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李大同VS《南方周末》:你们有《后台》,我没有!
作者:石岩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24 聽聽访问次数:183
  编者按:南方周末编辑的《后台》(第一辑)里,有篇记者石岩的《为李大同准备的五个问题》:“李大同在书(指《冰点故事》——编者注)的扉页上旗帜鲜明地写道,‘新闻绝不是要记录历史,而是要影响今天’。我立马就想到了南方周末的那句响当当的口号:‘记录时代进程’。在这个问题上,李大同是有跟本报迥然不同的看法吗?……”可惜,不论是2005年12月15日《南方周末》发表的“《冰点故事》:用新闻影响今天”一文,还是收录在这本号称“解密一个大报的新闻后台操作”的《后台》里的同名文章,甚至是李大同2006年在香港出版的《用新闻影响今天——﹤冰点﹥周刊纪事》的附录二:“用新闻影响今天——李大同谈《冰点故事》”,都没能完整地呈现李大同的不同看法:访谈的全本共17000多字,而这些公开发表的只有4000余字。全本曾被记者放在博客上,后因故删除。下面奉献给读者诸君的,就是经编者加了小标题后的《李大同访谈实录》全本(分6个部分),算是新春的礼物;也希望借此访谈,为迎来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和作为文明社会普世价值的新闻自由的春天而奋斗!需要说明的是,《李大同访谈实录》全本尚未获得记者石岩和李大同的授权与审核;但是,我相信,在“冰点事件”一周年和李大同的《用新闻影响今天——﹤冰点﹥周刊纪事》出版后的今天,访谈里的内容应该没什么可保密了;也许对此会有忌讳的,就是访谈里多次提到的***吧。

李大同访谈实录1:***再敢闹,我就去中纪委告他!

  记者:以前《冰点》已经多次结集出版,这次为什么又做回顾?
  李大同:那不算是回顾,那就是有一大批特别喜欢冰点的读者,他们不是把“冰点”的报道当作新闻来看待的。
  记者:当作什么呢?
  李大同:比如我们又一个部门主任去开孩子的家长会。老师在那强调孩子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读这个,要读那个……突然有个学生家长站起来了,你有没有让学生读冰点?那比任何思想教育都好,我每期都让孩子读——他就不是在这看新闻。现在有很多评论,以为《冰点故事》就是我的新闻观,其实这是差得很远的,我在这本书里,用文章的形式来传达我的新闻理念,用故事的形式,传达的不是新闻理念,而是特稿版的理念,特稿在新闻系统里是以分析见长的。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你去看看普利策新闻奖的特稿卷,有哪一篇特稿是新闻性特稿,没有?特稿一律是非新闻的。我们说的新闻是什么,它是发生性事件,但是特稿不是这样。

  记者:但是您在书里并没有明确的提出特稿和新闻的区别,相反您在讲这些特稿故事的时候,是和您的新闻观紧密地纠合在一起的,比如您在书的封面和封底说的话。
  李大同:在这十几年中我操作这块版,我已经极大地扩展了新闻的概念,我不再认为那些经典的定义是新闻了。我的概念是,如果公众关注这个信息,那它就是新闻,它就有新闻价值,你可以打上引号。在各个方面都符合新闻的要素,但是读者不关心它,不看它,它照样不是新闻,这就是我的理念。你看冰点就是一大杂烩,这个也发,那个也发,转载也发,访谈也发,读者辩论也发,但是读者为什么就那么爱看呢?因为我提供了他们喜欢看的、想知道的信息,这就够了。我们何必再迂腐地探讨这是不是新闻呢?这是不是新闻理念呢?这个理念是不是过时了呢?我们不拿这个来检验自己。
  记者:也就是说,您写这本书的时候,是专门针对特稿这种文体的?其中谈到的新闻理念都只适用于特稿不适用于其他新闻体裁?
  李大同:我这本书,提供一种生活,一个新闻工作者,一个大报的编辑,他可以怎样生活,而实际在怎样生活?尽管很多读者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和我们的交流已经很充分了,但是他们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我给你们提供了那么多新闻线索都不行,为什么我给你们写了那么多篇稿件,你们就一篇也不用,他很难理解你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记者:您写这本书的时候,您的目标读者是那些“冰点”的粉丝?
  李大同:不不不,我从来不这样看问题。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希望大家把它当作一本小说来看,它是一本非常纪实的小说,很好看,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出现,我是想在我这本书里呈现出一个大报编辑和当代中国之间的互动。你每天都在收到各种不同的信息的刺激,那么你对这些刺激如何做出反映,这其实很少有人记录。
  记者:您想表达的是您工作的状态而不是您对工作的理解?
  李大同:概括总会有一点。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是有一些矛盾的,我本来是想讲故事,但是我又想:我的同行们读起来会不会觉得光有故事不够呢?因此,我要加一点思考。反映就很不一样,有些人觉得思考这部分是智力密集性的信息,但是我写的时候就会受到干扰:这部分是不是太枯燥了?我得多讲几个故事。后半部分基本都用故事的形式捎过去了,只讲最重要的故事,也来不及思考了,一直到后半,一些本来很有故事的报道只能一个一句话,一个一句话地交代过去。大家可能觉得虎头蛇尾:前头讲得很从容,后面讲的很匆忙。基本不是一个特别深思熟虑的东西,就是跟着感觉走。打开那些发黄的剪报本,过去的故事一幕一幕在出来,顺着这些故事往下走。需要讲解的时候我就讲解一下,我知道有一部分是要将给学新闻的人看的,因为他们总是来问:怎么思考?怎么策划?没有那么复杂啊,但是你也不能一问三不知。对于对这个版感兴趣的一般读者,门外读者,他了解一种行当,应该也是有吸引力的。
  记者:冰点历来有见报后收到很多读者反馈的传统,这次这本书有没有?
  李大同:这次没有,这次这本书非常低调。

