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纸战之伤——2007年,我们不看电影,看媒体
作者:晃贰 聽聽发布时间:2007-01-08 01:18 聽聽访问次数:127

聽聽 诚然张艺谋自己也提到艺术院线,可他那部号称回归温情艺术片的《千里走单骑》同样还不是在2006年初占据了主流院线的半壁江山?!如果一切真的还是单单冲着票房、冲着如何收回投资,那么允许我悲观的感叹,在我有生之年,是难以看到国产电影的辉煌了。诚然贾樟柯信誓旦旦开始筹备他的“青年导演培养计划”,可是到现在得到的说法仍是“得到圈中同行响应极少”……
聽聽聽聽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必须向你坦白,刚刚过去的2006年,我错过的电影不少。这里面《满城尽带黄金甲》是一部,《三峡好人》是另一部。而我现在想要对你说起的电影,也还是这两部。
  为什么?因为这两部电影在离现在还不太远的那个12月狠狠地“打了一架”。他们在电影院的屏幕上贴身肉搏,在大大小小的媒体上你来我往,在普罗大众的眉头心头彼此挣扎。尽管没有去到最前线,这一场干架却还是让我借着媒体们的噱头、炒作与良心,好好地隔岸观火了一回。我姑且叫它为“纸战”。现在这场“纸战”随着新年的一声声钟响渐渐远去,那些断壁残骸又被更加新鲜的表里所覆盖,连“救死扶伤”都嫌多余;而当事人、好事者亦都早早散开,赴往下一程去了。我们再回头来提此事,大家自可不必拿它太当真,也好省去我怀揣的那份紧张与不安。我们说到哪儿算哪儿。
  如果2006年的9月14日,贾樟柯没有捧回那一尊金狮,那么《三峡好人》还会不会以如此高调的姿态进入大众的视野,我们未可知。也许它只会像那部同样在国际上得奖而归的《江城夏日》一样,悄悄地来又悄悄离开;又或者是如贾樟柯之前的电影一般,默默滋养着城市文艺青年小分队……然而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这个12月一定会异常喧嚣。因为2月21日,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开机了。在这之前是他尚未褪尽底色的《英雄》和《十面埋伏》,更前面则是《菊豆》、《活着》、《大红灯笼高高挂》依旧担着中国电影第五代的大旗。而他的旁边仍然站着了不起的张伟平……
  在这个喧嚣的12月到来之前,宁浩的小成本《疯狂的石头》和冯小刚的大制作《夜宴》陆续上映。很奇怪这两部电影并没形成交集,两股原本不缺背景与话题的力量终究各走各路、处得相安无事。现在回头看来,如果《三峡好人》没有执意与《满城尽带黄金甲》同天上映,也许他们会演变成《石头》与《夜宴》的另一个版本。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一切还是“如有预谋”般的发生了。
  12月4日,《三峡好人》在北京大学的超前点映上,贾樟柯一席“崇拜黄金的年代谁来关心好人”的言论,像是一则战书。随后贾樟柯便和张艺谋兵分两路,《好人》11日在山西汾阳部队营房礼堂“扎寨”,《黄金甲》14日在北京华星国际影城及北影厂摄影棚“安营”。带着“殉情”宣言的贾樟柯奔波九城,开始了他不无悲壮的征程。12月21日贾樟柯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记者问到,“你最近对大片连番尖锐的高调表态是不是早有计划?有没有团队负责电影宣传?”贾樟柯回答说,“我们是需要媒体帮助,工作人员都是通过打电话联系各家熟悉的媒体,希望他们给予配合。”北京深圳广州上海……一路走过来,贾樟柯的口气却是一路软下来,到《好人》巡演武汉收官的时候,承办方万达影城终于提出要求,“所提问题不要触及《黄金甲》。”此时的贾樟柯身带病恙,面容也难掩疲惫。当初正是因为看了《黄土地》才下定决心要当导演的贾樟柯,在两三年前还一心想要跟第五代和睦相处,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和张艺谋的正面一役会来得这么快。
