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实录5: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作者:石岩 聽聽发布时间:2007-02-08 19:11 聽聽访问次数:77
  记者:说到冰点从软到硬,这是您个人的新闻价值发生了变化,还是你所面对的社会发生了变化?
  李大同:我觉得对冰点的期望的压力导致我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一开始我们没有注意,我们报一些故事,报一些故事,大家就是觉得好看,感动。基本就是在这样一条轨道上走。但是,我们也不能全是这个,我们要发挥一点舆论监督的作用,但是不多,因为舆论监督费的力气太大,我们就那么两三个记者,耽误不起。但是,你搞一篇出来就不得了。四面八方告状的,突然发现原来冰点也可以搞这个。曾经我的案头上,两尺来厚的告状信,上面密密麻麻地按满了手印,穷尽了一切社会救济系统之后,最后找媒体,找一圈以后,冰点。你作为一个主编,你每天看这些东西,就感觉到压力。在100件里,我们只能选取不到5件来做。但是这5件仍然给了老百姓那么大的希望。我原来以为,我们的报纸,农民是看不见的。但是,好多农民来告状的时候,手里就拿着冰点的那期报纸。他不是定的也不是买的,就是口口相传,有人告诉他那张报纸在哪哪期,发了一个你这样的事,他就能找到。因此,在这种需求下,这并不是我的价值观有什么改变,我的价值观是非常稳定的。
  硬报道在更大程度上是新闻性报道。他完全是新闻事件,而且也有一些成功地改变了现实。比如我们的《控告查无实据》,第三天公安部的暗访员就进到我们报道的这个家庭里面,最后,乱抓人的派出所被整个解散,所有从老百姓那里搜刮来的钱财如数归还。但是,也有一些让人无奈的,比如《被驳回的死刑判决》,我们最后的努力就就是救了他一条命,但是仍然判无期。这个时候你就很无奈,但是并不会导致你的行为有任何变化。
  现在,我们也是有分工的,我们的观察版要更加动态一点,特稿这部分我们还是要长期坚持思想上、意识上的,作为公民教育的组成部分。包括我们现在系列发表的龙应台的文章,都是在做公民意识的培养。
  记者:您对硬的概括一个是时效,一个是从温情脉脉的东西变成揭黑,这就是您的“硬”的指标?
  李大同:不。所谓硬,直接干预社会现实的报道。我报道它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现实。《控告查无实据》和《被驳回的死刑判决》自然也具有其他报道具有的那些特点:集中反应社会法律现状,就是讲秦皇岛的企业家因为得罪了政府官员,灰飞烟灭。如果你仔细读这篇报道,你就会发现,我们大段地录了和二审厅厅长的对话,它整个解释出,所谓的法律是政法委说了一个人算。但是我们也想改变现实,虽然改变得非常艰难,现在得到的消息是正式承认他所有的财产都是私有的,而不是红帽子。
  软报道就是没有特别明确的指向,软报道的特征是表现,把一个事件表现得非常玲珑剔透,有深度,大家爱看。但是硬报道,我们不追求这些指标,硬报道就是干干脆脆的新闻调查,没有任何渲染,更没有安替说的夹叙夹议,你去给我找一篇夹议的报道出来?没有的!我们存证的调查性报道是不可能议的,甚至法律术语都是原装的,我不管你看得懂看不懂,但是这就是事实。
  记者:您在书里对中青报的小环境多次回顾,但是更大的环境您没有回顾。
  李大同:那我不可能做。因为这本书就是要回顾冰点10年的故事。整个中国新闻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是需要大量的检索,那是另外一本书的事情,这本书我不能写。
  记者:但是,这种大环境对您作为一个从业者肯定会有影响,您对95年到现在,大的新闻环境的判断是怎样的?
  李大同:中国媒体能报道事件的广度和深度在进一步加大。所有这些变化都是潜移默化的,是通过一次次对个案的报道逐步实现的。现在的从业环境比95年还是好多了。没有悲观的必要。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情。后人来检索你的时候只是来问你,你那个时代你应该做的事情你做了没有,他不会问你,我们这个时代做到的事情,你为什么没做到。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原谅我们的老一辈?因为他胡说,你可以不胡说你胡说了,我就不原谅你。你明明到那看到了,你知道不可能一亩地产十几万斤粮食,你非得说它产了,这我就不原谅你。但是,我不能让后人说,李大同明知道什么是假的,他说是真的。但是,你要说李大同有些事情,你该报没有报……
  记者:有这样的遗憾吗?
