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实录2:我没有后台,网络就是我的阵地
作者:石岩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21 聽聽访问次数:78
  记者:您的底气是哪里来的?
  李大同:无欲则刚。
  记者:但这不是有关您个人,如果他真闹急了,他可能就把冰点撤了。
  李大同:他没这个胆量。别以为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记者:跟他致衡,让他不能为所欲为的力量是什么呢?
  李大同:因为他们没有道理。他们所有的道理都拿不到台面上。
  记者:这个道理到哪里去讲?
  李大同:我等着你来啊。你撤掉我的主编,你关掉冰点都可以啊。那么,你要看我怎么反击你啊。
  
者:您的反击的阵地在哪里?
  
李大同:良知。我这次公开信,***三个局把全世界关于这个事件的反应搜集起来,形成文字材料报告给胡锦涛。为什么?他也害怕呀。
  记者:您的阵地是网络?
  李大同:对。网络非常了不起。有一个博客的主人,他在他的博客上转了我的这封信,有一天接到一电话,说:我是北京的,请你把你博客上这封信删掉。他问,为什么删掉?那边说,影响太不好。那封信,在国内网站上,当天基本就被删干净了。
  记者:假如说《中国青年报》不是团机关报,跟很多高层曾经或现在仍然有很密切的联系,您觉得您有这种底气吗?
  李大同:这个完全是毫无根据的猜想。以为胡锦涛曾经是团中央的,就对胡锦涛有什么青睐。没有啊。他怎么会有啊?!他是党魁啊。你知道他对卢跃刚的信的批示是什么吗?开除啊。他会对你仁慈吗?不会啊。
  记者:有一种说法,毛时代需要有一个在一堆听话的人里一个稍微不那么听话的,胡时代也是这样。
  李大同:你的反对意见你跟皇帝说可以,但是不能传开。
  记者:所以才有了内参这种特有的制度。
  李大同:内参也不行。现在内参也不敢说真话。这个政权已经腐朽到……迟早要倒掉。前两天,你们《南方人物周刊》登出来一篇写任仲夷的一篇文章,他参加袁伟时关于晚清时代的一个研讨会。任仲夷说,中国社会有一个是共识,大家都不想乱。在不乱的基础上什么都可以讲。但是大学教授马上就告诉他,你这个判断可能有问题,我前两天到农村去没有车,只好搭一个农民的车。老农就问我:你们城里人是不是怕乱啊。大学教授就说,当然怕乱了。农民说,我们希望乱。就这么直统统地告诉他。为什么,因为没有活路了。太石村,一个小小的村子,选个村支书,居然上千武警去抢他的账本,这是在干什么?你这个政权要干什么。
  记者:关于太石村的报道,我基本都是在外刊上看到的。
  李大同:所以我们不能再耻辱下去了,已经够耻辱的了。至少在我们这个岗位上,不能让它耻辱下去,想方设法要留下记录,别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尤其是大报。太石村之前并没有禁令,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这肯定不能报道。但是你没说不让报道啊。我们就钻了这个空子。结果3点钟,***的禁令就来了。玩的就是这个,体制内博弈。
  记者:有一种揣测,说你们在做太石、龙应台之前心里都是有底牌的。
  李大同:底牌就是良心。他来压制你的这些东西都拿不到台面上。我们不怕辩论。比如包丽敏这次揭露博导,马上就有人给我打电话:你得给我写一篇动机,为什么要登这篇东西。我说有什么可写的?你看了这篇报道还需要说动机?一个掌握学术权力的人如此剽窃,还要说什么动机?我说,而亮,如果谁要找你,你让他们找我,我来问他们,你说动机是什么?你认为动机是什么?不要以为他们有多强大,没有多强大。他们就靠暴力和谎言。暴力我们没办法,谎言我们还没办法吗?还是有办法的,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如果不是在互联网时代真是没有办法。你拿手,你刻印、你寄……我给李而亮的信就是发在内部网上,结果外面的人甚至比李而亮更先看到。
  记者:您写这本书的时候,又提粪桶、又提五叔物婶,您觉不觉得您是特别怀旧的人?
  李大同:我恰好是很不怀旧的人。只不过是你既然写这本书,你必须把这些故事都写出来而已。干吗要怀旧呢?未来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什么时候怀旧?你退休了,干不了了,你才可能去怀旧。现在怎么可能呢?明天是什么东西,下周是什么东西?这个铺子关了,我们要做一个盘点。我这本书写的是冰点特刊创立到冰点周刊开始,这十年的故事,冰点周刊还没写呢,这一年内发生的故事就够写一本书。这只是这前十年需要一个盘点,我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这有什么可怀旧的呢。还有人说我在自恋,这有什么可自恋的呢,新闻工作是最不可能自恋的。因为,你提供的东西完全是给读者,你稍微不好,就会受到迎头痛骂,没人理你。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