下两颗了。这时候,她依然想着自己的丈夫,想着他们一起在田里干活,一起在厨房里做饭。于是她再一次选择了从毒蛇王子家离开,再一次累得走不动路,再一次绝望地哭起来。这时候,她想起老奶奶说过,可以给一个孩子喂奶来,让他(她)把毒吸出来,这样至少可以保住另一个孩子。于是,她这样做了。
  亲爱的孩子们,我们年轻的母亲着溪,给她的一个孩子喂下了有毒的乳汁,为的是保住另一个孩子。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喂给了哥哥还是妹妹,她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她已经累得快要昏迷了。如果你是男孩,不妨设想她是喂给了哥哥;如果你是女孩,可以设想她是喂给了妹妹。
  一小时后,着溪有了力气和清醒的意识。她所看见的情形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在那里饿得放声大哭;而另一个孩子死在襁褓之中,永远也不会哭出声来了。着溪被眼前的情形吓到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她的心像被撕裂了一样痛着。她泪如雨下,她后悔了。
  第二次说完“母亲,我后悔了”,着溪又回到了决定着的时刻。她又一次背过身,吃了一粒后悔药。后悔药只剩下一颗了。这一次,她别无选择,只能答应毒蛇王子的要求。跟他一起生活20天,跟他一起吃饭、看书、睡觉,把他当作自己的丈夫挽石一样对待。
  在这20天的生活中,着溪感觉到毒蛇王子其实是一个很温柔体贴的人。他读过很多书,每天上午他拉她一起读书,给她讲很多美妙的故事,人生的哲理;中午的时候他弹琴给她听,那是他自己用杨木做的琴,弹出的琴声就像溪水流向江河,像鸽子飞在天空;晚上,他帮着溪给两个孩子洗澡,帮孩子换尿布,像个很称职的父亲。
  20天里,着溪一直在想,如果挽石没有去打仗,他对自己会有这样温存的时刻吗?他是一个精壮的汉子,是一个粗犷的男人,他爱自己,但他不懂得温存。这样一想,着溪就会觉得自己是罪恶的,她下定了决心,要坚持爱她的丈夫。于是,20天后,她对毒蛇王子说,她一点也不爱他,她要去找她的丈夫。
  这一次很顺利,着溪在4天后登上了山顶,找到了她的丈夫挽石。她看见挽石的正在奋力砍杀最后一只海妖,鲜红的血喷在了他的脸上。挽石也看见了她,扔下刀朝她奔过来,把她和两个孩子一起抱起来。挽石还把自己脸上的血抹在她脸上,说这是胜利的标志。腥臭的海妖血让着溪感到恶心,她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但是她没机会说出来。
  而后,着溪和挽石就回到了家乡,过上安稳的日子。直到两年后的一天,挽石也不知从哪里听说了着溪曾经跟毒蛇王子一起生活过20天。他非常愤怒,要把着溪赶出家门。着溪想起了曾经很多次的绝望时刻,但似乎都没有这一次来得更绝望。她问挽石,你是真的要赶我走么?挽石一整天也不肯理她。于是,她又说了一遍“母亲,我后悔了”。
  第三次,第三次回到这个场景:年轻的母亲着溪又回到了毒蛇王子的屋子里。毒蛇王子正在对她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要你留下来,陪我一起生活20天。如果20天内你没有爱上我,你就可以离开,去找你的丈夫。
  吃完最后一粒后悔药,着溪再次选择了跟毒蛇王子一起生活20天。20天里,毒蛇王子每天上午拉她一起读书,给她讲很多美妙的故事,人生的哲理;中午的时候弹琴给她听,琴声就像溪水流向江河,像鸽子飞在天空;晚上,帮着溪给两个孩子洗澡、换尿布,像个很称职的父亲。
  20天后,着溪觉得自己是爱上毒蛇王子了。于是,她愿意留下来陪他生活,不再去找自己的丈夫。
  一年后,丈夫挽石找到了毒蛇王子的住处,用大刀砍死了他,夺回了自己的妻儿。可是,着溪一点也不想跟他走。如果她再说一次“母亲,我后悔了”,她就还可以回到那个作决定前的时刻,但是她觉得太累了,她一句话也不想说,就跟着拎着刀的丈夫回家了。从此,人们就再也没见过着溪开口讲话。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