  李大同:有。有些事情真是报不了,因为我们毕竟不是主编,大样出来要总编签字,他不签,你就是印不了。但是他毙起我们来,非常困难就是了。毙起其他版来,眼睛都不眨。到我们这来,他毙掉一篇都得反复地看。得来商量,甚至说,大同我给你条烟吧,这个打死我都不敢发呀。他毙了一篇就到头了,他绝对不可能在我们的周刊上再毙第二篇,第二篇就构成事件了。上期,我们大冰点是龙应台的《主席三鞠躬》,四版是李锐的一篇文章,二版是秋风一篇《白条政府》的文章,《白条政府》他毙了。我们想,后头还有李锐呢,我让你毙,我知道你不敢毙第二篇,他知道如果毙第二篇就构成了事件,我们叫舍卒保车:小人物,算了吧,你还可以再写。李锐拿到报纸多高兴啊,***终于没有封杀住我,我多少年没有在大报上出现了。
  也就这样,需要有韧性,守住阵地。朱学勤有句话: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这是对的。我们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拱卒,有时候拱不动,退回来,往横里走,再往前拱。我们即便不能坚持到最后,也要给曾经在冰点工作过的人留下种子,要知道新闻是可以做的。
  记者:李方写了篇文章《不可复制的李大同和冰点》,你怎么看,你觉得你和冰点可以被复制吗?
  李大同:他太悲观了。后一代的人比我们这代人强得多。我们第一批的冰点记者,训练是很艰苦的,而他们基本上除了能写训练成的这种文体,别的就写不了了。但是我们这批新记者,经过一年多的训练之后,多方面的适应冰点的要求,他可以写大冰点特稿,可以写中冰点,就是每版的主打,3000到4000字,可以写1000字的新闻分析,可以写300字的点评,巨大的适应性,还有外语。《卡特林娜》这篇报道我们直接在msn上采访美国人,写成的。老记者没有这个优势,而且年轻记者读的书,学养,远远超过我们老记者。现在老记者走光了,为什么?干不动了,因为新的报道你完成不了了。你没有学养的注入。比如我们上一期发的《北京的死与生》,徐百柯比包丽敏还要年轻,根本没有干过新闻,干了半年就到冰点来了,他竟然能拿出这样的报道,因为他学的就是美学。北大毕业的。他一旦被打破,知道什么是新闻之后,他的学养就接续上来了。
  记者:怎么训练他们?
  李大同:我们是一个编辑团队的训练,每个版适应每个版的要求。但是指向都是很清楚的,细节、故事,锋芒、隐喻、组合事实说明你的观点。我们没有消息,冰点所有的报道都必须是特稿写作。
  记者:像锋芒、隐语这么抽象的词,你们怎么传达?
  李大同:在他的一篇篇稿子里,他自己写来了,编辑编完了,他一对比他就知道了。特别是人物版的编辑,基本记者交来的稿子就是素材,他推翻重写。你拿来的素材原来是这样,你看可以写成什么样。然后我们在例会上,一篇一篇讲好在哪里。但是,如果你已经知道编辑的要求是什么,你还达不到,你就是笨蛋。现在我们顶多容许超额300字,再多,自己删去。
  我的要求是很明确的:好的标题和开头,每节不能超过1500字。标题首先要有悬念,让读者产生一个阅读惯性,这个惯性能把他甩多远?大概是1500字到2000字。一班人读到1500字到2000字,就疲劳了,这个时候“咵”隔开,让他喘气。这样,一篇整版的冰点报道,不知不觉读完了。有人说,冰点那么古板,我就是不变,因为它适合读者的阅读需要。
  能来这就是很大的勇气了,一开始我们招兵买马的时候,谁敢来啊,这几个魔头碰到一起。冰点开始的收入很低,因为你一年干不了几篇,甚至还不如看大门的呢。新记者刚来的时候,头半年是很辛苦的,星期三报题,连轴转到星期天晚上交稿。
  记者:从开始到现在,冰点的稿子里一直都是记者以“我”的称谓出现,为什么这样做?
  李大同:这是我曾经加以鼓励的。这样做是为了消除读者的距离感:我就是一个普通百姓。你是织布工,我是写字工,一样的。一开始我就鼓励他们,你要和他们拉进距离,否则没有真话,不要老“记者”、“记者”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记者。
  记者:这样做,不怕模糊了新闻的客观界限吗?我看到冰点的特稿里,经常大段出现记者在采访前后的“心路历程”,你觉得这是有必要的吗?
  李大同:蔡平有一篇《桥下人家》,她始终在里面,如果她不在里面,这篇稿子就形不成了。她成了角色之一。但是我也放,没有关系,让读者去评判好不好?我从不把它提到原则的高度,我都是具体的看:这篇东西能不能打动我,是不是让我产生了怀疑?是不是让我一口气读到底?如果你这些条件都满足,别人爱怎么质疑,怎么质疑。我要整体的判断它是不是影响了客观性,如果我觉得这没有影响客观性,这只是一个辅助成分,我就会放的。
只有稿件是纯正地新闻报道的时候,我才会按照新闻的文体标准去衡量,如果是调查性报道,绝对不会有“我”出现,如果它是特稿,我认为怎么样都可以。
  你去看看西方的社论,你都会掉下眼镜来。你以为社论就要讲道理,不!人家就在哪里嬉笑怒骂。最著名的社论就是一个字,××下台,社论就一个字,“妙!”这不仅是社论,而且列入了新闻史。创造性都在突破常规上。大圈不能出,小圈容许各种各样的尝试。
编辑: 徐图之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