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新下乡知青将给农村中国带来什么?
作者:周志坤 聽聽发布时间:2007-01-08 01:24 聽聽访问次数:99
  在高楼大厦与城中村握手楼比肩而立的中国,历史往往会给人以极其强烈的南美式荒诞感。前述之新下乡知青中,必有不少人就在几年前还高高兴兴地办理了“农转非”手续而获得二三十年前人们所梦寐以求的城市户口。如今,他们却不得不再一次自愿选择成为农民。其中,另外一些则可能是曾以商品粮户口而自豪的城镇青年。他们均是对当今中国城市化运动的激烈反讽,尽管其人数远远比不上进城务工的农民。与此前受官方政治激励而选择下乡支教或做村官的青年大学生相比,他们的行为受到经济理性的决定程度更强。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新下乡知青的父辈们曾经在伟大领袖的号召下,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缩小三大差别”(自然也包括城乡差别)、“培养无产阶级可靠接班人”而上山下乡,其数以千万计。尽管时至今日,许多乡村仍流传着城市青年无法识辨出韭菜与麦苗、骡子与马,但谁也无法否认正是他们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大规模地给农村带去了现代知识。
  让我们再向前回溯至风云变幻20世纪10~30年代,亦即老知青的父辈时期。1918年11月16日,蔡元培作了《劳工神圣》的演说,鲜明提出要“认识劳工的价值”,并喊出了“劳工神圣”的口号。1919年初,李大钊发出了“知识阶级与劳工阶级打成一片”的号召,五四以后,他呼唤青年知识分子投身到劳动人民中去,通过“共同劳动”来改造中国。这一时期的知识青年们给中国农村带去的是当时最先进、最时髦的“德先生”和“赛先生”,并在若干年后,在推崇农村包围城市的毛泽东的带领下,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当代中国,城市聚合着最为丰富的社会资源,资本、权力、知识在这里无尽地交媾和孽息。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的现代化,庞大的人口、不断膨胀且越来越精巧、越来越复杂的城市经济社会体系,都必然使政府不得不采取普遍性的法律规则来推行市政管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由是而起。但是,中国的法治之路走得坎坷维艰,人们的成功不是依赖普遍规则下的机会均等,更多的是没有普遍规则约束下的起点不平等、机会不均等。这一点在当今城市的发展过程中日益明显。新下乡知青是缺乏普遍性规则管理的当代中国城市丛林竞争的失败者,他们的选择已非出自政治挂帅的强迫和意识形态的狂热,而是自己切身的生活感受和经济理性。他们这种从繁华都市落荒而逃的生活体验,无疑将会给憧憬城市化的乡村带去悲观和失望,甚至这种令人沮丧的经历很有可能会带来走城市化的“犬儒主义”倾向——融入城市失败之后,转而嘲笑城市化,鼓吹读书无用论。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