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报馆杂九]年关将近,报纸裁人
作者:回力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39 聽聽访问次数:97
  快过年了,年终奖成为很多同行讨论的热点,年会是否抽中大奖,更是足足地吊起了众多人的兴致。1月,是浸泡在年味当中的,尽管有专家在“保护春节”,但是,盼望过年的心情,却是谁都有的。
  1月上旬出了趟差,回来后,感觉发生了很多的事情——部门要裁人,报社所有部门都要裁,这无疑是一条坏新闻,让人忐忑。
  广州的新闻竞争历来闻名,几份报纸互相之间明争暗斗,以争夺或保持几分天下。《信息时报》不断在改版;《南方都市报》一直注视着对手,丝毫不敢松懈;《羊城晚报》在发行上开始使力,大量报童在街头随处可见;《广州日报》在发行上的强势地位,也是不断采取措施予以巩固。可以说,没有哪个城市的报摊会如此热闹,几名售报员会争相在你面前展示各自的报纸,比拼着送水、送杂志、送豆浆,甚至送伞。即使在报纸集中的北京,报摊也稍显平静,并没有广州报摊那种剑拔弩张之感。
  竞争之剧烈,生存问题就成为核心议题。报纸此次裁人,据说是为了控制成本,在2006年实现赢利。这样的措施,让人不得不感叹现实之残酷。不论裁人与否,以裁人来降低成本,实现最终的盈利的念头,就足以显现出传媒人生存之紧张,报纸竞争之激烈。
  近几年,由于受到网络的影响,报纸广告不断缩水,而在广州,由于广州日报的多年江湖地位,南方都市报良好的声誉以及较高的阅读率,使信息时报与新快报争夺广告份额更为艰难。整体局势的不容乐观,竞争对手的强势,最终只会使第二梯级的报纸生存更为艰难。
  在传媒业发达的广州,与之非常不相称的,实际是传媒人的待遇。仅论及工作环境,信息时报和新快报都是租用的写字楼,即使广告额位列全国首位的广州日报,办公环境也是并不好,在老城区的一栋旧楼里办公。这样的景象其实在内地难以一见,无论办公硬件,还是收入情况,内地中心城市的新闻从业人员都不弱于广州,而这都是由于广州激烈竞争的市场背景下盈利的要求所致,因为控制成本是参与竞争者自身最容易想到的,并且最容易做到。
  裁人虽然是一个不讲情面、让人心生猜度的事情,但是,在传媒之城广州却又显得相对正常。不过,执行这一措施的同时,却也会面临一个悖论——虽然裁人是降低成本的首选,但是当初为什么要招聘过量人员?在裁员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措施来驱动报纸的盈利?
  显然,答案会牵涉到很多的问题和发展层面。以《新快报》为例,发行环节是否疏通,这其实是面临的关键。在《新快报》以大改小时,在博士裸死案追踪、迷魂药事件、小湘妹死亡事件上都表现优异,但是,在报摊亭,当时却见不到售报员的“主动销售”。在售报环节中,售报员向路人展示的动作,看则小,实际上是将报纸最吸引人的部分向路人传达,如果头版吸引人,那么,他自然会掏钱购买,这一行为扭转了被动售卖的形式,但是《新快报》并没有在此予以重视。
  如果一份报纸是仗义的(对于市场报纸,这点似乎只能作为“笑谈”),是为读者以及传媒人谋福祉的,裁人应当是下下策,因为他在否定自己的用人机制,他在困难时期拿战友开刀,而不是重振斗志,使报纸焕发生命力,使报社同人重拾信心,以收回自己失去的江山。在这个问题上,其实考验着报馆执掌人是选择治病,还是选择将手臂砍掉?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