  记者:我看到您的blog上还有几个中文阅读网站都开始连载了。
  李大同:现在正在慢慢连载,看看反映,因为现在不知道***要怎么闹,他们很不高兴这本书。
  记者:其中有一些很触霉头的话。
  李大同:其中有些是干***的。坐在家里喝口水那个领导人就是***,不是别人。还是有些风险,所以我们现在不怎么说。互联网改变世界就在这里,如果没有互联网,就被憋死了。
  记者:很多人都说过冰点的故事在不同的场合你讲过很多遍……
  李大同:但是这么系统地讲还是第一次,本报的编辑、记者看到了还是觉得很新鲜。因为原来讲,就是捡几个故事,简单地讲一讲,但是实际运作的细节他们是不知道的。
  记者:但是我觉得,我们这种职业的人好像已经把某种价值观内化了:陈言务去,我们总是尝试给别人讲点新的东西,即便别人对我讲的东西并不充分知道,但是如果同一个东西我老讲,我自己就先失去激情了。您在一遍一遍重提往日辉煌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吗?
  李大同:这不是重提。不是我们去找出版社,这是出版社的约稿。出版社就是觉得,你为什么老火啊?你这后头是不是有故事啊?我说当然有故事啦?那你能不能写一本啊,我说当然可以写一本啦。应该说它还是有价值的,以往也看到过一些媒体同仁写的东西。你看那赵忠祥的东西,我没有买,我就站在书架前翻一翻,我就知道是垃圾。小崔的东西,基本是把自己当明星对待,从小时候开始,一步一步怎么起来。没有必要,我们是职业人。我们只讲我们的职业,甚至我们都不讲我们职业的全部,没有价值的那部分就不讲了。《中国青年报》不是一个有50年一以贯之的传统的报纸,中间中断了12年,78年副刊之后的报纸,跟创刊前,从创立到文革时候,完全是两张报纸,从彻底的宣传到向新闻演进的过程。直至演进到90年代中期,报社从业人员在从业观念上已经发生了彻底的转变,除了总编辑完不成以外:这张报纸绝对不能靠宣传。当然,这张体制内的大报,完全摆脱宣传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些技巧,我们所做的就是让开大路,占领两厢。一版就让给你了,你不喜欢一版,认为一版重要嘛,一版就给你了,我要屁股,这你管不了了吧?但是实际上,现在这他也想要了。前不久,牛玉儒的宣传,他指定有影响的都市报,中青报一律去。我们本来是要在一版做的,但是他指定要冰点去。我们不去。急了。***宣传局的副局长天天拧着她,你们怎么敢抗拒东生部长的指示?他们如果不来人,你必须在冰点上给我发稿。把我们小姑娘弄哭了都。小姑娘问我怎么办?我说,你拿稿子来,我们审,看你能否达到冰点的标准。小姑娘说,那我能达到吗?我根本没有东西可写。那就算了呗。结果我们连发4期头条,一共发了16000千,结果,***不干了。专门把我们一个副主编叫过去,今天来讨论的是冰点登不登的问题。副主编说,能不能商量一下。***说,没什么好商量的,不是你们登不登的问题,而是你们怎么登的问题。副主编回来向总编辑汇报,总编辑来找我:大同怎么办呢?已经都这样了,你还不给点面子吧。我说不给!如果他再敢闹,我就到中纪委去告他!李而亮说,你告他什么?我说我告他滥用职权。他一听扭头就走了。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