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实录3:《冰点》审视所有阶层,《冰点故事》审视自己
作者:石岩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19 聽聽访问次数:72
  记者:您经常引用一句话“新闻只有一天的生命力”,但又不断地把这些东西结集出版。
  李大同:因为冰点不是新闻。我经常说,我所做的冰点都是非新闻运作。如果我是总编辑我就不会这样做了,我就去搞发生性事件去了。而冰点所做的,是非新闻,它从来没有报道过发生性事件,没有的。粪桶发生了什么?五叔五婶发明了什么?没有!这就是很多人的误解,以为这就是你的新闻,什么夹叙夹议。冰点所有的特稿做的都不是新闻。
  记者:那它是什么呢?
  李大同:我们选择的是人物,也有事件。这些人物的命运和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集中反映了当前社会的矛盾、困惑、痛苦,是一个社会实景。
  记者:报告文学?
  李大同:不是。那哪是呢。文学是杜撰的东西。所有的对话一次不差。它就是新闻特稿,跟一般的新闻不一样。新闻是要说发生了什么,特稿是要探讨为什么发生。
  记者:现在即便不是特稿的新闻,可能也不满足于只告诉人发生了什么,而不做分析了。
  李大同:不一样,这里头有重大的差别。你要知道冰点是长达8000字的特稿,8000字的特稿和4000字的特稿就有区别了,和1000字的区别就更大了,因为它要有足够丰富的细节和故事。这就超出一版新闻的意义了,一般新闻的目的是什么?告知!但是冰点这种东西没有任何可告知的。北京有几个背着粪桶的人,我需要告知你吗?十万大山里有两个上不起的学的孩子,我需要告知你吗?不需要。为什么大家还要看,因为你展示了一种命运,一种情怀。一种大家可以共同感知的东西。你比如,最近包丽敏写的《从小康跌入赤贫》就是写一家人怎么看病,结果当天在sohu上的跟贴3700多条,列为榜首,为什么?大家都想知道这样的故事?不是,而是大家从中感觉到自己面前是一个什么样的陷阱,万一我要得了这个病……他不是知道了什么,而是有同感:要是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得不起病啊。那个家庭本来是小康家庭,想买私家轿车的,在内蒙古一个小县城里。直到每天跪在北京乞讨,人的最后一点尊严都给你抹掉了。而且没有人理你,你是社会的弃儿。这样下去不得了。就像王小波说的,这个社会上沉默的是大多数,没人听他们说话,他们也说不了话。这个细节,我们在文章中没有去掉:这个人走了多少家媒体想请人听他的故事,没人理他,小包在部门里说了这个故事,我们说可以干。给她发的短信“谢谢……”60多个。你想想这个心情,没人听你这样的小人物,找了那么多家媒体,没人愿意理他,现在终于有一个记者要听他的故事了,他一个短信就发了60多个谢字过来。
  记者:您关注沉默的大多数这,您说冰点和沉默的大多数的精神生活和社会生活是同构的,但是您又在书的封面上,旗帜鲜明的宣扬“我从来就不具有平民视角”,这似乎有一点矛盾。
  李大同:不太矛盾。我讲我不能具有平民视角的时候,我是讲我作为一个职业新闻工作者,我的职业出发点绝对不能是这个,职业怎么能分你是什么阶层?不能分的。穷人的新闻?富人的新闻?怎么可能有这种划分呢?我说“冰点和沉默的大多数的精神生活和社会生活是同构”,是因为我们也是沉默的大多数,我们能说什么话呢?说不了的。我的公开信能够登在报纸上吗?不可以的。就是互联网也在半天之内封杀干净,现在你只能在海外网站上看到。我们现在做的是,用职业操作方式,把我们想说的话掩埋在新闻下面,告诉当局,这个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
  记者:为什么对平民视角这么警惕?
  李大同:我特别把新闻的职业归属到某个群体的视角当中,这是一种自杀行为。富人就没有新闻吗?就没有值得报道的新闻吗?冰点都是报平民百姓?我们也报宋丹丹啊,说她开着已经旧了的宝马车送儿子上下学啊,这不可以报吗?我接到了读者非常恶毒的咒骂:恶心!但是你去看一看,我报道宋丹丹是她怎么当继母,她做得很好。大多数读者还是认可的。她的继女儿对她比她亲生儿子对她还好。这是社会和谐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为什么不能报呢?张贤亮我不报吗?省委书记我不报吗?不是啊。我是一个站在边上,既看平民也看大官也看富人的职业工作者,我为什么要从平民视角出发呢?而且什么是平民视角呢?你能解释什么是平民视角吗?没有这样一个视角。我们只有新闻视角,审视所有阶层的人,这本书也审视自己。
  记者:存不存在这种考虑:1990年代中期以“平民视角”自居是有市场的,但是现在,那股风潮已经过去了?
  李大同:当然有了。现在我们操作越来越新闻化,读者的品味不断变化,你仅仅是悲情故事是不行的,它需要有更深刻的社会背景作为铺垫。但悲情故事和弱势群体也不是完全没有,《从小康到赤贫》就是这样啊。但是你也不能仅仅讲一个家庭,而是这个家庭有集中的代表性。所以,新闻总是从个体到个体,如果我一股脑的认为,这股风潮已经过去了,我就不会审视这样的故事的含义,但是它是有重要的含义在里面的。因此,我总是说,新闻总是从个别到个别,你只分析这样一个个体具有什么样的含义,你不要问“它是不是什么呢?”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只是它自己。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