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实录4:《冰点》志在影响今天,记录历史是退而求其次
作者:石岩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17 聽聽访问次数:62
  记者:您在书里另外说的一句话,我当时读到的时候,脑子里就打了个问号,您说新闻绝不是记录,而是要影响。
  李大同:这也是现在反应比较多的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常识,这还需要讨论吗?
  记者:当然需要讨论,您觉得新闻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影响现实?奔着“影响现实”下去的报道会不会影响新闻的客观性?
  李大同:你想想为什么会有新闻这样一种东西?它是要干什么?它是为了历史产生的吗?
  记者:但它也绝对不是说告知一件事情就希图看到立竿见影的转变,新闻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李大同:当时是要立竿见影!你们难道没有看过新闻史吗?这简直是荒唐的问题。我说,飓风来到;瘟疫发生了,有一家死了两个人了,我告诉你这个,是为了记录在历史上吗?不是啊!你赶紧把你的窗户填好啊,那边死人了,你得防护了。你说新闻是干什么的?新闻是从这些最实用的事情发端的。它当然是为了作用于今天的生活,它怎么会为了历史而存在的。
  记者:听到一些同行抱怨:我可以一件件揭露个别事件,但是我扳不倒背后的逻辑。
  李大同:那是另外一个事情。为什么中国新闻工作这普遍觉得沮丧呢?因为没有其他社会系统在配套,在任何一个健全的社会系统里,舆论监督是整个社会监督的子部分,这个子部分起到的作用是先行者,先告知你有某件事情,先告诉你有某件事情,然后社会其他子系统就会蜂拥而上,这是良性运作。你比如说我们报水门事件?如果光有新闻系统在报水门事件,有个屁用?要等其他社会系统出来,国会出来了,司法部出来了,怎么回事啊?我闹你一个梁锦松,我说你买了一个什么什么车,他立码就得把这辆车退回去,他如果不退,廉政公署立刻就上来了,你这车怎么买的?你怎么可以想象,在美国,发生了一起巨大的矿难,新闻记者去解开了黑幕,结果就没事了。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但是在中国这是一个现实。因此大家都觉得斗不过它,报了白报。我充其量只能留给历史。这是中国特定环境的表示,和新闻本身没有关系。新闻就是为了让社会其他系统出动。有时候也有一些良性的反应。比如说这次某某医院收取病人500万,马上中纪委就下去了。我估计这个院长当不了了。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新闻这块石头砸下去,连个水花都不起。
  但是以为新闻就是这样的,才是最大的误解。而我们不能因为它在中国是这样的,我们就什么也不干了,我们要完成我们这代人必须完成的工作。我们不考虑社会其他系统,当我们面对后世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我们干了我们该干的工作。
  记者:当您这么说的时候,您觉不觉得您是西西弗斯。
  李大同:不。社会就是这样前进的。总得有一部分人坚持住,而且我希望新闻界同仁都坚持住。我不管它有没有用,我的使命是要告知,如果我没有做到告知,就是失职。况且其他社会系统也不是百分之百都不动啊。孙志刚事件你报道它为什么?想留给历史吗?它动了没有?它动了。它废除了恶法。这不是证据吗?这不是影响今天吗?因此,安替那不是胡说八道吗?这就像说,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样。只有想影响今天的记者才是好记者,影响不了没有关系,如果他能坚持住,他仍然是好记者。相反,真正可怕的是犬儒主义,玩世不恭。我报了也没用,我报它干吗?危险、无用功,我就不闹了。这才是对这个职业真正的危害。我是不会这样做的,我是要坚持下去的。中国社会现在是在前进当中的社会,它不是理想社会。在任何其他社会里,新闻界都只有一个权力:告知发生了什么。如果发生的事情触犯了社会的法律规则,一个成熟社会的其他系统就会蜂拥而上检索到底是不是这样。起码提供了一种抵抗的声音。《中国社会当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把16大报告颠覆了,光是凯迪,点击就两万多。大量网友跟帖是,这是中青报发的吗?这篇文章竟然没有接到阅评,它可能觉得这个东西说得有道理,不要以为高层是铁板一块。前两天一个朋友,刚和曾庆红的办公室主任老施一块吃饭,老施说我推荐你看一份报纸,中青报,冰点。我刚看完他们的对韩剧的报道,太好了,我看完就给老板拿去了。曾庆红看完之后,说,我们那个***。他也不满意***,那不是他的地盘。
  我只留给历史——不要说一般人,***都有这种想法。但是我始终坚持新闻是要影响今天的。我报了100件,可能90件都没有反应,但我仍然认为它值得的。我不能因为90%都没有起到作用,我就放弃这种东西,放弃了我就没有安身立命的东西了,我就没有价值感了。我为什么做这个工作?我为了给历史学家留点记录,历史学家才不认你这套东西呢。
  记录是中国新闻界退而求其次的追求,这个追求不错,也不是不好。这个追求坚持了底线。我们有很多报道也是这样。长江三峡,我能改变它吗?它已经建在那里了,我能改变它吗?但是我必须让反对派的意见记录在主流媒体上。记录在网上有什么用?我要记录在报纸上!SARS,人已经死了。但是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它为什么这么死掉,没人知道。我要记录。实际上,我们还有一个更狠的记录,我们打算择机拿出来。第二个死的人是司局长啊,他记了每天的日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所有的朋友都是医务部们的负责人,竟然不能挽救他的生命,他每天写日记直到死去,被我们拿到手了。这种东西,我们就是要记录,不能让你,一天到晚表彰英模。我们就是要把你的底子全揭出来。联合国来的时候,不许SARS病人住院,拉着病人在北京满街溜;把隔离病房写着“锅炉房,闲人莫进”其实,里头是SARS病房啊。秉承记录和秉承影响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本质的区别,还是同一条战线的战友。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记录,会滞后很多。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