  贾樟柯在武汉接受媒体采访的时,说他并不在乎《好人》的票房,他现在更看重的是“观影人数”。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中国观众需要看到更多元的电影。与此同时,《黄金甲》垄断院线的“霸王条约”业已成为不需多说的事实。正当这场“纸战”即将带着如此无奈无疾而终的时候,《长江商报》12月27日发表了题为《张伟平指称〈三峡好人〉夺金狮有猫腻贾樟柯回应:“请您用证据说话”》的短文。而前一日,《南方都市报》刊登了记者陈弋弋专访张艺谋的文章《张艺谋:如果在骂声中倒下就做不了中国导演》。直到这一刻的“短兵相接”,我们才恍然明白,哦,真正的高潮终于到来。
  张艺谋在《南方都市报》的采访中提到的三点不觉让人暗暗佩服――姜果然还是老的辣,仿佛也让人再次明白上一回的张陈“暗战”,他是如何奏得凯歌。
  张艺谋说,艺术片和商业片本来就该车走车路,马走马路,不要一锅烩。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是我们的产业链有问题。
  张艺谋说,中国的大众可能是全世界眼光最高的大众,因为他们的审美眼光是盗版光碟培养教育出来的。
  张艺谋说,你看其他西方国家,他们的规范制度,影评影响票房,就是因为它们客观、准确、相当有信誉。如果产业化后,方方面面都会规范,最后不会存在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些问题。
  ……
  感谢这些公信媒体细细密密的采访报道,还原了整个事件的始末。而我之所以称其为一场“纸战”,是因为于我而言,没有什么能比一场战争来得更为激烈、更为直接、也更为深刻。那些藏身盛世间的隐疾终于可以找到一瘸伤口,撕去了所谓的理由和借口,与我们直面!而我们也不得不再次反省我们所处的世代,反省我们自身。
  行之未远的2006年,国产电影又何止《黄金甲》与《好人》两部。而在当今的大陆电影语境里,即使说每一部电影的背后都是一个问题亦不过分。否则,看到《疯狂的石头》的观众不会如此疯狂;看到冯小刚转拍《夜宴》,大众不会如此迷惑……除去这些在院线里“看得见的影像”,每年产出的两百多部国产电影终有百分之九十走向了“看不见的影像”的命运……这些都不会不是问题。电影分级吵吵嚷嚷叫嚣了哪止四五年,人们却只能用D版并着电驴、BT,恶性循环、以毒攻毒般的做着抵抗。
  诚然张艺谋自己也提到艺术院线,可他那部号称回归温情艺术片的《千里走单骑》同样还不是在2006年初占据了主流院线的半壁江山?!如果一切真的还是单单冲着票房、冲着如何收回投资,那么允许我悲观的感叹,在我有生之年,是难以看到国产电影的辉煌了。诚然贾樟柯信誓旦旦开始筹备他的“青年导演培养计划”,可是到现在得到的说法仍是“得到圈中同行响应极少”……
  到现在《黄金甲》也好,《好人》也罢,只是若干年过去,除去这两部电影本身,它们终将成为的也只不过是中国电影及中国电影工业进程中的两个符号。
  这一场“纸战”,到底是谁也没有赢过谁。输的代价却足以让这两只符号牺牲得徒劳。
  2006年10月16日,《三联生活周刊》专题报道,题为《中国电影的镀金年代――拍大片挣大钱》。
  2006年12月21日,《南方周末》文化版专题报道,题为《梦想努力照进现实――中国式小片》。
  一北一南,一先一后,一大一小,两个媒体如此有默契的照映着。映出国产电影的现状及矛盾。其实也是当下每个中国电影人,每位观众的现状与矛盾。它们就像《好人》里静静飞过的UFO,静静看着其间的这场“纸战”。以及“纸战”过后的伤城。
  新一年了,祝福各位看电影的朋友们。
编辑: 晃二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